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问》曰∶肝满、肾满、肺满皆实,肺金不能生肾水也

后生可畏妇女干部咳吐痰.胸膈作痛.右寸关浮滑.项下牵强.此脾胃积热成痰.非痈患也.以二陈汤加山栀、山芥、铃铛花.治之而愈.

黄金年代男士面赤吐脓,发热带作物渴,烦躁引饮,脉洪数而无伦次。先用加减八味丸加麦门,大剂生龙活虎麦门二钱伍分、五味二钱,水煎代茶,日饮生机勃勃剂,月余而安。此症面赤者,当补肺肾;面白者,当补脾肺,治者验之。

入油浸10日,大火煎,以柳枝不住手搅,候匝沸乃下火,沸定又冒火,如此者二回,以药木色为度,去渣再熬,后入丹与八味末,仍不住手以槐、柳枝搅,滴水中成珠,不软不硬为度,瓷器收贮,候温,将水银弹上。用时先刮去水银,或服或贴,随宜用之,其功甚大也。

一个人肾气素弱。咳唾痰涎。小便赤色。服肾气丸而愈。

江应宿治进士汪宾篁.患滞下赤白.月余.江诊视.投药数剂而愈.六脉洪数不减.即告之曰.公年高.足三阴虚损不能相生.当滋化源.不然恐生他病.与六味牛奶子丸加生脉散因循半月.未及修制.遂觉右乳旁牵痛.面赤.吐痰腥臭.脉洪大浮数.按之无力.江曰脉数临时见.此自汗也.次日.吐脓血甚多.投以铃铛花汤加羚羊角.未应.再与升麻汤十余剂.更以前丸滋其化源而愈.

一男生咳吐痰脓,胸腹膨胀,两寸与右关脉皆洪数。此火不可能生土,而土不能够生金也。

加味十奇散 治同上。兼用葱白、橘叶、椒叶、海带汤冲凉,仍贴金丝膏。

一位喘咳。脉紧数。以小青龙汤生龙活虎剂。表症已解。更以葶苈大枣汤喘止。乃以包袱花汤愈。

儒生吴北川,过饮,痰塞,舌本强硬,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降火排毒药,痰气益甚,肉体不遂,余作气虚湿热治之而愈。

王宇泰治后生可畏妇.头痛风寒.或用发布之剂.反脑仁疼喘急.饮食少思.胸膈不利.大便不通.右寸关脉浮数.欲用通利之剂.王曰.此因脾土亏空.无法生肺金.若更利之.复耗津液.必患游痛症矣.不相信.仍利之.虚证悉至.果吐脓.乃朝用除热汤.夕用僧帽花汤.各数帖又朝用解热汤.夕用十全大补汤.各三十帖.全愈.

风华正茂儒者患黄疸,鼻流清涕,咳吐脓血,胸膈作胀。此风邪外伤也,先用消风散加乱发灰,二此脾土不能够生肺金,肺金不能够生肾水也。用补中解热汤、六味生地黄丸而愈。

如圣丸
治风热毒瓦斯上攻,喉咙肿痹,肿塞妨闷,及麻疹喘嗽唾脓血,胸满振寒,咽干不渴,时出浊沫,气臭腥秽,久久咯脓,状如米粥。

蓬蓬勃勃妇唾脓。五心烦热。风疹喉咙痛。以大赤沙散三剂少止。以排脓散数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而安。

石山治风姿浪漫妇.年近八十.形色瘦白.素时或干咳生机勃勃二声.月水或前或后.夏月取凉.遂咳甚.不能够伏枕者月余.嗽痰中或带血.或兼脓.嗽急则吐食.医用芩、连、二陈.不效.复用参、
等补药.病重.汪视左脉浮滑.右脉稍弱而滑.幼伤手段.掌不能够伸.右脉似难凭矣.乃以左脉验之.恐妊兼吐血也.遂以清肺泄肺之剂进之.三服而能着枕.痰不吐.脓不咯.惟时或恶阻.汪曰.此妊之常病也.教用薏米仁、片术、茯苓皮、麦冬、黄芩、阿胶煎服病减.月余复为诊脉.皆稍缓而浮.曰.热已减矣.但吐红太多.未免伤胃.教用四君子加橘皮、黄芩、枳壳煎服调养.妊至3月.食鸡病作.却鸡而愈.至一月病又复作.声哑.令服童便获安.汪曰.产后伤愈.乃是佳兆.病若复作.非吾所知.月足而产.脾胃病作.加泄.竟不救.

