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八月十二月,皆为疮痈

其次当胸部前边,为神舍。

如已结定,即用发穴药,候穴破出,其脓毒肿平,方贴生肉等药,然后敛合疮口。亦虑外伤风水,勿食发风热酱面毒物等,忌房事。

飞龙夺命丹治水肿恶肿初发,或发而黑陷,毒瓦斯内陷者。丹溪曰∶世多用之,香窜燥毒之剂无经不至,故能疏通,备汗、吐、下三法,病因食一切禽畜,毒发及疮,脉沉紧细数,蕴毒在里,并湿毒,用之神效。若大热大渴,毒瓦斯发,而脉浮洪在表,及膏粱积热之人,未宜轻举。

当归 芎 白芷 乌头 巴豆 松脂 猪肪

牛蒡根

九月十月十二月,不得向天堂治病。

《鬼遗方》不可患痈疽者七处∶眼后虚处;颐接骨处;阴根上毛间、胯与尻骨接处;边门前后车骨接处;诸因小腹八字所成痈疽;颔骨下近耳后虚处;鼻骨中。并能害人。但以诸法疗之,或有得瘥。唯眼后虚处最险。

上七味为散,食讫温酒服方寸匕,日三,以四肢习习为度,不知慢慢加之。此浩仲堪方

上六味捣筛为散,先食温酒服一方寸匕,日三夜再之,又疗诸虚不足,发背,及痈疽瘥后经年复发背,由太风聚结,毒gas在内闭塞,得夏月出攻背,不治堆放作脓血,或为内漏,内塞排脓散方。

管一穴一名枢二穴在脐田一名石门一名精室一名命门一穴在脐下二寸)
关元隐约而痛者,小肠疽也。上肉微起者,小口疮也脏腑发,痈疽攻疗诸法凡痈疽疖初生,皆只如粟黍粒许大,微似有痛痒,或触破之,即
展,初觉有之,即须速服犀四畔贴是痈疖以膏涂即滞,候烂肉辨痈疽宜灸不宜灸法凡痈疽发背初生,如黍粟粒许,或痒或痛,觉似有,即用汤水淋射,兼贴药
之,经一两天彻,其疮当疮尤佳焦枯三壮之火承光 神庭竹空 膺窗 脑户 喑门阳络
下关 耳中山大学脉应手挟结喉旁通五脏) 石门
伏兔上件穴,据针经并禁不可灸,或于上出疮疖,亦不得便灸,且以诸方法,及汤水注射,纵针烙出之,即并无妨,其经久
,即别取一点点硫黄,于火上烧之,以银钗脚挑之,取焰点为度。

第五脐下二寸为肠屈间。

猪蹄 蔷薇根 甘草 芍药 白芷

又疗发背骨痿,乳痈,一切毒肿,服之脓化为水,神验方。

第七脊骨两侧,肾俞穴。

侧边三处不足患痈∶耳下近耳后牙车尖央陷中,为喉脉一穴;当膊下一穴,为肩骨,承山上三寸一穴
肠。

弦脉、浮弦不常见,为饮、为痛,主寒、主虚,弦洪相搏,外紧内热,欲发疮疽。

经言五脏不调致疽,六腑不和生痈。一曰
疽急者二15日杀人,缓者十余日杀人;二曰痈疽。急者十余日杀人,缓者7月死;三曰缓疽。急者一年杀人,缓者数年。四曰水疽。所发多地,一为脑尸,二为舌本,三为玄痈,四为喉节。

上一味,觉欲作肿者以暖水一升绞取汁,分再服以滓敷上,每一天再为之,瘥止。

辨痈疽宜针烙不宜针烙法夫痈疽者,头少肿处多,出脓相当慢者,宜针烙,脓未盛此前,不可不以诸药贴
救疗,以安以致处,众热瘀无为良皮薄之功如之为勿顿出脓,徐徐令出,痈疽广大脓溃肌者,惧有时之痛,不肯四畔多下针烙,唯开三两处而已,欲望早愈,不亦难乎,视若无睹有开肿者,不审浅深,所烙或及时无脓,经宿方溃,或下针不出,别处生头,或抑擦
动,益加损疼,真气转伤。经云,病浅针深,则气血伏沉,若病深针浅,则毒瓦斯不泄,反为大痈也。如必要速瘥,肿内余脓及脓根未尽,便令疮合,后必再发,诸发肿都软而不痛者,即并宜针烙,若发于背者,即须用水角,乃得恢复健康。

