溃而反痛,多生一骨者是

金银花 当归 白芍药 茵陈 龙胆草 白术 生甘草 柴胡水煎服。

雷公曰∶我亦有治多骨之方,用内消之法最奇效。大凡毒至于环跳之穴者,即多骨疽也。用人参三钱,大黄五钱。蒲公英一两,金银花二两,天花粉三钱,薏仁三两,先用水六碗,煎薏仁取汤三碗。煎前药三碗。分作二次服,二日服两剂即消,神方也。若已溃,用天师方法治之。

又曰∶此证亦有产后恶血未尽,脐腹刺痛,或流于四肢,或注于股内,疼痛如锥,或两股肿痛。此由冷热不调,或思虑动作,气所壅遏,血蓄经络而然,宜没药丸治之。亦有经血不行,流注四肢;或股内疼痛如锥,或因水湿所触,经水不行而肿痛者,宜当归丸治之。

密陀僧 自然铜 杏仁

上为极细末,取鸡子二个,去黄,用清调药,仍入壳内,以湿纸数重糊口,入饭甑蒸熟,取出曝干,研末。虚者每服五分,实者一钱,用炒生姜酒,或滚汤于五更调服;如觉小腹痛,用益元散一服,其毒俱从小便出,胎妇勿饵;疮毒去后,多服益气养营汤,疮口自合。

陈远公曰∶有大腿边旁长强穴间忽疼痛高肿,变成痈疽,久则肉中生骨,以铁箝取出,已而又生,人以为多骨痈也,谁知是湿热毒所化乎!夫多骨痈之生,因人多食瓜果,湿热所成者也,早治,一二剂便可解散,无如因循失治,以至湿壅添热,热盛而化骨,日久迁延,卧床不能起也。说者谓初起时未尝有骨,可以内散,既生骨后,必须烂骨,外取未可全恃,解散谁知不然,盖多骨证无形所化,非肉中真生骨也,似骨而非骨耳。真骨难化,似骨又何难化之有,治法利湿清热,而主之补气血之药,骨自消矣。五神汤∶茯苓一两,金银花三两,牛膝五钱,紫花地丁一两,车前子一两。水煎服。二剂轻,三剂骨消,四剂疮口平,五剂痊愈。此以车前、茯苓利水,地丁清热,牛膝、银花补中散毒,安得不奏功哉。

足疽亦湿热也。方用金银花一两,蒲公英一两,生甘草三钱,当归一两,薏仁二两,水煎服。一剂即愈。盖此方妙在用薏仁为君,盖湿气必下受,而水流必下行,薏仁去湿而利关节之气,金银花去火毒之邪,助之以生甘草,则邪易散而湿易退矣。然而血虚则水气易侵,湿邪易入。今用当归以补其血,血足水无所侵,而湿难以入,故用之合宜,而病可速效也。

一妇人膝肿痛,遇寒痛益甚,月余不愈,诸药不应,脉弦紧,此寒邪深伏于内也,用大防风汤,及火龙膏治之而消。


咀作一服。水三盏,酒一盏,同煎至一盏,去滓。热服,宿食消尽服。一服而愈。昔贾德茂男,年十岁,丁未四月十一日,于左腿近膝股内,出附骨痈,不辩肉色漫肿,皮泽木硬,疮势甚大,其左脚乃肝之脾土也,更在足厥阴肝经之分,少侵足太阴脾之分,其脉左三部细而弦,按之缓而微有力,为制此方主治。一方,无黄柏。

白芷 天花粉 连翘 牛蒡子 荆芥 甘草节 防风 金银花 归尾 川贝母 乳香

内消神方。

华君曰∶予无可论。

一膏粱子茅姓者,年未三旬,素以酒色为事,亦患此证。早令服药,执拗不从。及其肿而脓成,令速针之,亦畏痛不从。而偏听庸流,敷以苦寒解毒之药。不知脓既已成,尤不可解,但有愈久愈深,直待自溃,而元气尽去,不可收拾矣。

〔薛〕
附骨疽有因露卧,风寒深袭于骨者,有因形气损伤,不能起发者,有因克伐之剂,亏损元气,不能发出者,有因外敷寒药,血凝结于内者,凡此皆宜灸熨患处,解散毒瓦斯,补接阳气,温补脾胃为主。若饮食如常,先用仙方活命饮,解毒散郁,随着六君子汤,补托荣气。若体倦食少。但用前汤,培养诸脏,使邪不得胜正。若脓已成即针之,使毒不得内侵,带生用针亦无妨。如用火针亦不痛,且使易敛,其隔蒜灸,能解毒行气。

