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至骤见脱象,舌光绛中后干腻

沈左
年逾古稀,气阴早衰于未病之先,旧有头痛目疾,今日陡然跌仆成中,舌强不语,人事不省,左手足不用。舌质灰红,脉象尺部沉弱,寸关弦滑而数,按之而劲。良由水亏不能涵木,内风上旋,挟素蕴之痰热,蒙蔽清窍,堵塞神明出入之路,致不省人事,痰热阻于廉泉,为舌强不语,风邪横窜经
,则左手足不用。
《金匮》云∶风中于经,举重不胜,风中于腑,即不识人,此中经兼中腑之重症也。急拟育阴熄风,开窍涤痰,冀望转机为幸。

潞党参 仙半夏 陈胆星 木防己 生白术 陈广皮西秦艽 全当归 竹节白附子 炙甘草
陈木瓜 紫丹参酒炒嫩桑枝 指迷茯苓丸


四肢不遂言语謇涩。脉濡而滑。此气虚而湿痰入络。类中之症,难望近功。

生黄 细生地 西秦艽 竹沥半夏 青防风 甘菊花广陈皮 炒竹茹 生白术 京玄参
煨木香 嫩桑枝大地龙 指迷茯苓丸

犀角盘 九孔石决明 真川连 陈胆星 鲜橄榄 丹皮 鲜生地汁 抱木茯神 竹沥鲜菖蒲
生铁落苍龙齿 川郁金。

两投育阴熄风、开窍涤痰之剂,人事渐知,舌强不能言语,左手足不用,脉尺部细弱,寸关弦滑而数,舌灰红。高年营阴亏耗,风自内起,风扰于胃,胃为水谷之海,津液变为痰涎,上阻清窍,横窜经
,论恙所由来也,本症阴虚,风烛堪虑!今仿河间地黄饮子加味,滋阴血以熄内风,化痰热而清神明,风静浪平,始可转危为安。

大生地 云茯苓 陈胆星 九节菖蒲 川石斛 竹沥半夏川象贝 炙远志 南沙参 煨天麻
炙僵蚕 嫩钩钩

川连 法半夏 竹茹 柿蒂 橘皮 枳实 白茯苓 枇杷叶

呕恶已止,湿浊有下行之势,胸痞略舒,气机有流行之渐,惟纳谷衰少,小溲浑赤,苔薄黄,右脉濡滑,左脉弦细带数。阴分本亏,湿热留恋募原,三焦宣化失司,脾不健运,胃不通降,十余日未更衣,肠中干燥,非宿垢可比,勿亟亟下达也。今拟理脾和胃,苦寒泄热,淡味渗湿。

汪左
天时温燥,阳明受之,酿痰化火,上扰肺胃,加以肝阳浮越,不潜阳气,皆并于上,夜无眠,歌哭声怒,袭成癫狂之候,经谓∶重阳则狂是也,治宜清心豁痰,平肝宣窍为法。

祁妪
中风延今一载,左手不能招举,左足不能步履,舌根似强,言语蹇涩,脉象尺部沉细,寸关濡滑,舌边光、苔薄腻,年逾七旬,气血两亏,邪风入中经
,营卫痹塞不行,痰阻舌根,故言语蹇涩也。书云∶气主煦之,血主濡之。今宜益气养血,助阳化痰,兼通络道。冀望阳生阴长,气旺血行,则邪风可去,而湿痰自化也。