上《灵枢》、《鬼遗》诸书所言部分甚悉,今已散采入各条矣。其经络所属及引经之药,已见首卷分经络篇。其初、中、后,内消、外治之法,及表里、虚实之别,则当于肿疡、溃疡门求之。今世专科方士,所诧感觉秘传之书,图写形像,分外号目以立治法者,多不足凭,在那之中亦有搜采者。姑以广闻见耳,不必泥也。

人身阳气,其奥妙以养神,其温柔以养筋。阳气在筋表,开法失宜在外,寒气进而袭之。如袭其筋络,则筋络拘急为偻俯,如陷入经脉,则经脉凝瘀为表
,留连分肉节腠间,不易散矣。

五为胡脉,六为五脏俞,七为五脏系。

生红鱼 大黄 莽草 灶日光黄土

承山上三寸,一穴,为 肠。

方正五处不可患痈∶第一喉骨为垂膺;第二当胸为神舍;第三心鸠尾;第四当两乳穴;

丹溪曰∶六阳经有多气少血者,有少血多气者,有多气多血者,不可概论。诸经惟少阳、厥阴生痈,理宜堤防,以其多气少血,血少肌肉难长,疮口久不合,必成死证。

又发于阴者,12日死。又发于踝者。名曰走缓,其状青古铜色不改变,数石其输而止,其寒热不死。

又疗散产生疮肿赤 方。

辨痈疽宜水角不宜水角法凡疗痈疽发背,肿高坚硬,脓稠
盛色赤者,宜水角,陷下红棕不改变,软慢稀者,不用水角坑二下,腰间被水每恻惊萌溃贵于至

背上九处不可病痈∶首位发际为玉枕,亦为舌本;第二颈项节;第三推为崇骨;第四大椎为五脏;第五脊椎两侧肺俞穴;第六夹脊两侧脾俞及肝俞;第七脊椎两边肾俞二穴;第八后心鸠尾;第九鸠尾骨穴。

又发于膝者,名曰疵疽。其状大痈色不改变,寒热,如坚石,勿石,石之死,须其柔色异乃石之者生。又诸口疮之发于节而相应者,不可疗。又发于阳者,百日死。

大黄 白蔹 寒水石 紫葛 青木香 硝石 黄芩 大青 苦参

涸竭,二者,石疏其则难瘥则其形薄之辨痈之类针烙之病内经谓痈疽不得顷时回,恐内烂筋骨,穿通脏腑,岂有人神之忌耶。

王海藏云∶脑、须、鬓、颐,亦为痈疽必死之处。

豆豉饼专治发背,已溃未溃。用江西淡豆豉为末,唾津和作饼,置伤处灸之,饼干,再用唾津和之。疮大用水和,捣成硬泥,依照疮大小作饼子,浓伍分,如已有疮孔,勿覆孔上,四布豉饼列艾其上灸之,使微热,勿令破肉,如热痛,急易之,日灸三度,先有疮孔者,孔出汗即瘥。

于氏法。夫痈疽脉洪粗难疗,脉微涩者易疗,诸浮数之脉。应当发热而反恶寒者,痈也,此或附骨以有脓也。

大黄 黄芩 升麻 栀子 芒硝

第五脊梁骨两侧,肺俞穴。

《灵枢》五掩蔽有五部∶伏兔一,腓二,腓者,
也,即足肚。)背三,五藏俞四,项五,此五部有痈疽者死。

烙法,方其已熟未溃之时,用铁箸一烙,极是神采奕奕,方扇火欲着时,诚是惊人。予常用矣,有的时候犹且颤悸,况未曾经历者乎!烙后脓水流通,百无所忌,名曰熟疮。其疮突者,针口宜向下,然须是熟于用烙者,识浅深,知穴道,审生熟,非其时则所出皆生血,当其时,则出黄脓、瘀肉。用尖针烙者,不得法,尖针头细,其口易合,惟用平圆头者为妙。盖要孔穴透,或恐疮口再合,用牛膝根如疮口之大小,略割去粗皮,插入疮口,外留半寸许,则用嫩橘叶、地锦草各一握,研成膏敷之。牛膝能使恶血常流,二草温凉泄热,随干随换,此十全之功也。

