冀其疮顶高起上葡京官网:,本病主要发生在冬春季节

痧虽布,身灼热不退,咽喉肿痛白腐,脉洪数,舌绛。伏温化热,蕴蒸阳明,由气入营,销烁阴液,厥少之火,乘势上亢。症势沉重,急宜气血双清,而解疫毒。

大生地 磨犀尖 粉丹皮 紫丹参 朱茯神 川贝母生赤芍 水炒竹茹 辰灯心 上濂珠
西血珀真玳瑁

天花粉 光杏仁 金银花 冬桑叶 生甘草 川象贝连翘壳 淡豆豉 嫩前胡 薄荷叶
冬瓜子 黑山栀广郁金 活芦根 枇杷 叶露

鼻疳

【分型治疗】

吸受时气,引动伏邪,蕴袭肺胃两经。肺主皮毛,胃主肌肉,邪留皮毛肌肉之间,则发为红痧。痧点隐隐,布而不透,形寒发热,胸闷泛恶,邪郁阳明,不得外达也。舌苔薄黄,脉象浮滑而数。邪势正在鸱张,虑其增剧。宜以辛凉清解。

蛤粉炒阿胶 南沙参 侧柏炭 竹茹 藕节 桑叶皮 粉丹皮 甜光杏 川象贝栝蒌皮
蜜炙兜铃 冬瓜子 干芦根 猴枣粉 竹沥

少阳相火,挟痰上升,颈左痰核,肿突坚硬,劳则作痛,并起水泡,防其破溃。拟养阴清肝。

1、板蓝根冲剂:每日3次,每次1包,开水冲服。

李左
疫疠之邪,不外达而内传,心肝之火内炽,化火入营,伤阴劫津。拟犀角地黄合麻杏石甘汤,气血双清而解疫毒。

天花粉 生草 象贝 生枳实 杏仁 元明粉川军 冬瓜子 炒枳壳 干芦根

夭疽匝月,色黑平塌,神糊脉细,汗多气急,阴阳两损,肝肾俱败,疡症中之七恶已见,虽华佗再世,亦当谢不敏也。勉方冀幸。

【注意事项】

金银花 京玄参 象贝母 活芦根 连翘壳 薄荷叶天花粉 淡竹油 甘中黄 京赤芍
冬桑叶 大麦冬

细生地 黑玄参 川石斛 牛蒡子 粉丹皮 青蒿梗 紫丹参 冬瓜子 粉前胡 川贝母
生梨肉 枇杷叶

徐孩
发热六天,汗泄不畅,咳嗽气急,喉中痰声漉漉,切牙嚼齿,时时抽搐,舌苔薄腻而黄,脉滑数不扬,筋纹色紫,已达气关。
前医叠进羚羊、石斛、钩藤等,病情加剧。良由无形之风温,与有形之痰热,互阻肺胃,肃降之令不行,阳明之热内炽,太阴之温不解,有似痉厥,实非痉厥,即马脾风之重症,徒治厥阴无益也。当此危急之秋,非大将不能去大敌,拟麻杏石甘汤加减,冀挽回于什一。

外用走马牙疳散,桐油调敷。

1、邪侵肺卫症状:高热口渴,头痛咳嗽,咽喉肿痛,或乳蛾红肿,上有白腐,皮肤潮红,丹痧隐约可见,舌质红,苔薄白,脉浮数。

陈左 温邪疫疠,郁而化火,肺胃被其熏蒸,心肝之火内炽,白喉腐烂
痛,妨于咽饮,壮热烦躁,脉洪数,舌质红苔黄。经云∶热淫于内,治以咸寒,当进咸寒解毒,清温泄热。


热势甚重,咽肿作痛,丹痧透露未畅,胸闷神烦。脉形紧数而弦。时疫之邪,郁于肺胃。恐邪化为火,致生枝节。

虽不更衣,多日不食,胃中空虚,肠中干燥,虽有燥屎,勿亟亟于下也,即请方正。

煎汤洗之。

【其它疗法】

荆芥穗 赤茯苓 净蝉衣 炒竹茹 淡豆豉 江枳壳连翘壳 熟牛蒡 薄荷叶 苦桔梗
京赤芍

痧疹畅发,咽中粘痰稍利,痛势略轻。舌苔焦黑已化,而里质绛赤,干燥无津。喉关之内,白腐星布。肺胃之火,灼烁阴津,恐其暴窜。

前柴胡 云苓 光杏仁 炒谷麦芽 象贝 苦桔梗橘红 冬桑叶 枳实炭 半夏 炒竹茹
冬瓜子

中发背腐肉已去七八,新肉已生,便溏似痢亦止,惟口舌糜点碎痛,牙龈虚浮,妨于咽饮,纳谷减少,苔薄腻,左脉弦象略缓,右部濡滑。此气阴两亏,虚火挟湿浊上浮,脾胃运化无权。人以胃气为本,再拟和胃清宣。

加减:壮热无汗者,加谈豆鼓10克、浮萍6克;