鲜生地 川石斛 栝蒌皮 柿蒂 大麦冬 抱茯神生蛤壳 老枇杷叶 西洋参 川贝母
鲜竹茹 嫩钧钩活芦根 淡竹沥 真珍珠粉 真猴枣粉

复诊稍好,改用人参再造丸。

全当归 大白芍 桂枝 清炙草 紫丹参 云茯苓秦艽 牛膝 独活 海风藤 防己 延胡索
嫩桑枝陈木瓜

元参 化陈皮 全栝蒌 鲜石菖蒲 真川连 宋半夏 海石粉 川郁金 炒枳实 朱茯神
焦山栀 鲜竹茹

叠进育阴熄风,清热化痰之剂,人事已清,舌强言语蹇涩,左手足依然不用。苔色灰红,脉象弦数较静,尺部细弱,内风渐平,阴血难复。津液被火炼而为痰,痰为火之标,火为痰之本,火不靖,则痰不化,阴不充,则火不靖。经
枯涩,犹沟渠无水以贯通也。前地黄饮子能获效机,仍守原意进步。然草木功能,非易骤生有情之精血也。

钟左
类中舌强,不能言语,神识时明时昧。苔薄腻,脉弦小而滑,尺部无神。体丰者,气本虚,湿胜者,痰必盛。气阴两耗,虚风鼓其湿痰,上阻廉泉之窍,症势颇殆,舍熄风潜阳清神涤痰不为功。

但心中烦懊,烙热如燎,时索凉物,有时迷睡,神识时清时昧,呃忒频频。脉弦大而数,舌苔白腻。府络既阻,而痰火风复从内扰,神灵之府,为之摇撼,所以懊
莫名。痰在胸中,与吸入之气相激,所以频频呃忒,饮食不得下咽。若再复中心络,必至神昏不语,诚极险又极可虞之际也。勉拟清镇护神,以御其痰火风之直入,再参降胃化痰熄肝,即请商酌行之。

川石斛 西秦艽 地枯萝 冬瓜子 连皮苓 陈广皮木防己 川牛膝 生白术 大腹皮
藏红花 炒苡仁嫩桑枝

王左
酒客多痰,无非湿热,蒸窨而致痰病,延久每多袭成痫厥之虞,盖痰以阳明为窟宅,加以肝胆阳升,痰郁为病,其变百出,诚如王隐君所云,今诊脉象禀质六阴,重按弦滑,舌边微绛,中后黄腻,拟以黄连温胆汤,大意未知妥否。

别直参 熟附块 淡竹沥 生姜汁

前方去秦艽、枳实,加焦谷芽四钱,指迷茯苓丸四钱。

制半夏 枳壳 独活 萆 泽泻 桑枝 橘红 杏仁 防己 薏仁 桂枝 蒌皮

脾胃为资生之本,饮食乃气血之源,正因病而虚,病去则正自复。今病邪已去,饮食日见增加,小溲渐清,略带淡黄,三焦蕴留之湿热,从二便下达,脾胃资生有权,正气日振矣。舌根腻,未能尽化,脉象颇和,惟尺部细小。再与扶脾和胃,而化余湿。

又舌绛脉滑数,陡然神识不清,妄言妄动,心无主张,目赤颧红,不饥不便,此痰火风也。昨拟黄连温胆法未能获效,此证治法总不离乎清火豁痰熄风安神之剂,仍仿昨法,略大其制,以折其标,未识当否,附方候政。

生黄 青防风 防己 生白术 全当归 大川芎西秦艽 竹沥半夏 枳实炭 炒竹茹
炙僵蚕 陈胆星 嫩桑枝 再造丸

舌强言语蹇涩,已见轻减,左手足麻木依然,脉象细滑,舌苔薄腻,投剂合度,仍拟涤痰通络为法。

钱左
初起寒热,继则脐腹膨胀,右髀部酸痛,连及腿足,不能举动,小溲短赤,腑行燥结,舌苔腻黄,脉象濡滑而数。伏邪湿热挟滞,互阻募原,枢机不和。则生寒热。厥阴横逆,脾失健运,阳明通降失司,则生胀。痹痛由于风湿,经络之病,连及脏腑,弥生枝节。姑拟健运分消,化湿通络,冀其应手为幸!

