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属肾而听声,故知肉实者脾足

人之生命,天气最急,地味次之,二时不呼吸,绝天气而死,七日不饮食,绝地味而死,此其缓急可知也。保命当先纳天气,以接元气,食地味以纳天气。《素问》曰,“天食人以五气,地食人以五味。”

经义

陈飞霞曰∶头者诸阳之会,脑者髓之海也,凡儿头角丰隆,髓海足也。背者五脏六腑俞穴皆附于背,脊背平满,脏腑实也。腹皮宽浓,水谷盈也。目为肝窍,耳为肾窍,鼻为肺窍,口为脾窍,七窍无缺,形象全矣。故知肉实者脾足,筋强者肝足,骨坚者肾足,不妄言笑者心足,不多啼哭者肺足,哭声连续者肺实,不久眠睡者脾实。兼之脚健而壮,项长而肥,睛明而黑,根株固也。肌肉温润,荣卫和也。唇鲜发黑,二便调和,表里实也。小便清长,大便滋润,里气实也。以上皆为寿相,其儿易养。

雷公问于岐伯曰:阳中有阴,阴中有阳,余既知之矣;然论阴阳之变迁也,未知阴中有阳,阳中有阴,亦有定位乎?岐伯曰:阴阳互相根也,原无定位。然求其位,亦有定也,肺开窍于鼻、心开窍于舌、脾开窍于口、肝开窍于目、肾开窍于耳,厥阴与督脉会于巅,此阳中有阴,阴居阳位也。肝与胆为表里,心与小肠为表里,肾与膀胱为表里,脾与胃为表里,肺与大肠为表里,包络与三焦为表里,此阴中有阳,阳居阴位也。雷公曰:请言互根之位。岐伯曰:耳属肾而听声,声属金,是耳中有肺之阴也。鼻属肺而闻臭,臭属火,是鼻中有心之阴也。舌屈心而知味,味属土,是舌中有脾之阴也。目有五轮,通贯五脏,脑属肾,各会诸体,是耳与脑有五脏之阴也。大肠俞在脊十六椎旁,胃俞在脊十二椎旁,小肠俞在背第十八椎,胆俞在脊十椎旁,膀胱俞在中膂第二十椎,三焦俞在肾俞之上脊第十三椎之旁,包络无俞,寄于膈俞,在上七椎之旁,是七腑阳中有阴之位也。惟各有位,故其根生生不息也。否则虚器耳,何根之有哉。雷公曰:善。

经义

人身之否泰,与《易》理相同,地天则泰,天地则否。耳两窍、目两窍、鼻两窍合为坤象。鼻之下,人之中也。口一窍、前阴一窍、后阴一窍合为干象。头至唇不动,地道也,口至足皆动,天道也;头之上天,足之下地,人身上下合之,故能中立。逆之则泰,顺之则否,理所当然,人自不察耳。

胃之大络,名曰虚里。贯膈络肺,出于左乳下,其动应衣,脉宗气也。

诸阳皆起于头,颅破项软者,阳衰于上。诸阴皆起于足, 小脚
者,阴衰于下。鼻孔干燥,肺枯。唇缩流涎,脾冷。发稀者血衰。项软者柱折。青紫之筋,散见于面者,多病风热。兼之形枯色灰者,表虚。泻利无时者,里虚。

陈士铎曰: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无位而有位者,以阴阳之有根也。

北方黑色,入通于肾,开窍于二阴。

人身前面可动者,阴用阳也,后面不动者,阳用阴也,故曰前抱阳,后负阴。

黄帝曰∶愿闻五脏六腑所出之处。岐伯曰∶五脏五 ,五五二十五 ,六腑六
,六六三十六
。经脉十二,络脉十五,凡二十七气,以上下所出为井,所溜为荣,所注为输,所行为经,所入为合,二十七气所行,皆在五
也。

疮疥啼哭多笑语者,皆阳火妄动之候。以上皆为夭相,其儿多病者难养。

○脉盛,身热,腹胀,前后不通,闷瞀,此谓五实。身汗得后利,则实者活。

西洋自鸣钟,以比人身气血之周流,最为切肖。

○太阳根于至阴,结于命门。命门者。目也。阳明根于厉兑,结于颡大。颡大者,钳耳也。少阳根于窍阴,结于窗笼。窗笼者,耳中也。太阳为开,阳明为阖,少阳为枢。

凡声音清亮者寿,有回音者寿,哭声涩者病,散而无声者夭。

○热气留于小肠,肠中热,瘅热焦渴,则坚干不得出,故痛而闭不通也。

水不升为病者,调肾之阳,阳气足,水气随之而升。火不降为病者,滋心之阴,阴气足,火气随之而降。则知水本阳,火本阴,坎中阳能引升,离中阴能降故也。

○太阴根于隐白,结于太仓。少阴根于涌泉,结于廉泉。厥阴根于大敦,结于玉英,络于膻中。太阴为开,厥阴为阖,少阴为枢。

涂蔚生曰∶飞霞诸阳皆起于头及诸阴皆起于足二语,是其循末失本,未知阴阳化生之源者矣。盖气即阳,生于下而聚于上,头则其荟萃之所耳。阴即是血,生于上而聚于下,足则其归宿之处耳。惟其阳生于下,故三阳之膀胱大肠等腑,多半生自下部与脏阴之下。惟其阴生于上,故三阴之心肝等脏,多半生自上部与腑阳之上。然诸阳虽生于下,而无阴以济之,则不能滋其化生之源,故众阳之间,而肾脏一阴生焉。诸阴虽生于上,而无阳以启之,则不能成其化生之本,故众阴之间,而胆腑一阳生焉。