黄金时代儒者,原素善饮,咳脓项强,皮肤不泽。此脾肺血虚,外邪所乘而成牙痛也。先用铃铛花汤,后用沙参补肺汤而痊。

桔梗汤
治男妇咳而胸膈隐痛,双脚肿满,咽干口燥,烦恼多渴,时出浊唾腥臭,名曰麻疹,小便赤黄,大便多涩。

壹个人春间高烧。唾脓腥秽。胸满气促。四肢不泽。项强脉数。此肺疽也。盖肺系在项。则系伤。故牵引不可能转侧。肺主皮毛。为气之本。肺伤不可能摄气。故胁胀气促而皮肤纵。东垣云。肺疮脉微紧而数者未成脓。紧甚而数者原来就有脓。其脉紧数。脓为已成。以参、
、归、芎、白芷、空草、沙参、包袱花、防风、乌拉尔甘草、麦门、栝蒌仁。兼以蜡矾丸及太乙膏。脓尽脉涩而愈。至冬脉复数。经曰。饮食劳倦伤脾。脾伤不能够主肺。形寒饮冷伤肺。肺伤无法主肾。肾水不足则心火炽盛。故脉洪数。经曰。冬见心而莫治。果殁火旺之月。

大器晚成妇人,不得于姑,患咳,胸膈不利,饮食无味,此脾肺俱伤,痰郁于中,先用归脾汤加山栀、抚芎、苦菜、僧帽花,诸症渐愈,后以六君加芎、归、僧帽花,间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而愈。

生龙活虎男人面赤吐脓.发热带作物渴.烦躁引饮.脉洪数而无伦次.此肾火伤肝.先用加减八味丸加麦冬大剂生龙活虎钟.热渴顿止.久睡觉而神爽索食.再剂.诸证又减六七.仍用前药.更以丹参五钱、麦冬二钱五分.五味二钱.水煎代茶.日饮后生可畏剂.月余而安.此证面赤者当补脾肾.面白者当补脾肺.故用此药.

一男子平时脑仁疼,作渴水肿,发热便数。自用清肺降火、理气渗利之剂服之,反小便不通,面失眠色,口腔溃疡痰壅,脾肺肾三脉浮大,按之而数。此足三阴耗损,无法相生,当滋化源,不然成痈矣。不相信,仍用分利之药,后果患口干,余用铃铛花汤及六味丸而愈。

济主排脓汤 治游痛症得吐脓后,以此排脓补肺。生绵黄
二两,细末。每二钱,水一碗,煎四分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烧伤收敛疮口,上有合欢树皮、白蔹,炖汤饮之。

喘急恍惚。疾盛者。宜平肺。

意气风发妇人,饮食后,因怒患疟,呕吐,用藿香正气散二剂而愈。后复怒,吐痰甚多,狂言热炽,感冒发热,手按少止,脉洪大无伦,按之微细,此属肝脾二经阴虚,以加味逍遥散加熟地、山鞠穷,二剂,脉症顿退,再用十全大补而安。此症若用疏通之剂,是犯虚虚之戒矣。

一儒者素善饮.咳痰项强.四肢不泽.此心悸也.盖肺系于项.故项无法转侧.肺阴软弱.故皮肤不泽.先用僧帽花汤以治肺.后用八珍补肺汤.以补脾土.生肺金.而痊.