附∶痧后案

大连翘 紫丹参 赤茯苓 盐水炒橘皮 牛蒡子黑山栀 苏薄荷 水炒竹茹 淡黄芩
广郁金 桑叶 白桔梗 茅根肉

李左
壮热一候,有汗不解,口渴烦躁,夜则谵语,脉洪数,舌边红中黄,伏温化热,蕴蒸阳明气分,阳明热盛,则口干烦躁,上熏心包,则谵语妄言,热势炎炎,虑其入营劫津。急拟白虎汤加味,甘寒生津,专清阳明。

荆芥穗 青防风 薄荷叶 炒牛蒡 生草节 苦桔梗轻马勃 大贝母 炙僵蚕 金银花
连翘壳 海蛤粉 六神丸

2、毒入气营治则:清气凉营,泻火解毒。

附∶白喉案

痧虽畅透而不肯化,经事淋沥未已,舌燥咽中干痛。脉象细数。此由经水适来,血室空虚,血分暗为热迫。再泄热凉营。

服两剂后,咳嗽气逆痰鸣,均已大减,咽喉干燥,痰内带红,舌边绛,苔薄黄,神疲肢倦,脉濡小而数,是肺阴暗伤,痰热未楚。今拟清燥救肺,化痰通络。

朱左
头面肿大如斗,寒热口干,咽痛腑结,大头瘟之重症也。头为诸阳之首,惟风可到,风为天之阳气,首犯上焦,肝胃之火,乘势升腾,三阳俱病。拟普济消毒饮加减。

1、外用药吹喉:外用珠黄散或喉症散吹喉,每日2次。

杨左
风温疫疠之邪,引动肝胆之火,蕴袭肺胃两经,发为喉痧。痧布隐隐,身热,咽喉肿红
痛,内关白腐,舌苔薄黄,脉象郁滑而数。天气通于鼻,地气通于口,口鼻吸受天地不正之气,与肺胃蕴伏之热,熏蒸上中二焦。咽喉为肺胃之门户,肺胃有热,所以咽喉肿痛,而内关白腐也。邪势正在鸱张之际,虑其增剧。经云∶风淫于内,治以辛凉,此其候也。


时疫七日,丹痧回没太早,火热内灼,口疳咽痛,热胜则肿,面目肢体虚浮。脉象弦数。恐变肿胀。

两进麻杏石甘汤以来,身热减,气急平,嚼齿抽搐亦平,惟咳嗽痰多,口干欲饮,小溲短赤,大便微溏色黄,风温已得外解,痰热亦有下行之势,脉仍滑数,余焰留恋。然质小体稚,毋使过之,今宜制小其剂。

另∶真珠粉二分,朱灯心二扎煎汤送下。

【诊断要点】

鲜竹叶 京玄参 桑叶皮 粉丹皮 熟石膏 生甘草甜杏仁 金银花 鲜石斛 天花粉
川象贝 通草活芦根 枇杷叶露

炒黄柏 北秦皮 滑石块 炒雅连 生甘草 白头翁金银花 白茯苓 金石斛 龙井茶□

粉葛根 天花粉 黑山栀 竹叶心 金银花鲜竹茹 九节菖蒲 荸荠汁 带心连翘
枳实炭炙远志肉 活芦根

阴虚痰热结于脉络,项左痰核破溃,近及结喉,
骨肿痛,四肢酸楚,阴血亏耗,营卫不能流通。拟养阴清络法。

猩红热是由A组乙型溶血性链球菌感染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临床以发热,咽喉肿痛或伴化脓,同时全身出现弥漫性猩红色皮疹为特征。本病主要发生在冬春季节,有很强的传染性,以2~10岁小儿多见。预后一般较好,但有的患儿因体质素亏,或治疗不当,可发生并发症,如关节炎、心肌炎、肾炎等。本病中医称“丹痧”、“疫痧”、“烂喉痧”等。

犀角尖 甘中黄 象贝母 鲜竹叶 鲜生地 苦桔梗连翘壳 茅芦根 生石膏 轻马勃
黑山栀鲜石斛 粉丹皮 陈金汁 枇杷叶露

服后渐愈。

桑叶 薄荷 连翘 川象贝 天竺黄 桔梗菊花 银花 山栀 轻马勃 生甘草 竹茹
活芦根 淡竹沥

细生地 粉丹皮 京赤芍 净槐米 抱茯神 地榆炭 脏连丸 橘白络 生苡仁 全当归
杜赤豆 干柿饼

2、针刺:取风池、合谷、曲池、少商、血海、三阴交,用泻法,每日1次。

犀角尖 熟石膏 金银花 活芦根 鲜生地甘中黄 连翘壳 鲜竹叶 净麻黄 苦桔梗
川贝母陈金汁 光杏仁 京赤芍 京玄参

大腹皮 宣木瓜 冬瓜皮 茯苓皮 泽泻 生米仁汉防己 猪苓 青防风 左秦艽

陆左
风温伏邪,夹痰交阻,肺胃不宣,少阳不和,寒热往来,咳嗽胸闷,甚则泛恶。脉象弦滑,舌前半无苔,中后薄腻。和解枢机,宣肺化痰治之。

痔疮

方中犀角(水牛角代)、生石膏、黄连清气凉营,泻火解毒;鲜生地、鲜石斛、鲜芦根、鲜竹叶、玄参、连翘等重在甘寒清热,护阴生津,适用于丹痧虽布,而壮热烦躁,咽喉肿痛腐烂,甚则谵语妄言,舌苔黄糙无津,或尖红舌刺,痧毒化火伤阴之证。