又下利已肿处未消者,可除大黄,用生地黄及生地黄,随即也。热渐退余风未歇者,可服五香连壳汤,除大黄,余热未消,可敷升麻膏佳。若失时不消成脓者,用火针膏散如疗痈法,踝,赤如编凉湿所折,风结其热歇,气不散又疗之宜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漏芦汤令下,外以KT
针针去血气,针写上结脉处,敷小豆薄则消也。皆可依又亦用金蕉根薄之瘥。

又方:取八年酢滓微火煎,和猪油封上,日一易之。

凡治病,将患中国人民银行年本命,算与生气天德福德合者,往之必瘥,仍须与生气人对待病人吉,占病色,候面上法,凡患人目中赤脉,从上下贯瞳子者,一脉一年死,二脉二年死,若脉下者色论痈疽所生忌穴。

上焦发痈为阳,是壅塞实候,宜解利温凉汤药,去其积热上国理工科高校攻,即贴通大便逼毒药。

脓当破,无脓但气肿。若有血慎不可破针灸也。按之四边坚,中软,此为有脓沈也,一边软亦有脓,都坚者此为菹核,或但有气也,都软者此为有血,骨良性肉瘤也。当审坚软虚实为要。若坚疽积久后,若更变熟,偏有软处,不可破者,疽当暖裹置耳。若灸刺破疗,必暴剧不可救,及结筋KT
驰伪切肉鼠乳。皆不当疗也,又服内塞散,不与他疗相害,白天和黑夜十余度,服散又发于腋下坚赤者,名曰米疽。疗之用砭石,欲细而长,疏启之,涂以豕膏,12日已,勿裹,其痈坚而不溃者,为马刀挟缨,急疗之。又发于股阴者,名曰赤弛,不急疗,二十七日死,在两股之内,不可疗,一云二十二十27日死。

栝蒌 榆皮 胡燕窠 鼠坌土 女子潮信帛

第四大椎,为五脏。

下焦发为流注虚损候,前阴股两处,起如鸡卵大,长横折内。初起肿核结块,后四畔浮肿,相并伏硬。色黄色。先用和平药内服三七日,后用发软散及罨药,罨令软即穴,穴后其疮口即随折子内作长疮,疮口破,宜急用抽毒膏出脓,脓尽便贴合疮口药。为此地无肉可坏。更不须长肉也。

上九味切,猪膏二升半,煎三上三下膏成,绞去滓,敷兑疮中,摩左右,日三。文会同

又疗痈疽发背后小瘰 ,李根先生散方。

北侧九处不可患疮。

中焦发痈至腰上一节,前后心不定所在,都已涩滞候。亦乘虚而作,不拘大小,前起心鸠尾者最焦急。近两腋是虚处,两胁肋下至脐上,及脐下两傍一二寸,发痈填气,伏硬难溃脓,为此等处偏难发穴,穴后难合疮口,并须先用暖内药,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后用热药贴令软乎乎,渐渐破穴,不得急破,急破即朝夕出脓不住,缓慢破穴,即一顿出脓,易为将息。后心者,独有十六椎脾俞下,十一椎上为肾俞,肾俞下为腰俞,两处起痈者,防毒瓦斯内攻,为此地皆已经至虚处,凡有痈起,先须补内气令实,方可放破,内气实则不内攻,且易得溃,唯腰腿两处多成漏疾,防御节欲则先矣。

肿高、
痛、脉浮者,邪在表也,宜托治之。肿硬、痛深、脉沉者,邪在内也,宜下之。外无
肿,内则便利调护医治者,邪在经络也,宜和荣卫。。
痛烦躁,或咽干作渴者,宜降火。
痛发热,或拘急,或发烧者,邪在表也,宜散之。大痛或不痛者,邪气实也,宜隔蒜灸之,更用活血剂。烦躁、饮冷、
痛、脉数者,邪在上也,宜清之。恶疮久而不溃者,气实兼寒邪也,宜宣而补之。
痛发热、汗多大渴、肺痈谵语者,结阳证也,宜下之。不作脓,或熟而不溃者,虚也,宜补之。
痛或不作脓者,邪气凝结也,宜解之。肿痛饮冷、发热睡语者,火也,宜清之。。不作脓或不溃,及不敛者,阳阴虚也,宜补之。疮后当调弄收拾,若瘰
流注之证,尤当补益,不然更扶不起,难以措治矣。