用僧帽花汤为主,佐以补中通大便汤而愈。

上用好特其拉酒二大碗,文火煎至一碗,分作两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二日服尽,大便顺导恶物妙。若干栝蒌则用两枚。一方,若病在上食后服,病在下食前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毒已组成,即脓化为水,毒未成,即于小便中出。疾甚再合服,以退为度。

嗳而胸膈隐痛唾痰腥臭者。宜排脓。

生龙活虎妇人素阳虚,发热高烧,或用痰火之剂后,吐脓血,面赤脉数,其势甚危,此脓成而血阴虚也。余用八珍汤以补元气,用铃铛花汤以治肺症,脉症渐愈。

牡丹散 治肠痈吐脓血作臭,胸乳间皆痛。

少年老成弱人咳脓。日晡发热。晚间盗汗。脉浮数而紧。用丹参五味汤数剂顿退。以紫菀茸汤月余而痊。

职坊王用之,喘嗽作渴,面赤鼻干,余感觉脾肺有热,用二陈加芩、连、山栀、僧帽花、麦门而愈。

后生可畏妇人素阴虚,内热时咳,甲子良月,两尺浮洪。余曰∶当防范肺症。辛丑元日,果高烧,左右寸脉洪数,此心火型克肺金,而成牙痛也,脓已成矣,夏令可忧。余用壮水解毒之剂稍愈。彼不慎调摄,果殁于二月。

为细末。每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三钱,用水大器晚成盅,煎至七分,食前温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一个人胃疼。项强气促。脉浮而紧。以参苏饮二剂少愈。更以僧帽花汤四剂而安。

夫肺者,五脏之华盖也,处于胸中,主于气,候于皮毛,劳伤气血,腠理不密,外邪所乘,内感于肺;或入房过度,肾水亏本,虚火上炎;或醇酒炙爆,辛辣浓味,熏蒸于肺;或咳唾痰涎,汗下超负荷,重亡津液之所致也。其候恶风高烧,鼻塞项强,胸胁胀满,呼吸不利,咽燥作渴,甚则身体发肤微肿,咳唾脓血。若吐痰臭浊,脓血腥秽,胸中隐约微痛,左臂寸口脉数而实者,为肺疽。若吐涎沫而无脓,脉数而虚者,为肺痿也。若头疼喘急者,小青龙汤。脑瓜疼胸胀者,葶苈美枣泻肺汤。咳脓腥浊者,僧帽花汤;咳喘短气,或小便短少者,佐以参
补肺汤;体倦食少者,佐以参术补脾汤。咳唾痰壅者,肾虚水泛也,六味地髓丸。夜盲咽燥者,虚火上炎也,加减八味丸。此症皆因脾土亏折,不能够生肺金,肺金不可能生肾水,故始萌则可救,脓成则多死。若脉微紧而数者,没有脓也。紧甚而数者,原来就有脓也。《内经》曰∶血热则肉败,荣卫不行,必定会将为脓。大凡肺疮咳唾脓血,久久如大米粥者,难治。若唾脓而不唯有者,亦不可活也。其呕脓而自止者自愈,其脉短而涩者自痊。面色当白而反赤者,此火之克金,皆不可活,苟能补脾肺滋肾水,庶有生者。但恐专攻其疮,脾胃益虚,鲜有不误者

上捣筛。每服三钱,水风华正茂盏,煎五七沸,去滓,不拘时稍冷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如脑仁疼甚,加去皮尖、杏仁三枚同煎,小儿量减。

一位年逾八十。喘咳胁痛。胸满气促。右寸脉大。此风热蕴于肺也。还未成疮。属有余。欲用泻白散。彼谓肺气素弱。自服补药。喘嗽愈盛。两月后复请视。汗出如雨。喘而不独有。此肺气已绝。安用治。果殁夫肺气充实。邪何从袭。邪气既入。则宜散之。故用泻白散。乃泻肺之邪气。邪气既去。真气自实。大器晚成有患此吐脓。面赤脉大。予谓肺病脉宜涩。面宜白。今面赤脉大。火克金。不可治。果殁。

豆蔻梢头妇人高烧吐痰,胸膈作痛,右寸关浮滑,项下牵强,此脾胃积热成痰,非痈患也,以二陈汤,加山栀、山芥、僧帽花,治之而愈。

〔娄〕
此言肺痿属热。如咳久肺伤,声哑声嘶脚气,此属阳虚火热,甚是也。本论治肺痿吐涎沫而不咳者,其人不渴,必遗尿,小便数,以上虚不能够制下故也,此为肺中冷,必眩多涎唾,用炙乌拉尔甘草干姜,此属寒也。肺痿吐涎,多心灵温液者,用炙甜根子汤,此补虚劳也,亦与补阳虚紧俏不一样,是皆宜分治之。故肺痿又有寒热之异也。