粉葛根 金银花 桑叶皮 活芦根 淡豆豉连翘壳 光杏仁 京赤芍 黑山栀 生甘草
象贝母鲜竹茹 天花粉 薄荷叶

舌红绛较淡,脉滑大稍平。种属转机之象,守前法扩充,续望应手。即请商裁。

鲜石斛 金银花 陈广皮 旋复花 淡豆豉 连翘壳 鲜竹茹 天花粉 黑山栀 柿蒂
炙远志肉

大头瘟复发,满面肿红
痛,寒热日发两次,得汗而解,胸闷不思饮食,口干不多饮,耳根结块,久而不消,舌苔薄腻,脉象左弦数右濡数。伏温时气,客于少阳阳明之络,温从内发,故吴又可云∶治温有汗而再汗之例。体质虽虚,未可滋养,恐有留邪之弊。昨投普济消毒饮加减,尚觉获效,仍守原法为宜。

主方分析:本方适用于丹痧初起,病邪在表,或发而未透者,诸药合用,使邪从汗泄,毒随痧出。方用桑叶、菊花疏风清热,薄荷解表散邪,杏仁。桔梗宣肺止咳,连翘清热透表,芦根清热生津,桔梗、甘草清利咽喉。

李左
痧后余邪痰热未楚,肺胃两病,身热无汗,咳嗽气逆,口干欲饮,脉数苔黄。此乃无形之伏温,蕴蒸阳明,有形之痰热,逗留肺络,症势沉重。姑拟清解伏温,而化痰热。

大天冬 大玄参 连翘 白银花 茯苓 绿豆衣 川贝母 竹叶心 鲜芦根

薄荷 朱茯神 广郁金 天竺黄 荸荠汁 银花枳实 象贝母 鲜石菖蒲 保和丸 连翘
竹茹活芦根 冬瓜子

瘰 发于耳后,头痛,脉弦,少阳胆火上升,挟痰凝结。拟清解化痰法。

3、疹后阴伤症状:丹痧布齐后1~2天,身热渐退,咽部糜烂疼痛减轻,见低热,唇口干燥,或伴有干咳,食欲不振,舌红少津,苔剥脱,脉细稍数。

项童
痧后肺有伏邪,痰气壅塞,脾有湿热,不能健运,积湿生水,泛滥横溢,无处不到,以致面目虚浮,腹膨肢肿,咳嗽气逆,苔薄腻,脉濡滑,势成肿胀重症。姑宜肃运分消,顺气化痰。

川雅连 生山栀 大青叶 犀尖 丹皮 川黄柏大麦冬 淡黄芩 鲜芦根 竹叶

生石膏 连翘壳 粉丹皮 鲜竹叶 肥知母黑山栀 霜桑叶 朱茯神 生甘草 天花粉
淡黄芩 活芦根

羚羊尖 小生地 炙鳖甲 全当归 粉丹皮 京玄参京赤芍 天花粉 川黄柏 丝瓜络
大贝母 竹二青

【病因病理】

孙童
痧后肺胃阴伤,伏邪留恋,身热不退,咳嗽咽痛,口渴欲饮,舌质绛苔黄,脉象滑数。伏热蕴蒸肺胃,津液灼而为痰,肺失清肃,胃失降和,咽喉为肺胃之门户,肺胃有热,所以咽痛。今拟竹叶石膏汤加味,清阳明,解蕴热,助以生津化痰之品。

羌活 防风根 广木香 酒炒淡芩 枳壳 苦桔梗大豆卷 煨葛根 生甘草 白茯苓
干荷叶

枇杷叶露煎药

全当归 大白芍 大川芎 大生地 杭菊花 紫丹参制香附川续断 柏子仁 小金丹

2、毒入气营症状:壮热不解,面赤口渴,咽喉肿痛,伴有糜烂白腐,皮疹密布,色红如丹,甚则色紫如瘀点。疹由颈、胸开始,继而弥漫全身,压之退色,见疹后的1~2天舌苔黄糙,舌质红刺,3~4天后舌苔呈剥脱,舌面光红起刺,状如杨梅,脉数有力。