元参 化陈皮 海石粉 陈胆星 礞石 滚痰丸 真川连 仙半夏 石决明 川郁金 枳实汁
全栝蒌 黑栀 竹沥 鲜石菖蒲

李妪
旧有头痛眩晕之恙,今忽舌强不能言语,神识时明时昧,手足弛纵,小溲不固,脉象尺部细小,左寸关弦小而数,右寸关虚滑,舌光红。此阴血大亏,内风上扰,痰热阻络,灵窍堵塞,中风重症。急拟滋液熄风,清神涤痰,甘凉濡润,以冀挽救。

生白芍 云茯苓 陈胆星 九节石菖蒲 滁菊花 煨天麻川象贝 蛇胆陈皮 生石决
竹沥半夏 炙远志 嫩钩钩淡竹沥


语言謇涩。脉象左弦,右关带滑。此惊痰入络,机窍被阻,中厥之先声也。

饮食渐增,口亦知味,脾胃运化之权,有恢复之机,小溲赤色已淡,较昨略长,湿热有下行之势,俱属佳征。神疲乏力,目视作胀,且畏灯亮,此正虚浮阳上扰也。口涎渐少,脾气已能摄涎。舌苔薄腻,而黄色已化,脉象右寸关颇和,左关无力,两尺细软,邪少正虚。再拟温胆汤,加扶脾宣气,而化湿热之品,标本同治。

罗左 年甫半百,阳气早亏,贼风入中经
,营卫痹塞不行,陡然跌仆成中,舌强不语,神识似明似昧,嗜卧不醒,右手足不用。风性上升,痰湿随之,阻于廉泉,堵塞神明也。脉象尺部沉细,寸关弦紧而滑,苔白腻,阴霾弥漫,阳不用事,幸小溲未遗,肾气尚固,未至骤见脱象,亦云幸矣。急拟仲景小续命汤加减,助阳祛风,开其痹塞,运中涤痰,而通络道,冀望应手,始有转机。

严左
右手足素患麻木,昨日陡然舌强,不能言语,诊脉左细弱,右弦滑,苔前光后腻,此乃气阴本亏,虚风内动,风者善行而数变,故其发病也速。挟痰浊上阻廉泉,横窜络道,营卫痹塞不通,类中根苗显着。经云∶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又云∶虚处受邪,其病则实。拟益气熄风,化痰通络。

糜腐较化,多言妄笑稍定,略思纳谷而食入中脘作痛。脉细弦转大。阴分稍复,而火风鸱张之下,风木干土。再育阴化痰,兼平肝木。

黄左 髀部痹痛,连及腿足,不能步履,有似痿 之状,已延两月之久。痿
不痛,痛则为痹。脉左弦滑,右濡滑,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痹者闭也,气血不能流通所致。拟蠲痹汤加减,温营去风,化湿通络。

又服三剂,神识较清,嗜寐大减,略能言语,阳气有流行之机,浊痰有克化之渐,是应手也。

左牡蛎 朱茯神 炙僵蚕 淡竹沥 生姜汁花龙骨 炙远志肉 陈胆星 川象贝 仙半夏
枳实炭西秦艽 煨天麻 嫩钩钩

台参须 当归 潞党参 云茯苓 制半夏 台白术 白芍 炙绵 广橘红 桑枝 竹沥

生于术 朱茯苓 谷麦芽 鲜荷梗 鲜建兰叶 清水豆卷橘白络 豆衣 仙半夏 生苡仁
炒杭菊 炒竹茹 鲜藿香佩兰 通草

大麦冬 玄参 羚羊片 仙半夏 川贝 天竺黄 明天麻 陈胆星 竹茹 枳实 全栝蒌
嫩钩钩 淡竹沥 生姜汁 至宝丹

董左
心开窍于舌,肾脉络舌本,脾脉络舌旁,外风引动内风,挟湿痰阻于廉泉,横窜络道,右半身不遂已久,迩来舌强不能言语,苔薄腻,脉弦小而滑,类中风之重症。姑拟熄风涤痰,和营通络。