《局方》四君子汤
治一切阳虚气弱,脾衰肺损,饮食少思,体瘦面黄,皮焦毛落,脉来细软。

雷真君曰∶大凡毒生环跳之穴,即多骨疽也。

多骨疽乃生于大腿之中,多生一骨者是,乃湿热而生者也。治之得法,则易易耳,否则变生可畏。方用当归一两,金银花一两,白芍一两,柴胡一钱,茵陈三钱,龙胆草二钱,白术三钱,生甘草三钱,水煎服即愈。苟或失治,即长一骨,横插于皮间作痛,必须取出此骨始愈。以铁铗钳出之,外用前生肌方药膏贴之,两个即愈。此方妙在用白芍。盖白芍能平肝木,又能活筋。多骨疽者,非骨也,筋变为骨,似骨而非骨也。白芍不特平肝木之火,兼能散肝木之邪,邪去则筋舒,筋舒则似骨非骨者尽化、又加金银花原能去毒,此二味之所以相济也。

王时亨室,产后腰间肿痛,两腿尤甚,此由瘀血滞于经络而然也。不早治,必作骨疽。

委中毒

橘叶汤 治乳痈 红漫肿,或初起,或渐成脓者。

陈实功曰∶多骨疽者,由疮溃后久不收口,乃气血不能营运至此,骨无荣养所致,细骨由毒瓦斯结聚化成,大骨由受胎时精血交错而结,日后必成此疽也。但肾主骨,宜服肾气丸、十全大补汤,先补脾肾,次用艾附饼灸之,令温暖腐毒,朽骨自然脱尽,生肌敛口而愈。

张公曰∶下治法尽于此矣,余欲尚赞高深。多骨之生也,虽生于湿热,而成之不由湿热也,必有人喜饮凉水,好食果品而成之。初生多骨疽之时,即用大黄一两,芙蓉叶晒干为末一两,麝香三分,冰片三分,五倍子一两,藤黄三钱,生矾三钱,各为末,米醋调成如浓糊一样。涂于多骨疽之左右四周,以药围其皮肉,中留一头如豆大,以醋用鹅翎不时扫之,若不扫,任其干围,则无益也,一日夜即内消。疽生于环跳之间,不用此围药,多成多骨疽。故疽一生,无论其有骨无骨,即以此药敷之,神效。其余痈疽疖毒,亦以此药敷之,无不神效。

凡恶血停滞,为患匪轻,治之稍缓,则流注为骨疽,多致不救。

一人腿肿,发热恶寒,以补中益气汤治之。彼以为缓,乃服芩连等药,热愈盛,复请予治。以人参养荣汤二十余剂而溃,更以参、
、归、术、炙甘草、肉桂,月余而敛。
一人年逾三十,左腿微肿痛,日久肉色如故,不思饮食。东垣云∶疮疡肿下而坚者,发于筋骨,此附骨疽也,乃真气虚,湿气袭于肉理而然。盖诸虚皆禀于胃,食少则胃弱,法当助胃壮气,以六君加藿香、当归数剂,饮食渐进,更以十全大补汤而愈。
一人遍身走痛,两月后在脚面结肿,未几,腿股又患一块,脉轻诊则浮,重诊浮缓,此气血不足,腠理不密,寒邪袭虚而然。以加减小续命汤四剂,及独活寄生汤数剂,疼痛顿去,更以托里药,倍加参、
、归、术,百帖而愈。南司马王荆山,腿肿作痛,寒热发渴,饮食如常,脉洪数而有力,此足三阳经,湿热壅滞,用槟苏败毒散一剂,而寒热止,再剂而肿痛消,更用逍遥散而元气复。两月后,因怒肿痛如锥,赤晕散漫,用活命饮二剂而痛缓,又用八珍汤加柴胡、山栀、丹皮而痛止,复因劳役,倦怠懒食,腿重头晕,此脾胃气虚而不能升举也,用补中益气汤加蔓荆子而安。
一儒者两腿肿痛,肉色不变,恶寒发热,饮食少思,肢体倦怠,此脾气不足,湿痰下注也,以补中益气加半夏、茯苓、芍药二剂,寒热退而肿痛消,又十余剂,脾胃壮而形体健。
一男子,患此入房,两腿硬肿,二便不通。余谓∶肾开窍于二阴,乃肝肾亏损也,用六味丸料加车前子、牛膝,而二便利,用补中益气汤而肿硬消,喜其年少得生。一上舍,内痛如锥,肉色如故,面黄懒食,痛甚作呕,此痛伤胃也,用六君子以壮其脾胃,用十全大补以助其脓而针之,更用前汤倍加参、
、芎、归、麦门、五味、远志、贝母而疮敛。
一男子因负重,饮食失节,胸间作痛,误认为疮毒,服大黄等药,右腿股肿,肉色如故,头痛恶寒,喘渴发热,脉洪大而无力,此劳伤元气,药损胃气而然耳!用补中益气汤四剂,又用十全大补汤数剂,喜其年少而愈。