薄荷叶 甘中黄 京赤芍 鲜竹叶茹 京玄参 苦桔梗生蒲黄 黑山栀 连翘壳 炙僵蚕
淡豆豉 象贝母益母草 活芦根

大势稍定,未为稳当。

投药两剂,吐衄均止,身热转盛,苔腻稍化,脉仍濡数。伏温之邪,由营及气,由里达表,佳象也。仍与辛凉清解,以泄其温。

徐左
湿瘰发于遍体,浸淫作痒,延今已久。血虚生热生风,脾弱生湿,风湿热蕴蒸于脾肺两经也。姑拟清营祛风,而化湿热。

【中成药】

痧己回,身热不退,项颈漫肿疼痛,咽喉
肿,内关白腐,舌薄黄,脉沉数。温邪伏热,稽留肺胃两经,血凝毒滞,肝胆火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殊属棘手,宜清肺胃之伏热,解疫疠之蕴毒。

脉静身凉,履夷出险,幸甚幸甚。拟清养肺胃,以澈余炎。

董左
初起风温为病,身热有汗不解,咳嗽痰多,夹有红点,气急胸闷,渴喜热饮,大便溏泄。前师叠投辛凉清解,润肺化痰之剂,似亦近理,然汗多不忌豆豉,泄泻不忌山栀,汗多伤阳,泻多伤脾,其邪不得从阳明而解,而反陷入少阴,神不守舍,痰浊用事,蒙蔽清阳,气机堵塞。今见神识模糊,谵语郑声,汗多肢冷,脉已沉细,太溪、趺阳两脉亦觉模糊,喉有痰声,嗜寐神迷,与邪热逆传厥阴者,迥然不同,当此危急存亡之秋,阴阳脱离即在目前矣,急拟回阳敛阳,肃肺涤痰,冀望真阳内返,痰浊下降,始有出险入夷之幸,然乎否乎,质之高明。

痰核

1、板蓝根30克,蒲公英30克,大青叶15克,水煎分3次口服。

净蝉衣 苦桔梗 金银花 京赤芍 荆芥穗 甜苦甘草 连翘壳 鲜竹叶 淡豆豉 轻马勃
象贝母 白茅根 薄荷叶 黑山栀 炙僵蚕

大便畅行,咽痛大减。然仍热甚于里,舌红尖刺无津。痧化太早,邪势化火,劫烁阴津,未为稳当。

桑叶 桑皮 光杏仁 川象贝 朱茯神炙远志 炙兜铃 生薏仁 冬瓜子 淡竹油
猴枣粉鲜枇杷叶

外用九黄丹,海浮散,阳和膏。

【简便方】

犀角尖 甘中黄 连翘壳 京玄参 鲜生地 淡豆豉京赤芍 大贝母 天花粉 薄荷炭
金银花 生石膏鲜竹叶 白茅根


春温疫疠之邪从内而发。发热咽痛,热势甚炽,遍身丹赤,痧点连片不分,咽痛外连颈肿。右脉滑数左脉弦紧,舌红边尖满布赤点。此由温疫之邪,一发而便化为火,充斥内外蔓延三焦。丹也,痧也,皆火也。刻当五日,邪势正盛,恐火从内窜,而致神昏发痉。拟咸寒泄热,甘凉保津。

麻黄 杏仁 甘草 石膏 象贝 天竺黄 郁金鲜竹叶 竹沥 活芦根

滋阴则留邪,燥湿则伤阴,有顾此失彼之弊。再拟清泄伏温为主,宣化痰湿佐之。

4、病愈后一月内应随访患儿,并作尿常规及心电图检查。

钱左
痧后复感外邪,痰滞内阻,水湿不化,太阴阳明为病,遍体浮肿,气逆难于平卧,寒热甚壮,大便溏泄,泛恶不能饮食,苔腻脉数。此氤氲之外邪,与粘腻之痰滞,交阻肺胃,肺气不能下降,脾弱不能运化,水湿易聚,灌浸腠理,泛滥横溢,无所不到,三焦决渎无权,症势危险。姑宜疏邪分消,而化痰滞,未识有效否。

麻黄 杏仁 甘草 石膏 象贝 广郁金 天竺黄兜铃 冬瓜子 淡竹油 活芦根

骨槽风

处方举例:

嫩前胡 猪苓 生熟苡仁 炙桑皮 光杏仁 大腹皮地枯萝 旋复花 清炙枇杷叶 象贝母
广陈皮枯碧竹 鲜冬瓜皮 连皮苓 福泽泻

两剂后即汗敛神清,去参、附、龙、牡,加炒淮山药,川贝,又服二剂。泻亦止,去楂炭,加炒扁豆衣,藕节,即渐渐而痊。

生黄 抱茯神 京赤芍 丝瓜络 生草节 炙远志肉象贝母 冬瓜子 苦桔梗 全当归
炙僵蚕 栝蒌皮 水炙桑皮

处方举例:

陆童
痧后失音,咽喉内关白腐,气喘鼻煽,喉有痰声,苔黄脉数。痧火蕴蒸肺胃,肺津不布,凝滞成痰,痰热留恋肺胃,肺叶已损,气机不能接续,咽喉为肺胃之门户,肺胃有热,所以内关白腐,音声不扬,会厌肉脱,症势危笃。勉拟清温解毒,而化痰热,勒临崖之马,挽既倒之澜,不过聊尽人工而已。