又疗痈疽已溃白芷摩膏方。

又方:取乱发灰,酒服一方寸匕,亦治瘭疽。

第四当两乳穴。

气血充实之人,患肿高皆赤色,易腐溃而脓且稠,又易流失。怯弱之人,多不起发,不腐溃,及难消失。若不审察,妄投攻剂,虚虚之祸不免矣。大概疮之始发,头阵为肿,气血郁积,蒸肉为脓,故多痛。脓溃之后,肿退肌宽,痛必渐减,若反痛甚,乃虚然也,宜补之。有秽气所触者,和解之。风寒所逼者,温散之。齐氏云∶疮疽之证,有脏腑、气血、上下、真邪、虚实分歧也,不可不辨。

黄 青小豆 芎 芍药 白蔹 栝蒌 甘草

又方:凡肿起于背胛中,头白如黍粟,四相连肿赤黑,令人闷乱者,名发背也,宜禁阳事酒蒜面,若不灸疗,即入内杀人,可当疮灸七两百壮,有人不识,多作杂肿疗皆乃死。

第六夹脊椎两侧,脾俞及肝俞穴。

代脉,诸病见之不幸,疮疡促、结亦难治,况代脉乎!

又发于颈者,名曰夭疽。其状大而赤黑,不急疗,则热气下入渊腋,前伤任脉,内熏肝肺,十余日死。一云发头。以前千金论曰∶夫痈疽初发,人皆不认为急,此实奇患,唯宜速疗。若疗不速,病成难救,以此洗去冷劳凡痈疽始发,或似小节,或复大痛,或复小痛,或发如米粒大白脓子。此皆微候,宜善察之,见有少异,即须大惊忙,须急治之,及断口味,速服诸汤,下去热毒。若无医药,即灸当必瘥又其用药贴法,皆须当疮中处开孔口,令泄疮热气出,亦当头以大针针入四分即瘥。

瞿麦 芍药 赤小豆 桂心 芎 麦门冬 白蔹 黄 当归

第九鸠尾骨穴。

又发于足傍者。名曰厉疽,其状不大,初从小指发,急疗之。去其黑者,不消辄益,不疗百日死。又发于胸者,名曰背疽,状如玉蜀黍,三17日起不早疗,下入腹,入腹不疗,十七日死。又发于足指者,名曰脱疽,其状赤黑,死不疗,不赤黑可疗,疗不衰,急斩去之得活,不去者死。

则腑脏皆热,腑脏既拥,则血脉不流,血脉不流,则毒瓦斯偏注凑于俞穴,俞穴之所,阴阳会津承虚伏守,必煮其血,血败即溃肉,肉腐而成脓,实则为痈,浮则为肿也。若兼肾肝虚热,遂成疽成
矣,且疽则附骨,
则着筋,凡曰痈疽,脉都有状,有浮有滑,有数有涩,有弱有沉,浮为气虚,滑为阳实,数为阳燥,涩为寒冬,弱为阳虚,沉为阴坚,天中三阴之脉也,若三部内部,脉有一阴一阳复结为非平时经者,痈疽之候也,且脉法,心洪肺浮,肝弦肾沉。若肺肝心俱至,即发痈疽,何以言之,为一阴一阳水火
焉,旧论寒热客于经络,血涩不通,其理乖也,论热尽发于内而形于外,未有外热能入于内,而成其肿,皆繇表虚客寒所搏,故衣浓暖呼其寒,是其义也,凡痈发生,皆繇自召,一呼吸失度,二喜怒不调,三饮食愆时,四阴阳乖候,犯此四者,则六腑不和,营卫不利,营者血也,卫者气也,血伤寒则涩,气伤热则益,气则为火,血则为水,水火相搏,遂形痈疽,故加虚则气撮心
,四肢颤掉,若有失而悸,此为脓不出尽之候,久即成漏,纵瘥终发,宜服排脓补益药,即无咎也,痈疽之名,大要相仿,发有深浅,疗有虚盈,然摄之于药物,殊途而同归也。