《大全》赤豆薏苡仁汤 治肠痈、少腹痈。

上乳极细末,先用当归、白芷、甘草各一钱,煎汤洗净患上,用此干掺,软油纸盖扎,二日一洗一换。

天师曰∶下治者,乃生腿痈,多骨痈,囊痈,骑马痈,鹤膝风,两脚烂疮,脚疽等项是也。囊痈、骑马痈最难治。此皆少年人不保重,或串花街柳巷,或贪倚翠偎红,忍精而战,耐饥而守,或将泄而提其气,或已走而再返其阳,或人方泄精,而我又入其户,皆足以生此恶毒也。方用金银花四两,蒲公英二两,人参一两,当归一两,生甘草一两,大黄五钱,天花粉二钱,水煎服,一剂即消,二剂全愈,溃者三剂愈。盖此毒乃乘虚而入,必大补其血,而佐以逐邪之品,则病去如失。否则婉转流连,祸不旋踵。与其毒势弥漫,到后来发散,何不乘其初起,正气未哀,一剂而大加祛逐之为快哉。方中妙在金银花,而以当归补血为君,人参为佐,大黄为使,重轻多寡之得宜也。

立斋曰∶附骨疽,有因露卧,风寒深袭于骨者。有因形气损伤,不能起发者。有因克伐之剂,亏损元气,不能发出者。有因外敷寒药,血气凝结于内者。凡此皆宜灸熨患处,解散毒瓦斯,补接元气,温补脾胃为主。若饮食如常,先用仙方活命饮,解毒散郁,随用六君子汤,补托营气。若体倦食少,但用前汤,培养诸脏,使邪不得伤正。若脓已成,即针之,使毒瓦斯不得内侵,带生用针亦无妨。如用火针,亦不痛,且使易敛。其隔蒜灸,能解毒行气,葱熨法能助阳气,行壅滞。此虽不见于方书,予常用之大效,其功不能尽述,惟气血虚脱者,不应。又曰∶大抵此证,虽云肿有浅深,感有轻重,其所受皆因真气虚弱,邪气得以深袭。若真气壮实,邪气焉能为患也。故附骨痈疽,及鹤膝风证,惟肾虚者多患之。前人用附子者,以温补肾气,而又能行药势,散寒邪也。亦有体虚之人,秋夏露卧,为冷气所袭,寒邪伏结,多成此证,不能转动,乍寒乍热而无汗,按之痛应骨者是也。若经久不消,极阴生阳,寒化为热而溃也。若被贼风所伤,患处不甚热,而洒淅恶寒,不时汗出,熨之痛止,少者须大防风汤,及火龙膏治之,若失治则为弯曲、偏枯。有坚硬如石者,谓之石疽。若热缓,积日不溃,肉色赤紫,皮肉俱烂,名缓疽。其始末皆宜服前汤,欲其驱散寒邪,以补虚托里也。