急导火下行。

吉林参 熟附片 左牡蛎 花龙骨 朱茯神 炙远志仙半夏 川象贝 水炙桑叶皮
炒扁豆衣 生薏仁冬瓜子 淡竹沥 另真猴枣粉

疽顶隆起,内脓渐化,旋理调护,可保无虑矣。

主方:沙参麦冬汤加减。

淡豆豉 川桂枝 鲜竹茹 枳实 大腹皮 连皮苓象贝母 淡姜皮 焦楂炭 猪苓 泽泻
仙半夏 酒炒黄芩

热势稍减,痧亦畅透,咽痛略轻。经事通行,并无少腹坠满等象。再从肺胃清泄,参以和营。

另饮去油清鸭汤,佐生阴液。

外用金箍散,金黄散,葱汁,白蜜调,炖温敷。

水牛角30克(先煎)黄连3克
黄芩10克山栀10克
生石膏30克 生地10克
丹皮10克赤芍10克
连翘10克 竹叶6克 玄参10克生甘草6克

时行急病,变端不测。


咳嗽膺痛,身热轻而复重,大便溏泄,舌苔灰腻而黄,脉滑数。风温伏邪,挟滞交阻,邪不外达,移入大肠。拟葛根芩连汤加减。

炒淮药 川象贝 通草 佩兰梗 云茯苓 陈广皮炒谷麦芽 香稻叶露 蔷薇花露

2、冬春流行季节,小儿避免到公共场所去。易感者接触本病后,应密切观察。


外风引动温邪,邪从内发,即化为火。喉风发痧,舌心焦黑,粘痰缠扰咽中,咯吐不尽。脉数弦滑。

粉葛根 淡豆豉 枳实炭 酒黄芩 炒银花 赤苓香连丸 炒赤芍 桔梗 荷叶 象贝母

西洋参 羚羊片 黑芝麻 霍山石斛 左牡蛎青龙齿 蛤粉炒阿胶 大地龙 大麦冬
生白芍嫩桑枝 首乌藤 鲜生地 川贝母 甜瓜子 丝瓜络

1、可有接触史,接触后潜伏l~7天发病。

已后未来看,病亦渐松矣。

风温秋燥之邪,蕴袭肺胃两经。肺主一身之气,胃为十二经之长,肺病则气机窒塞,清肃之令不行,胃病则输纳无权,通降之职失司,以故肌热不退,业经旬余,咳嗽痰多,胁肋牵痛,口渴唇燥,谷食无味,十余日未更衣,至夜半咳尤甚,不能安卧,象似迷睡。子丑乃肝胆旺候,木火乘势升腾,扰犯肺金,肺炎叶举,故咳嗽胁痛肋痛若斯之甚也。脉象左尺细数,左寸关浮弦而滑,右尺软数,右寸关滑数不扬,阴分素亏,邪火充斥,显然可见。据述起病至今,未曾得汗,一因邪郁气闭,一因阴液亏耗,无蒸汗之数据。脉症参合,症非轻浅,若进用汗法,则阴液素伤,若不用汗法,则邪无出路,顾此失彼,棘手之至,辗转思维,用药如用兵,无粮之师,利在速战。急宜生津达邪,清肺化痰,去邪所以养正,除暴所以安良,然乎否乎?质之高明。

外用十将丹、平安散、阳和膏。

5、注意皮肤与口腔清洁,用淡盐水或一枝黄花煎液含漱,每日2~3次。对患儿场所及病室,用食醋蒸汽消毒。

连翘壳 川雅连 防风 淡芩 玄参 丹皮 人中黄 牛蒡子 防风通圣散

羚羊片 银花 朱茯神 川象贝 菊花 竹茹桑叶 带心连翘 枳实 天竺黄 山栀 茅根
鲜石菖蒲 珠黄散 淡竹沥

全当归 京赤芍 银柴胡 生草节 川象贝 炙僵蚕陈广皮 半夏曲 制首乌 香白芷

主方:桑菊饮加减加减:热盛,加羌活10克,板蓝根30克;咽喉肿痛,加玄参10克、僵蚕10克。

鲜生地 玄参 茯苓皮 细甘草 元明粉 车前子木通 丝瓜络 金银花 上湘军

原按∶风温冬温,用参、附、龙、牡等,是治其变症,非常法也,盖人之禀赋各异,病之虚实寒热不一,伤寒可以化热,温病亦能化寒,皆随六经之气化而定。是证初在肺胃,继传少阴,真阳素亏,阳热变为阴寒,迨阳既回,而真阴又伤,故先后方法两殊,如此之重症,得以挽回。若犹拘执温邪化热,不投温剂,仍用辛凉清解,如连翘、芩、连、竺黄、菖蒲、至宝、紫雪等类,必当不起矣,故录之以备一格。