论曰∶周官疡医与疾医,分职而异治,凡有疡者,受其药焉,盖非专门之学,不足以根究博血老之不轻者不通也。

脉洪主血实,积热肿疡。洪大则疮势进,脓未成,宜下。溃脓后洪大,难治,若自利者,不救。

又初得附骨疽,即服漏芦汤下之,敷小豆薄得消也。

又内补散,疗痈疽发背,已溃未溃,排脓生肉方。

初冬蒲月1月,不向南方治病。

细脉主亡阳,阳气衰也。疮肿脉来细而沉、时直者,里虚,欲变证也。

上十味切,先以新成白陈醋置新器中,纳赤带豆,弹指出铜器中,熬令燥,复须纳陈醋中更熬,凡五反止,合捣为散,酒性格很顽强在大起大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方寸匕,白天和黑夜六七过,腹部疼甚,倍木芍药,口未闭倍六谷子,脓多倍黄

上六味捣散,酒服方寸匕,日三服之。又疗发背及失眠热
,已熟者即脓出,未熟者自然驱除,神验方。

正面五处不足患疮第一喉骨,为垂膺。

凡疗痈疽,如救火拯溺、追奔逐贼之类,若不速疗,必为大祸。然痈疽所发有三等∶肿高而软者,发于血脉;肿低而坚者,发于骨血;皮色不改变者,发于骨髓。疮浅者欲在薄处,疮深者欲在浓处也。

赵乃言,无虚劳腹中疾,或发骨瘤疮,疮状坟起,头墨正尔置,不当灸疗,疗之火熨便焦烂,剥刮去焦痂,则血泄不可禁,必死,痈起于节解,遇顽医无法即消,令至大脓者,岂膏药可得复生乎。

大黄 牡丹 芥子 硝石 桃仁

1月6月四月,不向西边治病。

删繁疗痈疽等毒溃烂。猪蹄洗汤方。

上五味切,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四合,去滓下芒硝,搅令调,分三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得利为度,可是三剂即瘥。

第一入发际为玉枕,亦为舌本。

病之初发,毒沁膀胱、肌肉,苟治之不早,则毒瓦斯透膜,膜透则元气泄,脏腑失养,精气神干枯,脉坏绝矣。故病至盛而生者,内见五脏而膜完全者也,亦有至微而死者,肌肉未溃而膜先透者也。此救心护膜所以为第一义欤!是方乃遇神明秘授,圣洁工巧,不可具述,宝之,宝之!

上十九味,以陈醋一升二合,夏月渍一宿,七月二宿,微火煎三沸,煮酒气尽成,敷之又疗痈疽始作便坏,热毒发疮膏方。

又主痈疮发背方。

4月十八月十四月,不往东边治病。

首先、入发际为玉枕,亦为舌本。第二、颈项节。第三、椎为崇骨。第四、大椎为玉脏。第五、脊柱两侧肺俞穴。第六、夹脊两侧脾俞及肝俞穴。第七、夹脊两侧肾俞二穴。第八、后心对鸠尾。第九、鸠尾骨穴。

不急疗,19日死。又发于胁名曰改訾,改訾者女生之疾也,久之其状大痈脓,个中乃有生肉大如四季豆疗之方。

又疗胸背游肿痈,黄 汤方。

疗疾所向吉凶方

诸疮疽,脓水清稀,疮口不合,聚肿不赤,肌寒肉冷,阴挺色脱者,气阳虚也。肿起色赤,寒热疼痛,皮肤壮热,脓水稠粘,头目昏重,气血实也。头痛鼻塞,健忘心惊,喉咙不利,食物积滞,烦渴饮冷,睡语切牙者,上实也。精滑不禁,大便自利,腰脚沉重,睡卧不宁者,下虚也。肩项不便,四肢沉重,目视不正,睛不
,食不遑味,声嘶色败,四肢浮肿者,真阳虚也。肿
尤甚,痛不可近,多日不溃,热结湿疹,便后秘塞,便前如淋,心神忧虑,恍惚不宁者,邪气实也。又曰∶诸痛为实,诸痒为虚。又曰∶其脉洪大而数者,实也,微细而软者,虚也。虚则补之,和其气血,托里是也。实则泻之,疏利而导其气是也。经云∶血实宜决之,阴虚宜掣引之。