苍术 当归 黑牵牛 草乌头

桂枝 当归 秦艽 茯苓 川断 广皮 牛膝

先用水六碗煎薏苡仁,取汁三碗,投药再煎三碗,分作二次服,一日服两剂即消,神效。

鹤膝风治法,则又不然。此又因湿而战,立而行房,水气袭之,故成此疾。方用黄
八两,肉桂三钱,薏仁四两,茯苓二两,白术二两,防风五钱,水十余碗,煎二碗,分作二服。上午一服,临睡一服,服后以浓被盖之,必出大汗,不可轻去其被,令其汗自干则愈。一服可也,不必再服。此方妙在用黄
以补气,盖两足之所以能动而举步者,气以行之也,今鹤膝之病,则人之气虚不能周到,行步自然艰难,今用黄半斤,则气旺极矣。又佐之肉桂以通其气,又佐之防风以散其邪,始相恶而相济。又佐之白术、薏仁,以去其寒湿之气。邪气去则正气自固,此功之所以速成也。若以为人不能受,畏而不用,则反害之矣。

至若治此之法,凡以劳伤筋骨而致者,宜大营煎,兼大防风汤治之。若酒色伤阴者,宜八味丸、六味丸,或右归饮,兼大防风汤主之。若忧思郁怒结气者,宜疮科流气饮,或五香连翘汤。兼大防风汤主之。若风寒外袭者,宜五积散,兼大防风汤主之。大抵此证初起,即宜用大营煎,温补气血,或兼仙方活命饮,通行毒瓦斯。有火者,宜速用连翘归尾煎,以解散其毒。仍宜速用隔蒜灸,或豆豉饼寻头灸之。以速散其毒,最为捷法。其有湿热痰饮等证,当并求后法以治之,庶免大害也。若环跳久痛不已,或见臀股微肿,度其已成,势不能散,只宜速用托补,专固根本,使其速起速溃,则根本既实,虽凶亦无大害,必且易溃易敛而易愈也。若脉见滑数,按之软,熟脓已成也。速宜针之,无使久留,以防深蚀之患。其有不明利害,苟图目前,或用克伐消散,再伤元气。或用寒凉敷药,以遏其毒瓦斯,必致日延日甚,而元气日败,则一溃不可收拾矣。考诸方书,俱未详及此证,故悉其所因,并附治按于后。

露蜂房 蛇蜕 头发

薏苡仁 败酱 附子

《心法》曰∶多骨疽毋论老小,皆有生者,多在腮
、牙床、眼胞、颏下、手足、腿膊等处。有因肾虚之人,生疮久硬不消,口不收敛,外被寒邪袭入,与脓毒凝结于中,借人之气血化成多骨者。又有初生落草,肌肉之中按之如有脆骨,由胎元受之,精血交错而致。迨其人长大后,必于脆骨之处,突然发肿而生疽,及溃后多骨脱出,其口方收。亦有多骨出之不休者,名曰骨胀,难愈。以上二因,治法皆同,俱用隔附子并艾灸之,以宣寒凝,令骨速脱。盖骨属肾,遇寒则凝,故从热治也。

论腿痈 多骨痈 囊痈 骑马痈 鹤膝风 脚胫烂疮

一男子腿内患痈,漫肿作痛,四肢厥逆,咽喉闭塞,发寒热,诸治不效,乃邪郁经络而然也。用五香连翘汤一剂,诸证少退。又服之,大便行二次,诸证悉退而愈。

紫金丹、胜金丹汗之。壮实者,八阵散、一粒金丹下之。
一人股外侧患痈,漫肿大痛,以内托黄
汤,酒煎二剂少可,更以托里数剂,溃之而愈。
一人年逾二十禀弱,左腿外侧患毒,三月方溃,脓水清稀,肌肉不生,以十全补汤加牛膝,二十余剂渐愈,更以豆豉饼,灸月余而痊。
一妇腿痈久而不愈,疮口紫陷,脓水清稀。予以为虚,彼不信。乃服攻毒之剂,虚证蜂起,复求治。灸以附子饼,服十全大补汤,百余帖而愈。
一人腿痈内溃,针之脓出四五碗许,恶寒畏食,脉诊如丝,此阳气微也,以四君子加炮附子,畏寒少止,又四剂而止;以六君子加桂数剂,饮食颇进,乃以十全大补,及灸附子饼,两月愈。
一老,腿痈脓自溃,忽发昏瞀,脉细而微,此气血虚极也,以大补之剂而苏。