真芦荟 甘中黄 金银花 活贯众 川升麻 胡黄连黑山栀 京玄参 生石膏 银柴胡
活芦根

1、邪侵肺卫治则:辛凉疏解,清热利咽。

昨用升泄之法,陷里之邪,略得升散,脾之清气,稍得升举,泄泻大减,白冻亦退,神情亦略振作。

原方去豆豉,加紫背浮萍。

薄菏叶 朱茯神 荆芥穗 鲜竹茹 清水豆卷 熟牛蒡江枳壳 连翘壳 大贝母 净蝉衣
苦桔梗 生赤芍板蓝根

1、患儿及疑似本病者,均应隔离治疗。

热势降序,咽痛亦轻。然痧点出而不化,寤难成寐,多言而时有错语。脉数细弦,舌红无苔,边尖皆布红点。此由热甚之时,经水适行,血海空虚,邪热乘虚而入血室,神藏于心,魂藏于肝,而心主血,肝藏血,今热扰血中,所以神魂不能安贴,灵明渐次为之扰乱,二十二日案中早经提及,正为此也。恐致神昏痉厥,不得不为预告也。拟养血凉营,以宁神志。即请商榷行之。

西洋参 大麦冬 鲜石斛 清炙枇杷叶 天花粉 肥知母牡蛎 浮小麦

全当归 京赤芍 大川芎 生草节 苦桔梗 大贝母炙僵蚕 晚蚕砂 丝瓜络 香白芷
万灵丹

北沙参10克
麦冬10克 玉竹10克 天花粉10克 桑叶10克 扁豆10克 知母6克 生地10克 甘草6克
芦根30克

大力子 嫩前胡 荆芥穗 生甘草 连翘壳 紫丹参 象贝母 白茯苓 白桔梗 青蒿梗

温邪发热八天,汗泄不畅,渴而引饮,神昏谵语,叠见呃逆,舌红,脉沉数无力,阴液已伤,邪郁不达,暑热痰浊互阻,木火夹冲气上逆,胃气不得下降,清窍被蒙,神明无以自主,症势沉重。急宜生津清温,和胃降逆。

龙脑薄荷一支,剪碎泡汤,洗口舌糜腐处,再用珠黄散搽之。

【概述】

痧 畅达,兼发起浆白疹,其风火热毒之重可知。再拟利膈清咽,而导热下行。

蛤粉炒阿胶 天花粉 鲜生地 天竺黄 川雅连 冬桑叶鲜石斛 光杏仁 川贝 淡竹沥
冬瓜子 芦根 银花露枇杷叶露

肝疽

【辩证分型】

玄参肉 细生地 连翘壳 桔梗 银花 郁金 天门冬 山栀 生甘草 竹叶 鲜芦根

脉证参合,危在旦夕间矣。急拟回阳敛阳,安定神志,冀望一幸。

外用中白散搽。

主方:凉营清气汤加减。

两剂,风平神清,表热转盛,去紫雪、犀、羚,加芩、豉,重用银、翘,数剂而安,伏温由营达气而解。

吉林参须 云茯苓 生于术 清炙草 广橘白 仙半夏 浓杜仲 川断肉 大生地 玄武版
川象贝生牡蛎 红枣

桑叶10克 菊花10克 蝉衣6克
射干10克
桔梗3克 连翘10克
牛蒡子6克
板蓝根30克 僵蚕10克 生甘草6克。


风温发痧,痧邪太重,邪热与风,半从外出,半从里陷。痧邪本在肺胃二经,然肺与大肠表里相应,大肠与胃,又系手足阳明相合,所以陷里之邪,直趋大肠。以致泄痢无度,痧点欲回未回,咳嗽不爽,遍身作痛。脉数,重按滑大,舌红无苔。上下交困,极为恶劣。勉用薛氏升泄一法。即请明贤商进。

服疏透之剂,得汗甚多,烦躁泛恶悉减。面额项颈之间,有红点隐隐,即痧疹之见象。咳嗽痰多,身热不退,舌质红,苔薄腻而黄,脉滑数。伏温之邪,有外达之机,肺胃之气,窒塞不宣。仍从辛凉清解,宣肺化痰,冀痧透热退则吉。

西洋参 朱茯神 蛤粉炒阿胶 丝瓜络 霍山石斛生左牡蛎 嫩白薇 鲜竹茹 大麦冬
青龙齿 全栝蒌鲜枇杷叶 鲜生地 川贝母 生白芍 香谷芽露

证候分析:痧毒外透,壮热耗阴,阴虚则内热,故低热留恋。疹后肺胃阴津耗伤,故口于,唇燥,干咳,舌红少津。

细生地 连翘 银花 鲜石斛 天花粉 大玄参生甘草 天门冬 绿豆衣 山栀 芦根 竹叶

昨进黄连阿胶汤合清燥救肺汤之剂,津液有来复之渐。舌干涸转有润色,神色较清,迷睡亦减,而里热依然,咳嗽气逆,咯痰艰出,口干欲饮,脉息如昨,数象较和。伏温燥痰,互阻肺胃,如胶似漆,肺金无以施化,小溲不通,职是故也。昨法既见效机,仍守原意出入。