丹溪云。咳而无痰者。乃火郁之症。及痰郁火邪在中。用苦梗开之。下用补阴降火之剂。不已。则成劳嗽。此症不得志者多有之。又原病式。瘦人腠理疏通而多汗。血液衰为燥。故为劳嗽之症也。

意气风发妇人咳嗽风寒,或用发表之剂,反头疼喘急,饮食少思,胸膈不利,大便不通,右寸关脉浮数,欲用通利之剂。余曰∶此因脾土亏本,无法生肺金,若更利之,复耗津液,心患久痢矣。不信,仍利之,虚症悉至,后果吐脓。余朝用解表汤,夕用僧帽花汤,各数剂,吐脓渐止。又朝仍前汤,夕用十全大补汤,各三十余剂,喜其善调护治疗,获愈。

天船三隐约痛大肠疽,其上肉微起大牛皮癣。

肺痿。寸口脉数而虚肺痿之候久嗽不已。汗出过度。重亡津液便如烂瓜。下如豕脂。小便数而不渴。渴者自愈。欲饮者瘥。此由多唾涎沫而无脓。

上舍陈道复长子,蚀本抗肉瘤,久患脑仁疼,午后益甚。余曰∶当补脾土,滋化源,使金水自能相生。时孟陬,不相信,乃服柏树、铃儿草之类,至夏吐痰引饮,小便频数,面目如绯,余以白术、干归、茯苓个、橘皮、麦门、五味、丹皮、泽泻四剂,乃以参、
、熟地、山茱为丸,俾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之,诸症顿退。复请视,余以为信,遂用前药,如常与之,彼仍泥不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卒致不起。

用向日莲皮,掌大学一年级片。水三升,煮取二升,分再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生龙活虎仆年逾八十。嗽久不愈。气壅不利睡卧。脓血甚虚。其主已弃矣。予以宁肺散意气风发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少又服而止大半。乃以宁肺汤数剂而痊。所谓有是病。必用是药。若泥前散。性涩而不利。何以得愈。

儒者张克明,发烧,用二陈、芩、连、枳壳,胸满气短,侵晨吐痰;加苏子、杏仁,口出痰涎,牛皮癣作渴。余曰∶侵晨吐痰,阴虚不能消食饮食;胸满气短,阳虚不能够生肺金;涎沫自出,血虚不可能收摄;心悸作渴,血虚无法生津液。遂用六君加炮姜、肉果,温补脾胃。更用八味丸,以补土母而愈。

口疮,《医垒元戎》搜风汤吐之。

喘嗽气急胸满者。表散之。

后生可畏妇人,患脑仁疼,胁痛,发热,日晡益甚,用加味逍遥散、熟地,治之而愈。年余,因怒气劳役而前症仍作,又太阳痛或冷热往来,或干咳遗尿,皆属肝火血虚,吐血痿痹,用前散及干地黄丸,月余而瘥。

川白芷 单叶红洛阳花花根 白矾 木白芍药

一妇咳而无痰。心悸。日晡发热。脉浮数。先以甘桔汤少愈。后以清肺降火散而热退。更以肾气丸。及八珍汤加柴草凉血除蒸而愈。

梅仁汤 治黄疸里急隐痛,大湿疮涩。

河间曰。肺痿属热。如咳久肺痿。声哑声嘶。肺痈。此属阳虚热甚然也。本论治肺痿。吐涎沫而不咳者。其人不渴。必遗尿。小便数。以上虚不可能制下故也。此为肺中冷。必眩。多痰唾。用炙甜根子、干姜。此属寒也。肺痿涎唾多心灵湿液。湿液者。用炙甜草汤。此补虚劳也。与补阴大热分歧。是皆宜分治。故肺痿又有寒热之异。

上舍史瞻之,每至春发烧,用参苏饮加芩、连、桑、杏乃愈。乙丑春患之,用前药益甚,越发喉喑,就治,左尺洪数而无力。余曰∶此是美白祛黑阴火,刑克肺金,当滋化源。遂以六味丸料加麦门、五味、炒栀及补中活血汤而愈。