绿豆粉 乳香 朱砂 甘草

人参 天花粉 大黄 蒲公英 金银花 薏苡仁

脚胫之生烂疮,亦湿热也。往往两腿腐烂,臭气难闻。若止以汤药治之,未易奏效。先以葱汤温洗,后以白蜡一两,黄丹二两,韭菜地上蚯蚓粪二两,炒干一两五钱,冰片五分,潮脑三钱,麝香五分,血竭五钱,铅粉一两,炒松香三钱,乳香去油三钱,没药三钱,铜绿三分,轻粉一钱,儿茶三钱,各为绝细末。乘葱汤洗湿之时,渗在疮口之上,必然痒不可当,但不可用手抓其痒。少顷必流黄水,如金汁者数碗,再用葱汤洗之,又渗又流又渗,如是者三次,则水渐少而痛渐止矣。明日用前膏药,以浓皮摊膏,仍入此末药,加入二钱贴之,任其水出。倘痒之极,外以鹤翎扫之即不痒,贴二膏即止水而愈。腿痈即照多骨治法,不再立方。脚胫烂疮,内服汤药。金银花一两,薏仁二两,茯苓一两,生甘草五钱,牛膝五钱,萆
五钱,半夏五钱,肉桂五分,水煎服。自贴膏药,连用此方,二剂即愈。此方妙在薏仁为君,金银花、萆
为臣,茯苓为佐使。盖薏仁去两足之湿,茯苓能分消脾胃中之湿气,生甘草、金银花能解郁热之毒,而萆
又善走足,且能祛湿健胫,又加之牛膝以助其筋力,则烂湿之疮,有不去之如失者乎,此下治之最妙者也。

一男子,先腿痛,后四肢皆痛,游走不定,至夜益甚,服除湿败毒之剂不应,其脉滑而涩,此湿痰浊血为患。以二陈汤加苍术、羌活、桃仁、红花、牛膝、草乌,治之而愈。凡湿痰湿热,或死血流注关节,非辛温之剂,开发腠理,流通隧道,使气行血和,焉能得愈。

丹溪云∶环跳穴痛,防生附骨疽,以苍术佐黄柏之辛,行以青皮、冬加桂枝,夏加黄芩,体虚加杜牛膝,以生甘草为使,大料煎入生姜汁,食前饮之。痛甚者,恐十数帖发不动,少加麻黄一二帖又不动,恐疽将成。急掘地成坎,以火
红,沃以小便。赤体坐其中,以席围下体,使热气熏蒸,腠理开,气血畅而愈。
或问∶附骨疽,何以别之?曰∶凡患流注,表未尽则余毒附骨而为疽。在股外属足太阳、阳明经,在股内属足厥阴、足少阴经。又云∶风湿折热,热结而附骨成疽。盖骨者肾之余,肾虚则骨冷而遂附着于骨也,骨冷则气愈滞而血愈积,但能为肿不能为脓。流注者伤寒之余毒,骨疽者,流注之坏证也。

《三因》葶苈大枣泻肺汤
治上气喘急,身与面目俱浮,鼻塞声重,不闻香臭,胸膈胀满,将成肺痈。

王肯堂曰∶多骨疽,又名曰剩骨,又名朽骨。生足胫上,生疽既溃甚久而不愈,腐烂出骨者是。盖因毒瓦斯壅盛,结成此骨,非正骨也。此疽因未溃之前,补剂太过,故结毒而不散也。

一男子陈姓者,年近三旬,素不节欲,忽见环跳酸痛,月余不愈。予曰∶此最可畏,恐生痈毒之患。彼不信,又谋之一庸医,反被其诟曰∶此等胡说真可笑也。筋骨之痛,亦常事耳,不过风热使然,何言痈毒。遂用散风清火等药,至半年后,果见微肿,复来求治。予曰∶速用托补,以救根本,尚不迟也。彼又不信,而谋之疡医曰∶岂可肿疡未溃,而遽可温补耶。复用清火清毒之剂。及其大溃而危,再延余视,则脉证俱败,方信予言。而痛悔前失,已无及矣。