荆芥穗 青防风 薄荷叶 炒牛蒡 生石膏生草节 苦桔梗 京赤芍 大贝母 炙僵蚕
金银花 茅芦根

主方分析:本方为养阴清热生津的要方。方中沙参、麦冬、玉竹等能清润燥热而滋养肺胃之阴液,天花粉生津止渴,甘草泻火和中,扁豆健脾胃,桑叶清疏肺中燥热。

辛凉解表,微苦泄热,参以和营,遍身痧点畅发,邪从痧透,怫郁之热自得稍松,喉间赤肿大退,热势略得减轻。然脉仍滑数,舌红无苔,不时恶心,还是胃火逆冲,胃气不降。良由邪势太重,泄者虽泄,留者仍留,总望痧退之后,继之以汗,热势步退,方为正色。再拟清化法。即请商裁。

赵左
温邪四天,身热有汗不解,口渴欲饮,烦躁不安,脉濡数,舌黄,伏邪郁于阳明,不得外达,虑其化火入营。急宜清解伏温,而化痰热。

法半夏 广橘红 大贝母 苦桔梗 连翘壳 海蛤粉炙僵蚕 京玄参 淡昆布 淡海藻
京赤芍 竹二青海蜇皮 荸荠

3、疹后阴伤治则:养阴生津,清热润喉。

连翘壳 马勃 荆芥 薄荷叶 桔梗 射干 牛蒡子 蝉衣 广郁金 灯心

投药两剂,神识已清,舌转光红,身热较退,咳痰艰出,口干欲饮,脉细滑带数。阴液伤而难复,肝火旺而易升,木叩金鸣,火烁津液为痰,所以痰稠如胶,而咳逆难平也。仍拟生津清温,润肺化痰,俾能精胜邪却,自可渐入坦途。

软柴胡 薄荷叶 炒牛蒡 青防风 生甘草 苦桔梗轻马勃 大贝母 炙僵蚕 炙升麻
酒炒黄芩 酒炒川连板蓝根

2、六神丸:每日3次,每次3~10粒,温开水吞服。

荆芥 炒牛蒡子 连翘壳 玄参 薄荷 枳实 郁金 生甘草 范志曲 淡子芩 黑山栀

蛤粉炒阿胶 桑叶 鲜生地 鲜石斛 川贝 光杏仁天花粉 天竺黄 生甘草 活芦根
冬瓜子 知母竹沥 银花露 枇杷叶露

中发背腐溃,腐肉渐脱,脓渐多,四围肿硬略减,舌苔薄腻,脉象虚弦而滑。少阴阴阳本亏,痰湿凝结太阳之络,营卫循序失常,仍拟助阳益气,化湿托毒,冀其正气充足,则脓自易外泄。

2、黄连10克,生甘草5克,水煎分3次口服。


春温疫疠之邪,由募原而入胃腑,邪化为火,熏蒸于肺,充斥上下,蔓延内外。以致热炽丹痧密布,上则咽赤肿痛,下则协热下利。脉象紧数,舌红无苔。今则渐增气喘,危象已着。勉拟黄连解毒汤出入。

肢温汗收,脉亦渐起,阳气已得内返,神识渐清,谵语郑声亦止,惟咳嗽痰多,夹有血点,气逆喉有痰鸣,舌苔薄腻转黄,伏温客邪已有外达之机,痰浊逗留肺胃,肃降之令失司。今拟清彻余温,宣肺化痰。

一剂腑通,去川军,服三剂愈。

苔糙便秘,咽喉腐烂,气味秽臭,加生大黄10克(后下)、玄明粉6~10克(冲);邪毒内陷心肝,可用安宫牛黄丸1/2~1粒(吞服)。

犀尖 丹皮 玄参肉 防风 元明粉 生广军鲜生地 大贝母 荆芥 黑山栀 生甘草 桔梗

风燥外受,温从内发,蕴蒸肺胃两经,以致肌热旬余不退,咳嗽痰多,胁肋牵痛,不便转侧,口渴溲赤,夜半咳甚气逆,直至天明稍安。夜半乃肝胆旺时,木火乘势升腾,扰犯于肺。加之燥痰恋肺,肺炎叶举,清肃之令不能下行,谷食衰少,十天不更衣,胃内空虚,肠中干燥可知。唇焦,舌不红绛,但干而微腻,脉象两尺濡数,两寸关滑数无力。经云∶尺肤热甚为病温。脉数者曰温。皆是伏温熏蒸之见象,平素阴液亏损,温病最易化热伤阴,是阴液愈伤,而风温燥痰为患愈烈也。欲清其热,必解其温,欲化其痰,必清其火。昨进生津解温,清肺化痰之剂,胁痛潮热虽则略平,余恙依然,尚不足恃,颇虑喘逆变迁。今仍原意去表加清,清其温即所以保其阴,清其燥即所以救其肺,未识能出险入夷否?鄙见若斯,拟方于后。