身中忽有痛处似打状,名曰气痛。痛不可忍,游走不住,发作临时,痛则小热,痛定则寒,此皆由冬受温风,至春暴寒风来折之,不成温热病。乃作气痛也,又宜先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五香青翘汤,摩丹沥汤素问曰∶寒气客于经络,血凝渗涩不行,拥结为痈疽也,不言热之作也,其后成痈,又阳气聚焦,寒化为热,热盛则肉腐为脓也,又以酢和蜂蛤灰涂之,干即易,瘥即止。

猪蹄 黄 黄连 芍药 黄芩 蔷薇根 野狼牙

其三为心鸠尾。

《精要》曰∶疮疡灸法,有回生之功。大凡针灸,若未溃,则拔引郁毒,已溃,则补接阳气,祛利水邪,疮口自台,其功甚大。疮疡在外者,引而拔之,在内者,疏而下之。若毒瓦斯纠缠,气血凝聚,轻者或可药散,重者药无全功。东垣云∶若不针烙,则毒瓦斯无从而散,脓瘀无进而泄,过时不烙,反攻于内。故治毒者,必用隔蒜灸,舍是而用苦寒之剂,其身心健康内有火者或可,彼怯弱气寒,未有不败者也。又有害瓦斯沉伏,或年高气弱,若服克伐之剂,气血愈虚,脓因不溃,必假火力以打响。

黄 细辛 芍药 薏苡仁 白芷 瞿麦 赤小豆 干地黄 人参 防风

山茱萸 五味子 茯苓 干姜 当归 石苇 芎 附子 肉苁蓉 巴戟天 远志 麦门冬
干地黄 菟丝子 地麦 石斛 人参 甘草 芍药 桂心

右边三处不足患疮耳下近耳后牙车尖央陷中,为喉脉,一穴当 下,一穴为肩骨。

一位年三十,左膊外侧一核。一女髀骨中痛。四个人亦不防止唐本草血少,猛浪用五香十宣表散死。

八为两乳,九为心鸠尾,十为两只手鱼。

上一直,以水三大升煮令烂,绞去滓,更盛于瓷器中,重汤煎之,使如稀糊,以涂烂帛贴肿上热则易之验。

第八后心鸠穴。

金牌银牌花生取藤叶一把,瓷器内烂研,入味美思酒小量调剂,稀稠得宜,涂敷四围,中央留口,以泄毒瓦斯。又法∶取藤五两,木杵捶碎,生乌拉尔甘草节一两,二味以水二碗,用砂瓶,文武火煎至一碗,入无灰酒一碗,再熬十数沸,去渣,分三服,渣敷受伤的地方,一日夜吃尽,病热重,白天和黑夜两剂,服至大小便通利,药力到矣。或用干者,终不比生者力大效速。或只用藤五六两,捣烂,入热酒一钟,绞取汁酒温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渣罨受伤之处,四五服而平。此藤延蔓附树或园圃墙垣之上,藤方而紫,叶似薜荔而清,一月间,花微香,蒂带北京蓝,花初开色白,经一二八日色黄,故又名金银花,又名鹭
藤,又名金钗股,又名老翁须,因藤左缠,又名左缠藤,凌冬不调,又名忍冬,在处有之。

又发于胫者,名曰兔啮,其状赤至骨,急疗之。不疗害人,又发于足上下者,名曰四淫其足

狗白粪

第二项颈节。

又发于股 ,名曰股脱疽。其状不甚变,而鼻渊脓搏骨。

香豉

辨痈疽证候美恶法夫痈疽外发,其理易明,至于内痈内疽,隐而不见,目既不接,治之至难,然五藏六府有俞之发恶也目能息语声清亮,四善也。体气和平,五善也。然病有证合七恶,皮急紧如善者,病有证合五善,皮载也微起肝痈也脾痈肾痈也。