漏芦汤 治附骨疽。

必效散 治瘰 气血尚无亏损,
核不愈,内服此药,外以针头散腐之。若气血亏者,先服益气汤数剂,后服此药,服后
毒尽下,再服前汤数剂。

多骨疽门主方

一男子,腿根近环跳穴,患痛彻骨,外皮如故,脉数而滞滑,此附骨疽,脓将成也。用托里药六剂,肿起作痛,脉滑数,其脓已成。针之出碗许,更加补剂,月余而瘳。

上为细末。每服三钱,冷酒调服。

黄蜡 白矾

各为末。米醋调成如浓糊,涂于多骨疽之左右四边,以药围其皮肉,中留一顶如豆大;外以醋用鹅翎不时扫之。若不扫,任药干,围则无益矣。一日夜即内消。

一男子患附骨疽,肿硬发热,骨痛筋挛,脉数而沉,用当归拈痛汤而愈。

或问∶腿外侧胯下,五六寸生疽何如?曰∶此名伏兔发,寒热大作,疼痛彻心,
肿无头是也,属足阳明胃经。先贤谓不治之证,早觉早治为上,急隔蒜灸,灸而
起者可治,无 者难治。服活命饮加牛膝、木瓜、汉防己;

人参 白术 茯苓 甘草 姜 枣

化骨至神丹

遂与桃仁汤二剂稍愈,更以没药丸数服而痊。一魏生者,年三十余,素多劳碌。忽患环跳酸痛,数月后,大股渐肿。延予视之曰∶此附骨疽也,速当治之。与以活命饮二剂,未及奏效,而肿益甚。因慌张乱投,或清火,或解毒,遂致呕恶发热,饮食不进,其势甚危,然后恳求相救。遂以参
内托散大加炮姜,数剂而呕止食进。其肿软熟,知其脓成,速令针之,针处出脓不多。复以九味异功煎与之,遂得大溃,且瓣瓣出脓,溃者五六处,而腿肉尽去,止剩皮骨矣。溃后复呕恶,发热不食,遂以十全大补汤,及九味异功煎,相间与之。然后热渐退,食渐近,稍有生色。然足筋短缩,但可竖膝仰卧,左右挨紧,毫不能动,动则痛极,自分已成废物。此后,凡用十全大补汤八十余剂,人参三斤,而腿肉渐生,筋舒如故,复成一精壮男子,此全得救本之功也。

或问∶大股之内,阴囊之侧,生毒何如?曰∶在左为上马痈;在右名下马痈;在肛门傍,名肛门痈,俱属足太阳经湿热,七情不和,忧愤所致。宜服内补黄
汤、内托羌活汤、十全大补汤。选用胜金丹、紫金丹。壮实者,一粒金丹、八阵散下之。呕吐不食,麻木黑陷,膨胀,六脉微或代,冷汗不止,烦躁狂妄,小水不利,泄泻者不治。未溃之先。

益气养营汤 治抑郁劳伤,思虚太过,心神俱惫,以致四肢颈项结成瘰
,累累如贯珠,谓之筋
。或软或硬,或赤或白,或痛或不痛,日晡发热,及溃而不敛者并效。

芙蓉叶 大黄 五倍子 藤黄 生明矾 冰片 麝香

附骨疽一证,近俗呼为贴骨痈。凡疽毒最深,而结聚于骨际者,皆可谓之附骨疽。然尤惟两股间,肉浓处,乃多此证。盖此证之因,有劳伤筋骨而残损其脉者,有恃酒力房而困烁其阴者,有忧思郁怒而留结其气者,有风邪寒湿而凑滞其经者。凡人于环跳穴处,无故酸痛,久而不愈者,便是此证之兆,速当因证调治,不可迟也。盖其初起,不过少阳经一点逆滞,逆而不散,则以渐而壅,壅则肿,肿则溃,至其延漫,则三阴三阳,无不连及,而全腿俱溃。然此证,无非元气大亏,不能营运,故致留滞不散,而后至决裂,诚危证也。若溃后脉和,虽见困弱之甚,只以大补气血为主,皆可保全。若溃后脉反洪芤,而烦躁不宁,发热口渴,则必不可治。