○阳不胜其阴,则五脏气争,九窍不通。

火上浮则右尺虚,不独肾寒尺虚;食下行则右尺大,不独肾虚尺大,盖以命门、大肠同居于下也。

○足太阳根于至阴,溜于京骨,注于昆仑,入于天柱、飞扬也。足少阳根于窍阴,溜于邱墟,住于阳辅。入于天容、光明也。

哲言

气之性善升而易散,育与固、养气之妙法,惟静存守中,善养气者矣。血之性善降而易凝,和与温、养血之妙法,惟运动调中,善养血者矣。

足阳明根于厉兑,溜于冲阳,注于下陵,入于人迎、丰隆也。手太阳根于少泽,溜于阳谷,注于少海,入于天窗、支正也。手少阳根于关冲,溜于阳池,注于支沟,入于天牖、外关也。手阳明根于商阳,溜于合谷,注于阳溪,入于扶突、遍历也。此所谓十二经者盛络,皆当取之。

一日一便为顺,三、四日不便为秘,一日便三、四次为利。

脏病入腑即愈,惟咳嗽症入腑即危,盖肺与大肠为表里,胃伤则饮食不进故也。

○脾之大络,名曰大包,出渊液下三寸,布胸胁。

仲景云∶脉有阳结阴结者,何以别之?曰其脉浮而数,能食不大便者,此为实,名曰阳结。其脉沉而迟,不能食,身体重,大便反硬,名曰阴结。实秘、热秘,即阳结也。虚秘、冷秘,即阴结也。

经寒络热者,温经清络,络寒经热者,温络清经;但经直络横,温甘通经,辛香通络为别。

○黄帝问曰∶愿闻人之肢节,以应天地奈何?伯高答曰∶天圆地方,人头圆足方以应之。天有日月,人有两目。

实秘者,秘物也;虚秘者,秘气也。

伤于情志,和肝、开心、醒脾、解郁为主,然必缓治,用轻药,渐可向愈;重药则反伤胃阳,元气不复,血气耗散矣。

地有九洲,人有九窍。天有风雨,人有喜怒。天有雷电,人有音声。天有四时,人有四肢。天有五音,人有五脏。天有六律,人有六腑。天有冬夏,人有寒热。天有十日,人有手十指。辰有十二,人有足十指茎垂以应之。

秘结一证,在古方书有虚秘、风秘、气秘、热秘、寒秘、湿秘等证,东垣又有热燥、风燥、阳结、阴结之说。立言太烦,徒滋疑惑,不知此证之当辨者惟二,则曰阴结、阳结而尽之矣。盖阳结者,邪有余也,宜攻宜泻;阴结者,正不足也,宜补宜滋。知斯二者,即知其纲领矣。欲究其详,则凡云风秘者,盖风未必能秘,但风胜则燥,而燥必由于火,热则生风,即阳结也。岂谓因风而宜散乎?有云气闭者,盖气有虚实,气实者,阳有余,即阳结也;气虚者,阳不足,即阴结也。岂谓因气而宜破乎?至若热秘、寒秘,亦不过阴阳之别名耳。

口授丹方,无不夸张效验,而又药物轻贱,便于采取,故人乐于听闻,不辨病之阴阳、表里、浅深、虚实,漫以试之,祸不旋踵者多矣,乡愚之人,往往蹈此,哀哉!

女子不足二节以抱人形。天有阴阳,人有夫妻。岁有三百六十五日,人有三百六十节。地有高山,人有肩膝。

再若湿秘之说,则湿岂能秘,但湿之不化,由气之不行,气之不行,即虚秘也,亦阴结也。总之,有火者便是阳结,无火者便是阴结。以此辨之,岂不了然。

看病认不真切,则静坐思之,总于望、闻、问、切四者中搜求病机,必有得心之处,胸中了了,用药方灵,若终于疑惑,而勉强投方,窃恐误人性命也。

地有深谷,人有腋
。地有十二经水,人有十二经脉。地有泉脉,人有卫气。地有草
,人有毫毛。天有昼夜,人有卧起。天有列星,人有牙齿。地有小山,人有小节。地有山石,人有高骨。地有林木,人有膜筋。地有聚邑,人有
肉。岁有十二月,人有十二节。地有四时不生草,人有无子。此人与天地相应者也。

凡人大便秘结,皆由房劳过度、饮食失节,或恣饮酒浆、过食辛热。饮食之火,起于脾胃;淫欲之火,起于命门,以致阴虚而血耗,火盛水亏,津液不生,故传道失职,渐成燥结之证。又有年高血少,津液枯涸;或因有所脱血,津液暴竭;或新产之妇,气血虚耗,以致肠胃枯涩;或体虚之人,摄养乖方,三焦气涩,运化不行,而肠胃壅滞,遂成秘结。惟当养血滋阴,滑涩润燥,不可妄用通利,恐伤元气,耗散真阴,则秘结愈甚也。

经脉十二,络脉十五,何始何穷也?然∶经脉者,行血气,通阴阳,以荣于身者也。其始从中焦,注手太阴、阳明,阳明注足阳明、太阴,太阴注手少阴、太阳,太阳注足太阳、少阴,少阴注手心主、少阳;少阳注足少阳、厥阴,厥阴复还注手太阴。别络十五,皆因其原,如环无端,转相灌溉,朝于寸口、人迎,以处百病,而决死生也。

浊气在上,则填实肺气,肺不能行降下之令,故大便闭。

○经有十二,络有十五,余三络者,是何等络也?然∶有阳络,有阴络,有脾之大络。阳络者,阳跷之络也。阴络者,阴跻之络也。故络有十五焉。

内伤大便不通,月余亦不欲去,饮食至多而皆化者,以五脏六腑悉皆燥火,水谷被火销烁,直待久久,脾气渐旺,邪气渐衰,始成糟粕。须至糟粕欲去而不能,可润大肠以导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