脉症相安,然手仍带肿,经谓湿胜则肿。究之诸病之作,皆风火之所为也。

朱左
诊脉三部弦小而数,右寸涩,关濡、尺细数,舌苔腻黄,见症胸痹痞闷,不进饮食,时泛恶,里热口干不多饮,十日未更衣,小溲短赤混浊,目珠微黄面,色灰暗无华,良由肾阴早亏,湿遏热伏,犯胃贯膈,胃气不得下降。脉症合参,证属缠绵,阴伤既不可滋,湿甚又不可燥,姑拟宣气泄肝,以通阳明,芳香化浊,而和枢机。

生黄 桂枝 附子 生甘草当归 川芎 云茯苓 风化硝 全栝蒌 枳实炭淡苁蓉 半硫丸

顾左
疥疮不愈,湿毒延入经络,四肢酸软,不能步履,痰湿阻于廉泉,舌强不能言语,口角流涎,脾虚不能摄涎也。《内经》云∶湿热不攘,大筋软短,小筋弛长,软短为拘,弛长为痿。此证是也。恙久根深,蔓难图治,姑拟温化痰湿,通利节络,以渐除之。

大生地 大麦冬 川石斛 蛤粉 丹皮 大天冬大玄参 川贝母 阿胶珠 梨汁 珍珠 金箔

全当归 大川芎 威灵仙 嫩桑枝 大白芍 晚蚕沙海风藤西秦艽 青防风 甘草

大生地 大麦冬 川石斛 羚羊片 仙半夏明天麻 左牡蛎 川贝母 陈胆星 炙远志
九节菖蒲 全栝蒌嫩钩钩 淡竹沥

西洋参 朱茯神 煨天麻 生石决 大麦冬 竹沥半夏炙僵蚕 炙远志肉 川石斛 川贝母
嫩钩钩 鲜石菖蒲淡竹沥 真猴 枣粉

神情渐清,稍能言语病势大为转机。然寐不甚长,心中稍觉躁热。还是痰郁化火内扰之象,未能欲速图功。

又服十剂,痹痛已止,惟手足乏力。去羚羊片、白薇、鲜石斛,加紫丹参、全当归、西秦艽、怀牛膝。

黎左
二年前右拇指麻木,今忽舌强语言蹇涩,右手足麻木无力,脉象虚弦而滑,舌苔薄腻。此体丰气虚,邪风入络,痰阻舌根,神气不灵。中风初步之重症也,急拟益气去风,涤痰通络。

钱左
类中偏左,半体不用,神识虽清,舌强言蹇,切牙嚼齿,牙缝渗血,呃逆频仍,舌绛,脉弦小而数。诸风掉眩,皆属于肝,阴分大伤,肝阳化风上扰,肝风鼓火内煽,痰热阻于廉泉之窍,肺胃肃降之令不行,恙势正在险关。勉拟地黄饮子合竹沥饮化裁,挽堕拯危,在此一举。

川雅连 白芍 制半夏 代赭石 黄芩 广皮 炙柿蒂 煨天麻 旋复花 鲜竹茹 生姜

服药五剂,腰髀胯腹痹痛大减,泛恶亦止,惟六日未更衣,饮食无味。去细辛、半夏,加砂仁,半硫丸吞服。又服两剂,腑气已通,谷食亦香。去半硫丸、吴萸,加生白术、生黄
,服十剂,诸恙均愈,得以全功。足见对症用药,其效必速。

西洋参 大麦冬 大生地 川石斛 生左牡蛎 仙半夏 川贝 全栝蒌 浓杜仲怀牛膝
西秦艽 嫩桑枝 黑芝麻

吉林参须 云茯苓 炙僵蚕 陈广皮 生白术竹节白附子 炙远志肉 黑 豆衣 竹沥半夏
陈胆星 九节菖蒲姜水炒竹茹 嫩钩钩

咳嗽大减,新感之邪渐解。言语亦渐能如旧,右手稍觉有力。治此者已觉应手,患此者未能满意,所以李士材云、外邪已解,内邪已除而言语蹇涩,半身不遂,未能即愈,宜久服六君兼补气养阴之品,使气旺血盛,气行而血灌注经络,经络既充,则举动自若矣。第体丰者多湿多痰,所以治痰在先。今湿痰渐化,则以养血补气之品,收效于后,拟方商正。