空心温服,取利三二行,未利再服。

黄 麦冬 人参 熟地 茯苓 甘草 芍药 当归 川芎 远志 官桂 姜 枣

汪省之曰∶多骨疽,患一二年不愈,常落出骨一片,或细骨或有蛀蚀眼,或三五个月,落骨一片,此骨非营气不从而生,乃母受孕复感精气而成。

《鬼遗》云∶阴疽发腿髀及阴股,始发腰强,数饮不能多,七日发坚硬肿胀,恶疼,心烦躁,死不治。

人参 茯苓 白术 陈皮 山药 扁豆 甘草 建莲 砂仁 苡仁 桔梗

凡疽生于环跳之间,不用此围药,多成多骨前疽,用此药则可免多骨之患。

密陀僧散

黄连 芍药 当归 槟榔 木香 黄芩 栀子 薄荷 桔梗 甘草 连翘 大黄 姜

石膏 赤石脂 轻粉 滴乳香 潮脑 瓜儿竭 龙骨

黄 当归尾 柴胡 升麻 连翘 肉桂 黍粘子 黄柏炙甘草

滋肾保元汤 治前证元气虚弱,脓水淋漓,久而不敛。

消毒散。治多骨疽初起,并敷一切痈疽疖毒,无论有骨无骨,用之神效。

一人附骨痈,畏针不开,臀膝通溃,脉数发渴,烦躁时嗽,饮食少思。齐氏曰∶疮疡烦躁时嗽,腹痛渴甚。或泄利无度,或小便如淋,此恶证也,脓出之后,若脉洪数难治,微涩迟缓易治。刺之,脓出四五碗,即服参、
、归、术大剂,翌日脉稍敛,更服八珍汤加五味子、麦门、肉桂、白蔹,三十余帖脉缓脓稠,三月乃愈。
一老,腿患附骨疽肿硬,大按方痛,口干脉弱,肿聚不溃,饮食少思。予谓∶肿下而坚者,发于筋骨;肉色不变者,发于骨髓。遂托以参
等药三十余剂,脓虽熟不穿。予谓∶药力难达,必须针刺。不听,至旬日方刺,涌出清脓五六碗,然衰老气血不足,养毒又久,竟不救。大抵疮疽旬日不退,宜托之,有脓刺之,有腐肉取之,虚则补之,此十全之功也。
一人患贴骨疽,腿细短软,疮口不合,以十全大补汤,外灸附子饼,贴补药膏,调护得宜,百帖而愈。
一人环跳穴患附骨疽。彼谓小疮,服败毒药,外以寒药敷帖,因痛极针之,脓瘀大泄,方知为痈请治。其脉右关浮大,此胃气已伤,故疮口开张,肉紫下陷,扪之不热,彼谓疮内更觉微冷,自谓必成漏矣。灸以豆豉饼,饮六君子加藿香、砂仁、炮姜,数剂胃气渐醒,饮食渐进,患处渐暖,肌肉渐生,更以十全大补汤而愈。
一人亦患此,内痛如锥,外色不变,势不可消,喜其未用寒剂,只因痛伤胃气而不思食,以前药去炮姜治之,饮食稍进,更以十全大补汤二十余剂,脓成针去,仍以大补汤倍加参、
、芎、归,脓久不止,更加麦门、五味、贝母、远志,数服渐止,疮亦寻愈。
二证盖因湿热滞于肉理,真气不能运化,其始宜除湿热,实脾土,和气血,则湿自消散,若脓未成,以隔蒜灸之立效。
一妇四十余,近环跳生疽,尺脉沉紧,腿不能伸。经曰∶脾移寒于肝,壅肿筋挛。盖脾主肉,肝主筋,肉温则筋舒,肉冷则筋急,遂与乳香定痛丸少愈,更以助胃壮气血药,二十余剂而消。
一人因痢骤涩,环跳穴作痛,与四物汤加桃仁、酒黄芩、红花、苍术、枳壳、黄柏、柴胡、青皮、生姜,十余剂稍可,更刺委中,出黑血而愈。
一后生,HT
骨痛,以风药饮酒一年,予以防风通圣散去硝黄,加生犀角、浮萍百余帖,成一疽,近皮革脓出而愈。后五六年,其处再痛。予曰∶旧病作,无能为矣。盖发于新娶之后,多得香辣肉味,若能茹淡,远房劳,犹可生也。出脓血四五年,延及腰背皆空,又三年而死,此纯乎病热者。
一少年,天寒极劳,HT
骨痛,两月后生疽,深入骨边,卧二年,取剩骨而安。此寒搏热者也。
万历乙亥,予方闭关作举子业,适姻家虞懋庵,股内侧痛久矣,医作痛风治月余不效,脓熟肉浓,不得穿穴出,因溃入腹,精神昏愦,粥药不入,医不能措手,请教于余。余特破例为诊之,脉细如蛛丝,气息奄奄欲绝,曰∶无伤也,可以破针刺其腹,脓大泄数升,然皆清如水,疮口若蟹吐沫,医疑其透膜不可治。余曰∶无伤也,可以参、
、附子,加厥阴引经药,大剂饮之,为制八味丸,食前辄吞百丸,食大进,日啖饭升余,肉数脔,旬日而平。所以知可治者,溃疡之脉,洪实者死,微细者生,今脉微细,形病相合,知其受补,故云可治也。所以刺其腹者,脓不泄,必有内攻之患。且按之而知其创深,即刺之无苦也。所以信其不透膜,即透膜无损者,无恶候也。所以服八味丸者,八味丸补肾,肾气旺而上升,则胃口开而纳食,故食大进也。泄脓即多,刀圭之药。其何能济。迁延迟久且变生。故进开胃之药,使多食粱肉以补之,肌乃速生。此治溃疡之大法也。