外用消核锭,酒磨敷。

3、血白细胞总数及中性粒细胞增高。咽拭或鼻拭细菌培养,可分离出A组乙型溶血性链球菌。

身热已去七八,咳嗽亦减五六,咳时喉有燥痒,鼻孔烘热,口干唇燥,舌苔化而未净,肺金之风燥,尚未清澈;余热留恋,燥字从火,火灼津液为痰,书所谓火为痰之本,痰为火之标也。右脉滑数较和,左脉弦数不静。阴液亏耗,肝火易炽,胃气未醒,纳谷减少,脉证参合,渐有转机之象,倘能不生枝节,可望渐入坦途。前方既见效机,仍守轻可去实,去疾务尽之义,若早进滋阴,恐有留邪之弊,拙见如此,即请明正。

外用九黄丹、阳和膏,并用金箍散、冲和膏,敷其四周。

咽喉为肺胃之门户,外邪束于外,疫毒郁于内,蒸腾肺胃两经,上循咽喉,故首见恶寒发热、头痛咽痛等症。邪毒化火,上攻咽喉,则红肿疼痛,或起白腐糜烂。疫毒之邪,从肌表而透,则发痧疹,色红如丹;毒重者,丹疹可融合成片。舌为心之苗,心火上炎,灼津耗血,故见舌生芒刺,状如杨梅。若邪毒炽盛,内陷心肝,则可出现抽风、昏迷等危重症状。若血分毒热内燔,熏灼营血,则痧疹色呈紫红或瘀点。本病后期常见肺胃阴伤之证。肺阴不足者,皮肤干糙、脱屑,若胃阴内伤者,可见食欲不振,口唇干燥,大便秘结。在病程中,毒热伤及心气时测可出现心慌、心悸,脉来结代。若毒热未清,流窜筋骨关节,可引起骨节痹痛和红肿灼热。余邪未清,内归肺脾肾,水液通调失职,导致水湿内停,外溢肌表,可形成水肿。

丹痧渐化,而火风未能尽泄,咽痛甚重,大便不行。舌绛无津。拟急下存阴法。

神识已清,头痛亦减,惟身热未退,咽痛
红,咽饮不利,口干溲赤,咳痰不爽,脉滑数,舌质红苔黄。风为阳邪,温为热气,火为痰之本,痰为火之标。仍从辛凉解温,清火涤痰。

寒热已退,纳谷略增,项间累累成串,彼没此起,此敛彼溃,三阴精血不足,损症之根萌也。还宜填补三阴,怡养性情,庶溃易敛而肿易消矣。

证候分析:疾病初起,痧毒夹时邪初犯肺卫,正气抗邪,邪正相争,肺气失宣,故发热,头痛咳嗽。咽喉为肺胃之门户,毒邪上灼咽喉,故咽喉红肿疼痛。


头胀恶风发热,头面四肢已透痧点,咽中微痛。脉数,苔白。风温之邪,袭于肺胃。适值经来,恐热入血室,不可与寻常并论也。

张左
发热汗多,气短而喘,脉数而乱,舌红,暑热伤津耗气,肺金化源欲绝,肺为水之上源,肺虚不能下荫于肾,肾不纳气,肺主皮毛,肺伤则卫气失守,是以汗出甚多。经云∶因于暑,汗,烦则喘喝是也。症势危笃,勉拟生脉散,益气生津,而清暑热。

净麻黄 大熟地 肉桂心 生草节 炮姜炭银柴胡 白芥子 鹿角胶 醒消丸

4、黄芩15克,水煎分3次口服。

咽痛稍轻,肌肤丹赤,投辛温寒宣泄肺胃,热势大减。苔黄大化,而舌边红刺。邪欲化火,再为清泄。

病有标本之分,治有先后之别,病生于本者,治其本,病生于标者,治其标。今治标以来,伏邪已解,肺炎亦消,咳嗽痰鸣,亦减六七。惟阴分本亏,津少上承,余焰留恋气分,肺金输布无权,厥阳易于升腾,口干唇燥,头眩且痛,形神衰弱,小溲带黄,舌苔化而未净,皆系余燥为患。燥字从火,火灼津液为痰,有一分之燥,则一分之痰不能清澈也。左脉弦数已缓,右脉滑数亦和,恙已转机,循序渐进,自能恢撤消状。再清余燥以化痰热,生津液以滋化源,俾得津液来复,则燥去阴生矣。

全当归 京赤芍 银柴胡 薄荷叶 青陈皮 苦桔梗全栝蒌 紫丹参 生香附 大贝母
炙僵蚕 丝瓜络青橘叶

3、双黄连粉针剂:每日0.6~1.2克,加入5%葡萄糖液中静脉滴注,连用3~5天。用于毒入气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