汪左
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风胜为行痹,寒胜为痛痹,湿胜为着痹。髀骨酸痛,入夜尤甚,亦痹之类。脉象沉细而涩,肝脾肾三阴不足,风寒湿三气入络,与宿瘀留恋,所以酸痛入夜尤甚也。拟独活寄生汤加味。

熟附片 云茯苓 川桂枝 姜半夏 生甘草 枳实炭全当归 光杏仁 大川芎 炙僵蚕
生姜汁 淡竹沥

照前方去煨天麻、焦谷芽、指迷茯苓丸,加生白术二钱、云茯苓三钱、竹节白附子八分。

全当归 西秦艽 浓杜仲 云茯苓 大白芍 青防风川独活 五加皮 紫丹参 川桂枝
桑寄生 嫩桑枝 炙甘草 小活络丹 怀牛膝

潞党参 生黄 生于术 生甘草 熟附片 川桂枝全当归 大白芍 大川芎 怀牛膝
浓杜仲 嫩桑枝红枣 指迷茯苓丸

舌强蹇于语言,肢麻艰于举动,口干不多饮,舌光绛中后干腻,脉象右细弱,左弦滑,如昨诊状。心开窍于舌,肾脉络舌本,脾脉络舌旁,心肾阴亏,虚风内动,挟痰浊上阻廉泉。先哲云∶舌废不能言,足痿不良行,即是喑痱重症。再仿地黄饮子意出入。

大生地 甘草梢 川石斛 煨蛤粉 青竹叶 细木通白茯苓 鲜竹茹 凉膈散

栝蒌皮 仙半夏 云茯苓 薤白头 江枳壳广陈皮 潼蒺藜 广郁金

大麦冬 大生地 川石斛 左牡蛎 生石决 煨天麻川贝 炙远志 天竺黄 竹沥半夏
鲜竹茹 嫩钩钩 淡竹沥 珍珠粉

南沙参 云茯苓 川象贝 西秦艽 竹沥半夏 炙远志炙僵蚕 枳实炭 煨天麻 广陈皮
陈胆星 嫩钩钩九节菖蒲 淡竹沥

昨云火风尚在炽盛之时。今面色带红,时欲起坐,即痰郁化火,火从内扰之象。正虚火风互煽,此际大有出入。再当清化痰火,以制其势。

栝蒌皮 赤茯苓 黑山栀 鲜荸荠梗 薤白头炒枳实 通草 鲜枇杷叶 仙半夏 川贝母
块滑石鲜荷梗 水炒川连 鲜藿香佩兰 生熟谷芽

此方服十剂,诸恙已轻。原方去竹沥、珠粉、天竺黄,加西洋参,阿胶珠。

金左
气阴本亏,外风引动内风,挟湿痰上阻廉泉,横窜络道,陡然右手足不用,舌强不能言语,神识时明时昧,口干欲饮,舌质红,苔薄腻,脉虚弦而滑,类中重症,急宜熄风潜阳,清神涤痰。

手足痹痛微肿,按之则痛更剧,手不能招举,足不能步履,已延两月余。脉弦小而数,舌边红,苔腻黄,小溲短少,大便燥结。体丰之质,多湿多痰,性惰躁急,多郁多火,外风引动内风,挟素蕴之湿痰入络,络热、血瘀不通,不通则痛。书云∶阳气多,阴气少,则为热痹,此症是也。专清络热为主,热清则风自熄,风静则痛可止。