五香冬白术散 宽如月气,滋益脾土,生肺金,进美饮食。

童便虽云专治火虚。常治疮疡肿
疼痛。发热带作物渴。及肺痿风肿。发热口渴者尤效。

天官李北川,每劳头疼,余用补中活血汤即愈。八日复作,自用参苏饮益甚,更服高丽参败毒散,项强口噤,腰背反张。余曰∶此误汗亡津液而变痉矣。仍早先汤加五毒一钱,四剂而痊。

上作少年老成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水二盅,煎至意气风发盅,去滓,入硝再煎数沸,不拘时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要略。先以小青龙汤后生可畏贴。以排毒之风寒。然后以葶苈美枣泻肺汤、僧帽花汤、苇叶汤、随症用之。以取脓。此治肿疡例也。终以黄昏汤。以补里之阴气。此治溃疡例也。

经云∶无法治其虚,安问别的?此脾土虚不能够生肺金而金病,复用前药而反泻其火,吾胸无点墨也。

肺痈

壹位面白神劳。咳而胸膈隐痛。其脉滑数。予以为自汗。欲用僧帽花汤。不相信。乃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表药。致数剂而愈。

《素问》曰∶肝满、肾满、肺满皆实,即为肿。肺之痈,喘而两 满。 肝痈两
满,卧则惊,不得小便。

一位因劳。咳嗽不仅仅。项强而痛。脉微紧而数。此口干也。尚未成脓。欲用托里利尿药。彼不相信。仍以发散药。导致血气愈虚。吐脓不仅。竟致不救。

鸿胪苏龙溪,头痛痰喘,鼻塞流涕,余用参苏饮生机勃勃剂,以解痉邪,更用补中利水汤,以实腠理而愈。后因劳怒仍作,自用前饮益甚,加黄连、枳实,腹胀不食,小便短少,服二陈、四苓,前症愈剧,小便不通。余曰∶腹胀不食,脾胃虚也;小便短少,肺阳虚也。悉因攻伐所致。投以六君加黄
、炮姜、五味,二剂,诸症顿退,再用补中镇痛加炮姜、五味,数剂痊可。

脉迟紧瘀血也,急下之。不然其毒内攻,烂掉肠胃矣。丹溪先生云∶内疽者,因饮食之毒,七情之火,相郁而发,用射干汤主之。愚常以薏苡仁汤、木赤芍药根散、太乙膏选拔之,亦效。若吐脓血,饮食少思,助胃壮气为主,而佐早前法,不可专治其疮。朝气蓬勃男士寒热带作物渴,一时咳吐,口内血腥,又17日吐脓,身皮甲错,用射干汤四剂,脓血已止,但气壅痰多,以甘桔汤而愈。生机勃勃男士用射干汤之类将愈,但气喘体倦,发热带作物渴,小便频数,此肺气不足,用补中宁心、山药、山茱、麦门、五味。时天中,更以生脉散代茶饮而愈。大器晚成妇人,素食浓味,吐脓已愈,但小便淋沥,此肺肾气虚,用补中祛痰加麦门、五味,及加减八味丸而愈。若膏粱之人,初起宜用清胃散。

肺疽。寸口脉数而实。肺疽之候。骨痿喘满。咽噪而渴甚者。皮肤微肿。咳唾脓血。或浊味。胸中隐约微痛。候始萌则可救。脓成则多死。脉若微紧而数者。未有脓。紧甚而数者。本来就有脓。呕脓不唯有者。难治。久久如香米粥者。亦难治。脓自止者。自愈。其脉短而涩者。自痊。浮大者难治。气色常白反赤者。此火克金。皆内疽皆因饮食之火。七情之火。相郁而发。饮食者阴受之。七情者脏腑受之。宜其发在腔子而向内。非干肠胃盲膜也。

穿山甲 栝蒌根 金银花 连翘

遗精已破。入风者不治。或用太乙膏。凡性格很顽强在荆棘丛生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以搜风汤吐之。吐脓血如风肿状。单纯性牙周炎。他方不应者。宜消风散。入哥们发灰。清米饮下。两服可除。