护心丹 治疮毒内攻,口干烦躁,恶心呕吐者,宜用此药。

岐天师曰∶多骨疽,乃生于大腿之中,多生一骨者是,乃湿热而生者也,治之得法,则易易耳。否则变生可畏,治以化骨至神丹即愈。苟或失治,即长一骨,横插于皮间作痛,必须取出此骨始愈,以铁铗钳出之,外以生肌膏贴之。此方妙在用白芍,盖白芍能平肝木,又能活筋。多骨疽者非骨也,筋变为骨,似骨而非骨也。白芍不特平肝木之火,兼能散肝木之邪,邪去则筋舒,筋舒则似骨非骨者尽化,又加金银花,原能去毒,此二味之所以相济也。

三生散 治诸疮大痛,不辨肉色漫肿光色,名附骨痈,如神。

研细末。热酒调服三钱,尽量饮醉即愈。

固本养荣汤
治骨疽已成,骨不吐出,或既出不能收敛,由气血之虚,脾胃弱也,宜服之。骨不出者自出,口不敛者自敛。

当归散 治附骨痈,及一切恶疮。

《千金》独活寄生汤
治肝肾虚热,风湿内攻,腰膝作痛,冷痹无力,屈伸不便。

大熟地 当归 白芍药 川芎 牡丹皮 人参 山萸肉 白术 怀山药 黄 北五味 炙甘草
肉桂

上三味等分,以各五钱为率,酒调空腹服外,又以三味等分,为敷药,香油调敷患处。其验以服药后出臭汗,及熟睡为准。史鹤亭太史,亲见顾天宇室人验过。

溃坚汤

生肌散 治腐骨脱出,肌肉生迟,不能收敛者。

贯众汤 治附骨痈,生股上伏肉间,淋渫。

参 内托散
治疮痈脓毒不化,脓溃作痛,及痘疮里虚发痒,或不溃脓,为倒靥人参 黄 当归
川芎 浓朴 防风 桔梗 白芷 紫草 官桂 木香 甘草 白芍

张仲景曰∶多骨之生也,虽生于湿热,而成之不由湿热也。必平时喜饮凉水,好食果品而成之,初起宜消毒散敷之。

一人腿痈,兼筋挛痛,脉弦紧,用五积散加黄柏、柴胡、苍术而痊。
一妇左腿痛,不能伸,脉弦紧,按则涩,以五积散二剂,痛少止,又二剂而止,以神应养真而愈。
一人右腿赤肿 痛,脉沉数,用当归拈痛汤,四肢反痛。

川芎 当归 白芍 熟地 柴胡 黄芩 陈皮 知母 泽泻 地骨皮 贝母 甘草 姜

水二盅,姜三片,枣二枚,煎八分,食前服。

用黄狗下颏,连舌、连皮毛、劈下,入罐盐泥封固,铁盏盖口,
一炷香,觉烟清即止,务宜存性,不可过,过则无用矣。视其骨灰,正黑色者为妙,若带白色,其性已过勿用,
白蔹末 豌豆粉

上三味,杵为末。取方寸匕,以水二升,煎减半,顿服,小盒饭下。

应痛丸 治走注疼痛,疑是附骨疽者。

川芎 归尾 赤芍 苏木 丹皮 枳壳 桃仁 栝蒌仁 槟榔 大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