洁古云∶疮疡者,火之属,须分内外以治其本。经曰∶膏粱之变,足生大疔,其源在里,发于表也;受如持虚,言内结而发诸外,都已经从虚而出也。假诺太阳经虚,从鬓而出,阳明经虚,从髭而出,督脉经虚,从脑而出。经曰∶地之湿气,感则害人皮肉筋脉,其源在外,盛则内行也。若脉沉实,超过疏通以绝其源,若脉浮大,超越托里防止邪气侵内。又有内外之中者,邪气至盛,遏绝经络,故发痛风症。经曰∶荣气不从,逆于肉理,乃生痛风症是也,此因失托里,及失疏通,及失和荣卫而然也。治疮概略,须明托里、疏通、行荣卫三法。托里者,治其外之内也。疏通者,治其内之外也。行荣卫者,治在那之中也。内之外者,其脉沉实,发热烦躁,外无
赤,痛深在内,邪气沉于里也,故先疏通以绝其源,如内疏黄连汤是也。外之内者,其脉浮数,
肿在外,形证外显,恐邪气极则肉行,或汗,或先托里,以免入内,如荆防败毒散、内托复煎散是也。内外之中者,外无
恶之气,内则脏腑宣通,知其在经,当和荣卫,如当归曲黄
汤、东垣川白芷升麻汤是也。用此三法,虽未全瘥,必无变证,亦可使邪气峻减而易痊也。其汗下息争之间,又有外治之次第,详见天容穴喉痛条。

白芷 甘草 乌头 薤白 青竹茹

上一贯,以纸分为两裹,蜜系头,更以帛重裹,勿令走散,递互将拓上,觉温即易,然则十数度,热毒尽歇即消矣,神效。

第五脐下二寸,为肠屈之间。

黄 芍药 当归 大黄 芎 独活 白芷 薤白 生地黄

又疗发背及痈疽溃漏,并没有溃肿毒方。

其三为崇骨。

夫痈疽初生,其患至微,人多不感到然,宜速疗治。热发于皮肤之间,是以浮肿、根小,至大而是一二寸,为痈也。大府积热,腾出于外内之间,其发暴,盛肿,皮光软,侵展广大。为痈疽,有虚有实,虚则补之,实则泻之。有实热者易疗,虚寒邪热者难治。肿起坚硬、脓稠为实;肿下软慢、脓清者为虚。盖病多有主意而无次序,有的时候仓惶,何能辨治?多误致毙也。

羊髓 甘草 胡粉 大黄 猪膏

又发背神验方。

若形气实,脉洪数有力,痛肿
开,壮热便闭,宜五利大黄汤、复元通气散,可选拔通利。

上灸百壮,石子当碎出也,不出可益壮。又石痈者,始发皮核相亲着,不赤头,不甚坚,微痛热,热渐自歇,便坚如石。故谓之石痈非痈寸至一尺痈凡痈疽之疾,未见脓易疗之,当上灸八百壮,四边间子灸各二百壮,实者可下之,虚者可补脓方

茴香草

肝满、肺满、肾满,皆实,则为肝肺肾痈。

千金翼,黄帝问曰∶有疽死者奈何。岐伯曰∶身有五部,伏菟一,
二,背三,五脏之
四,项五,五部有疽,死也。又王不留行散,主痈疽,及诸杂肿溃皆性格很顽强在荆棘丛生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之,亦疗久咳不溃,苦困无赖方。

露蜂房 木绯帛 乱发 升麻

又发痈坚如石,走皮中无根,瘰 也,久不消,因得她热之疾时,有发为痈也。

又凡发背为痈疽肿已溃未溃方。

十八为两
肠,十八为神主之舍。凡十九处不可伤,而况于痈乎。若痈发此地,遇良医能不如大脓者可救,至大脓害及矣。候贼风证,但夜痛应骨,不可按抑,不得回转,痛处不壮热,体亦不乍暖还寒,但觉体然冷欲得热,热熨痛处即小宽,时有汗,此是贼风证也,宜即得针灸,性格很顽强在起起落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疗风药温也。