另再造丸

昨投地黄饮子加减,脉症依然,并无进退。昔人云∶麻属气虚,木属湿痰。舌强言艰,亦是痰阻舌根之故。肾阴不足是其本,虚风痰热乃是标,标急于本,先治其标,标由本生,缓图其本。以养阴之剂,多能助湿生痰,而化痰之方,又每伤阴劫液,顾此失彼,煞费踌躇,再宜涤痰通络为主,而以养正育阴佐之,为急标缓本之图,作寓守于攻之策,能否有效,再商别途。

右足弛强不仁,头晕心中震痉,神烦不寐。舌色润而自觉干燥无津。良由精血亏耗,厥少二阴之火上炎。前法参以育阴降火。

生于术 朱茯苓 通草 鲜荷梗 鲜藕节 清水豆卷橘白络 川贝母 仙半夏 生苡仁
谷麦芽 京赤芍炒竹茹 杭菊花 建兰叶 荸荠梗

此方服三十剂,诸恙均减,后服膏滋,得以收效。

脉左细滑,右濡数,舌中剥,苔薄腻。诸恙均觉平和,养正涤痰,通利节络,尚属获效,仍宗原法再进一筹。

于术 陈皮 泽泻 络石藤 杜仲 制半夏 茯苓 秦艽 炙绵 焦苍术

腑气通而溏薄,脐腹胀势已能渐消,小溲亦利,右髀部漫肿,痹痛大轻,但不便步履耳。脉象虚弦而数,舌边红,苔薄腻。阴分本亏,肝脾气滞,蕴湿浊气,凝聚募原,络中痰瘀未楚,营卫不能流通。效不更方,仍宗原意出入。

廖左
体丰气虚,湿胜痰多,陡然跌仆成中,不省人事,小溲自遗,喉中痰声漉漉,汗多脉伏,身热肢冷。此本实先拨,真阳飞越。气血涣散,枢纽不交,虽曰中脏,实暴脱也。勉拟一方,聊尽人工。

川雅连 枳实 鲜竹茹 海风藤 赭石 橘皮云茯苓 制半夏 桑寄生 木防己 白僵蚕

另茅山苍术,米泔水浸七日,饭锅上蒸九次,晒干研细末。加苡仁米,酒炒桑枝,煎汤泛丸。每服,空心开水吞下。

腑气已通,浊垢得以下行,神识已清,舌强,言语未能自如,右手足依然不用,脉弦紧转和,尺部沉细,阳气衰弱之体,风为百病之长,阴虚之邪风,即寒中之动气,阳气旺一分,邪风去一分。湿痰盘踞,亦藉阳气充足,始能克化。经所谓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理有信然。仍助阳气以祛邪风,化湿痰而通络道,循序渐进,自获效果。

制半夏 枳实 广橘红 广郁金 菖蒲 赤白苓 炒远志 白僵蚕 白蒺藜 制南星
人参再造丸

脉左三部细小带弦,右寸涩稍和,关濡尺细,舌苔薄腻而黄,今日呕恶渐减,胸痞依然,不思纳谷,口干不多饮,旬日未更衣,小溲短赤混浊,目珠微黄,面部晦色稍开。少阴之分本亏,湿热挟痰滞互阻中焦,肝气横逆于中,太阴健运失常,阳明通降失司。昨投宣气泄肝,以通阳明,芳香化浊,而和枢机之剂,尚觉合度,仍守原意扩充。

西洋参 大麦冬 大生地 川石斛 生左牡蛎 煨天麻竹沥半夏 川贝 炙远志 全栝蒌
鲜竹茹 嫩钩钩黑芝麻

制半夏 枳实 天麻 竹茹 秦艽 净双钩 陈胆星 石决明广橘红 山栀 磁朱丸

前清络热,已服十剂,手足痹痛十去六七,肿势亦退,风静火平也。惟手足未能举动,舌质光红,脉数渐缓,口干欲饮,小溲短少,腑行燥结。血不养筋,津液既不能上承,又无以下润也。前方获效,毋庸更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