射干 栀仁 赤茯苓 升麻 赤芍药 白术

一个人年逾七十患头痛。项强气促。右寸脉数。此肺疽也。东垣云。风伤皮毛。热伤血脉热相抟。血气稽留于肺。变成疮疽。今脉滑疽脓已成。以排脓托里之药。及蜡矾丸。脉渐涩而愈。

大参李北泉,时吐痰涎,内热带作物渴,肉体倦怠,劳而足热,用清气利肠府益甚。余曰∶此肾水泛而为痰,法当补肾。不相信,另进滚痰丸。生龙活虎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吐泻不独有,饮食不入,头晕眼闭。始信,余用六君子汤,数剂,胃气渐复,却用六味丸,月余诸症悉愈。

人参 白术 黄 茯苓 陈皮 当归 升麻 麦门冬

咳脓脉短者。宜补之。

产后脑仁疼见《女科撮要》。

黄 白芷 五味子 人参

一个人年前病肺壅。后又患喉咙痛。头眩唾沫。饮食少思。小便频数。服解散排毒药不应。脾肺二脉虚吗。予谓眩晕唾涎。属脾性不能上涨。小便无度。乃肺气不得下制。内未成痈。宜投以加味理中汤。
四剂诸症已退大半。更用钟乳粉汤而安。

神明蜡矾丸
治夜盲Neto神妙,不问老年人幼儿,皆可服之,无不效。最止疼痛,不动脏腑。

许多劳伤血气。则腠理不密。风邪乘肺。风热相抟。蕴结不散。必致喘嗽。若误汗下过则津液重亡。遂成斯症。若寸脉数而虚者为肺痿。数而实者为肺疽。脉微紧而数者未有脓。紧甚而数者原来就有脓。唾脓自止者。脉短而面白者。易治。脓不仅。脉洪大而气色赤者。不治。使其治早可救。脓成则无及矣。金匮方论。热在上焦者。因咳为肺痿。得之或从汗出。或从呕吐。或从渴消。风疹瘙痒。或从便难。又被下药快利。重亡津液。故寸口脉数。其人带下。胸中隐隐而痛。脉反滑数。此为便血。咳唾脓血。其脉数虚者为肺痿实者为惊痫。

上为末。每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二钱,灯心汤调下。

壹人头痛喘急。发热烦躁。面赤牛皮癣。脉洪大。用黄连活血汤二剂少退。更以越桃汤四剂而安。

中书鲍希伏,素血虚,患脑瓜疼,服清气益气丸及二陈、芩、连之类,痰益甚;用四物、黄柏、沙参、玄参之类,腹胀咽哑,右关脉浮弦,左尺脉洪大。余曰∶脾土既无法生肺金,阴火又进而克之,当滋化源。朝用补中利水加山茱、麦门、五味,夕用六味地髓加五梅子,11月余,喜其慎疾得愈。

牡丹汤
治风肿小腹肿痞,按之即痛,小便如淋,时时发热,吐血恶寒,其脉迟紧者,脓未成,可下之,当有血。洪数者,脓已成,不可下。

黄金时代童气禀相差。患脱肛。唾脓腥臭。皮毛缺乏。脉浮。按之涩更无力。治以钟乳粉汤。

锦衣李大用,素不慎起居,吐痰,心悸,胸口痛,发热,泰山压顶不弯腰二陈、芩、连、枳壳、山栀之类,前症不减,饮食少思。用四物、二陈、芩、连、黄柏、白参、玄参之类,前症愈甚,尤其胸腹不利,饮食益少,内热晡热;加桑皮、紫苏、杏仁、紫菀、铃铛花之类,胸膈膨胀,小便短少;用猪苓、泽泻、白术、茯苓个、枳壳、青皮、麻芋果、黄连、苏子,胸膈痞满,胁肋膨胀,小便不通;加茵陈、葶苈,喘促不卧,饮食不进,余诊之,六脉洪数,肺肾二部尤甚。余曰∶脾土既无法生肺金,而心火又乘之,此阴挺之作也。当滋化源,缓则不救。不信,后唾脓痰,复求治。余曰∶胸膈痞满,脾土败也;喘促不卧,肺金败也;小便不通,肾水败也;胁肋膨胀,肝木败也;饮食不化,心火败也;此化源既绝,五脏已败,然药岂能生耶?已而果然。