又若大热背肿身多生疮,下诸石方。

上五味切,以猪膏一升,合煎川白芷黄,膏成绞去滓,涂疮四边。勿着疮中。

又方:鹿角灰,酢和涂之佳。

疖者初生突起,浮赤无根脚,肿见于皮肤,止阔一二寸,有小痛,疼数日后微软,薄皮剥起首出清澈的凉水,后白破脓出,如不破,用替针丸。痈者初生红肿起来,阔三四寸,发热恶寒,燥渴或不渴,抽掣疼痛,四五从此以往按之微软,此证毒瓦斯浮浅,春夏宜百枝败毒散,加姜、葱、枣煎。秋冬去姜、葱、枣,加独步春,身半以上加栝蒌,身半以下加射干。又有皮色不改变,但肌肉内微痛甚,发热恶寒烦渴。此证热毒深沉,日久按之,中央微软,脓成,用火烙开,以决大脓,宜服托里之药。疽者,初生白粒如粟米,便觉痒痛,触着其痛应心,此疽始发之兆,或误触着,便觉微赤肿痛,三一日后,脚根赤晕,张开,浑身壮热,口微渴,疮上亦热,此疽也。疽上或渐生白粒如黍米,每一种用银篦挑去,勿令见血,或有少血亦无妨,不见血尤妙,却用老皮散敷之,二十12日,疮头无数如蜂房,脓不肯出,冬用五香连壳汤,夏用黄连羌活散,夏初用回草败毒散加葱、枣,秋去之,加旋花。

锉黄奇丹草及根各一升,以水一斗六升,煮令竭,取三升,即强饮,浓衣坐釜上。令汗出至足已。

当归 人参 桂心 芎 浓朴 防风 白芷 桔梗 甘草

一妇人早寡,善饮啖,形肥伟,性沉笃,年三十,7月间患背疽近脊。医乃横直裂开取血,杂以五香十宣散,酒饮月余,未尝及其寡居之郁、酒肉之毒、偏执之滞、时令之热,竟至平陷,淹延两7月不愈。

凡肿根广一寸以下名疖,一寸以上名小痈。如豆粒大者,名
子,皆始作急服五香黄奇丹汤下之,数剂取瘥止。

马齿矾石 茹 麝香 丹砂 雄黄 雌黄 白矾 硫黄

野葛皮 五色龙骨 王不留行子 桂心 干归 干姜 栝蒌

上七味切,以水三斗煮猪蹄令熟,澄取三升,渍诸药煮,取一升洗疮,一食顷着帛拭干,着生肌膏,日二,生痂止,疮痛者加干归乌拉尔甘草各二两。

《精要》谓∶四日至十七日进十数服,防毒瓦斯攻脏腑,名护心散。切详绿豆解丹毒,又言治石毒,味苦,入阳明,性凉能补,为君;以乳香去恶毒,入少阴,性寒和善良窜,为佐;甜草性缓,解五金八石及百药毒,为使。想此方专为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丹石发疽者设,不因丹石而发疽,恐非必用之剂。

刘涓子疗痈疽,先宜敷大黄食肉膏,方在发背部。千金方食恶肉散,后用大黄鹅儿花等十物者乃是,次兑膏方。

上九味捣筛,先食温酒性格很顽强在劳累劳累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一方寸匕,日三。

五善者∶动息自宁,饮食知味,为一善;大小便调,为二善;脓溃肿消,水鲜不臭,为三善;神彩精明,语声清亮,为四善;体气平和,为五善。七恶∶烦躁时嗽,胸闷渴甚,或泄利无度,或小便如淋,一恶也;脓血既溃,肿
尤甚,脓色败臭,痛不可近,二恶也;目视不正,黑睛紧小,白睛青赤,瞳子上看,三恶也;喘粗短气,恍惚嗜卧,四恶也,肩背不便,四肢沉重,五恶也,不可能吞食,食不下,不知味,六恶也;声嘶色败,唇鼻青赤,面目四肢浮肿,七恶也。

上五味切,合膏髓煎二味烊,纳乌拉尔甘草大黄,三上三下,绞去滓,内胡粉,绞令调养,敷疮上,日五度。

李根 甘草 桔梗 黄芩 葛根 当归 桂心 芍药 芎 通草 白蔹 浓朴 附子 栝蒌子
半夏

凡疮不起者,托而起之,不成脓者,补而成之,使不内攻,脓成宜及时针之。若畏痛而不肯针者,误也,有恐伤良肉而不肯针者,惑也。殊不知疮虽发于肉薄之处,若脓成,其肿亦高寸余,疮皮又浓分许,用针深但是二分,若发于背,肿高必有三四寸,针入止于寸许,况受伤之处肉已坏矣,何痛之有?何伤之虑?怯弱之人,及患附骨疽,待脓自通,必至大溃,无法消释,血气沥尽而亡者,多矣。

上五味切,以水二斗,煮猪蹄取八升,去滓,下诸药,煮取四升,稍微洗疮。

又方:猪羊脂封之,亦疗乳痈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