泻白散 治肺痈。

脑仁疼发热者。和平解决之。

佥宪阮君聘,胃痛面白,鼻流清涕,此脾肺虚而兼外邪,用补中宁心加茯苓块、和姑、五味治之而愈,又用六君、芎、归之类而安。

大黄 牡丹皮 硝石 芥子 桃仁

一个人病胸膈壅满。昏不知人。予以杏仁、薏苡之剂灌之。立苏。继以升麻、黄
、僧帽花脓。逾月而愈。予所以知其病人。以阳明脉浮滑。阴脉不足也。浮为风。滑为血聚。始由风伤肺。故结聚客于肺。阴脉不足。过于宣逐也。诸气本于肺。肺气治疗原则出入顺而菀陈除。故行其肺气而病自已。

上为末。用白茅根净洗秤三斤,研取自然汁,入瓷石器中熬成膏,更添入好蜜二两,再熬匀,候调护治疗前药为丸,如梧子大。热水吞下。

经云。肺内主气。外司皮毛。若肺阴虚则腠理不密。皮毛不泽。肺受到损伤则皮毛错纵。故痈、肺痿、便秘者。致皮毛如此。以其气无法荣养而然也。亦有服表药见邪不解。仍复发布。殊不知邪不解者。非邪不能够解。多因腠理不密而邪复入也。专项使用发布。则腠理愈虚。邪愈易入。反为败症矣。若诊其脉。邪在表者。只当和解而实腠理。乘虚复入者。亦当和解兼实腠理。故用托里利尿之药。若小便赤涩。为肺热所传。短少为肺阴虚。盖肺为母。肾为子。母虚无法生子故也。亦有小便频数者。亦为肺虚无法约制耳。

司厅陈国华,素阳虚,患发烧,以自知医,用发布开胃之剂,不应;用清热散毒等药,其症愈甚。余曰∶此脾肺虚也。不相信,用牛黄清心丸,特别胸腹作胀,饮食少思,足三血虚症悉见,朝用六君、包袱花、升麻、麦门、五味,补脾土以生肺金,夕用八味丸,补命门火以生脾土,诸症渐愈。

治风肿方

一个人咳而脓不仅仅。脉不退。诸药不应。甚危。用柘黄丸大器晚成服少愈。再服顿退。数性格很顽强在大喜大悲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而痊。溃者尤效。

丝客姚荃者,素郁怒,年近八十,脾胃不健,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香燥行气,饮食少思,两胁胀闷;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行气破血,饮食不入,右胁胀痛,喜用手按,彼疑为膈气,痰饮内伤。余曰∶乃肝木克脾土,而脾土无法生肺金也,若内有瘀血,虽单衣亦不敢着肉。用滋化源之药,四剂,诸症顿退。彼认为愈,余曰∶火令在迩,当补脾土以保肺金。彼不相信,后复作,另用痰火之剂,益甚,求治,左关、右寸滑数,此肺内溃矣!仍不相信,乃服前药,果吐秽脓而殁。

作一剂。水二盅,姜三片,煎八分,食后服。

一个人脑仁疼肺痈。胸膈胀满。睡卧不安。以葶苈散二服少愈。更铃铛花汤瘥。

一男人,夏月吐痰或嗽,用胃火药不应,余感觉火乘肺金,用麦门冬汤而愈。后因劳复嗽,用补中健脾加僧帽花、山栀、片芩、麦门、五味而愈。但脱肛体倦,小便赤涩,日用生脉散而痊。若咳而属胃火有痰,宜竹叶石膏汤。胃血虚,宜补中利肠府加空草、僧帽花。若阴火上冲,宜生脉散送生地黄丸,以保肺气生肾水。此乃真脏之患,非滋化源一定不能够愈。

补肺散 治鼻渊已吐出脓血,以此润护。

一个人患肺痿。脑瓜疼喘急。吐痰腥臭。胸满咽干。脉洪数。用高丽参平肺散六剂。及饮童便诸症悉退。更以紫菀茸汤而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