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取三升,其候聋而耳内气满

《内经》曰∶肾开窍于耳,耳为肾之外候。又曰∶肾者作强之官,手艺出焉。又云∶脱精者则耳疖。

治肾热背急挛痛,耳脓血出,或生肉塞之,不闻人声方。

耳者肾之窍,而胆与胃之脉所过之处也。故其病亦有数种,有气厥而聋者;有气虚而聋者;有风火壅闭肿痛,或鸣或聋者;有暖气乘虚,随脉入耳,而为脓耳者;有耳出津液,结核塞耳,而为耵耳者。又有左聋、右聋、左右俱聋之异。左聋者,有所忿怒过极,则动少阳胆火,故从左起,以龙荟丸主之。右聋者,多因色欲过度,致动少阴相火,故从右起,以六味牛奶子丸主之。左右俱聋,因醇酒浓味无节,则动阳明胃火,故从中起,以通圣散、滚痰丸主之。统三者而论之,忿怒致鼻咽癌者为尤多也。

〔《保》〕夫耳者,以窍言之水也,以宣称之金也,以经言之兄弟少阳俱会在那之中也。有从内不能够听者主也,有从外不可能入者经也,有若蝉鸣者,若钟鸣者,有若火
状者,各随经见之,其间虚实不可不察也。假令鼻骨骨折者,何谓治肺?肺主声,鼻塞者肺也。何谓治心?心主臭,如推此法,皆从受气于始。肾受气于巳,心受气于亥,肝受气于申,肺受气于寅,脾受气于四季,此治法皆生长之道也。

又曰∶心通窍于耳,阳气上什么而跃,故耳鸣也。

磁石 杨枹蓟 牡蛎 乌拉尔甘草 生麦门冬 生牛奶子汁 可离 葱白 美枣

风聋

巢氏曰∶肾为足少阴之经,而藏精气通于耳。耳,宗脉之所聚也。若精气调护医疗,肾脉强大,耳闻五音。若劳伤血气,兼受风邪,损于肾脏则精脱,精脱者耳聋。然五藏六府十四经脉有络于耳者,其阴阳经气有相并时,并则肾脏气逆,名之为厥。厥气相搏,入于耳之脉,则令慢性鼻咽炎。其肾病脱精鼻疖者,其候颊颧色黑。手少阳之脉动而气厥逆而面肌痉挛者,其候耳内
也。手太阳厥而聋者,其候聋而耳内气满。

上九味 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

风聋者,经血虚而风乘之,正气不通,风邪内鼓,则耳中引痛,牵及头脑,甚者聋闭不通也。

〔罗〕经曰∶精脱者则脊椎结核。夫肾为足少阴之经,乃藏精而气通于耳,耳者宗脉之所聚也,若精气调弄整理,则肾脏强盛,耳闻五音。若劳伤气血,兼受风邪,损于肾脏而精脱者,则喉炎也。然五藏六府十四经脉有络于耳者,其阴阳经气有相并时,并则藏气逆,名之曰厥。厥气相搏,入于耳之脉,则令聋。其肾病精脱耳聋者,其候颊颧色黑;手少阳之脉动,则气厥逆而耳聋者,其候耳内浑浑
也;手太阳厥而酒渣鼻者,其候聋而耳内气满也,宜以烧肾散主之。

云∶耳者,以窍言之水也,以宣称之金也,以经言之兄弟少阳俱会当中也。有从内不可能听者主也,有从外不能够入者经也。有若蝉鸣者,有若钟鸣者,有若火
状者,各随经见之,其间虚实不可不察也。假令中耳炎者,何谓治肺?肺主声,鼻塞者肺也。何谓治心?心主臭。如推是法,皆从受气之始。肾受气于巳,心受气于亥,肝受气于申,肺受气于寅,脾受气于四季。此治法皆长生之道也。

治肾热,面黑目白,肾气内伤,耳鸣吼闹、短气,四肢疼痛,腰背相引,小便黄赤方。

鱼脑膏 治风聋日久。

羊肾 白术 生姜 玄参 泽泻 芍药 茯苓 淡竹叶 生地黄

生花鱼脑 金当归 细辛 附片 白芷 泥菖蒲

〔《保命集》〕云∶耳以窍言之,肾水也。经云∶肾主耳。左脏为肾,左窍为耳。又云∶肾气通于耳,肾和则耳能闻五音矣。又云∶精脱者急性面肌痉挛,故罗谦甫以精脱喉拥塞之候,为颧颊色黑也。

诸书论聋证有六候,有气聋、热聋、风聋、厥聋、劳聋、阴聋,又有耵耳、脓耳。

上九味
咀。以水二斗煮羊肾、竹叶,取一斗,去滓澄之,下药,煮取三升,分三服,不已,八十14日更服一剂。

共为末,以鱼脑置银器中,入药在内,微火煮,候香去滓,入瓷盒中候凝,取如枣核大,绵裹塞耳中。

烧肾散 治耳聋。

基本上耳属足少阴之肝经,肾寄窍于耳也。肾通乎耳,所主者精。精气调治将养,肾气丰盛,则耳闻而聪。若劳伤血气,精脱肾惫,必主鼻前庭炎。且十八经脉上络于耳,其阴阳诸经适有交并,则脏气入于耳而为厥,是为厥聋,必有眩运相兼。耳者宗脉之所附,脉虚而风邪乘之,经气痞而不宣,谓之风聋,必有脑瓜疼之证。劳役伤于气血,淫欲耗其精元,瘦瘁力疲,昏昏聩聩而哄哄然者,是谓劳聋,必兼虚怯等证,此好色血虚者有之。有痰火上涨,郁于耳中而鸣。有热乘虚随脉入耳,结为脓汁,谓之脓耳。或耳间有津液风热搏之,结硬成核塞耳,亦令暴聋,此为耵耳。前是数者皆当推其肾脉,风则浮盛,热则洪大,虚则涩而微。

治肾热、耳脓血出溜,白天和黑夜不独有方。

一方 以竹筒盛朝仔脑,炊饮处蒸之令烊,置耳中。

磁石 附子 巴戟 川椒

风者散之,热者清之,阳虚者补益之,痰火者凉而降之,各随其宜而治之,岂有不聪听者也?

朝仔脑一枚 鲤方天画戟一具 毛子 三斤 乌麻子一升

一方 以拐子胆汁滴入耳中。

上为散,每服用猪肾一枚,去筋膜,细切,葱白、韭白各一钱,入散药一钱,食盐一字和匀,用湿纸裹于灰火内煨熟,空心细嚼,酒解薄粥下之,二十日效。

上四味先捣麻子碎,次下余药捣为一家,纳器中,微火熬暖,布裹敷耳得,两食顷开之,有白虫出,复更作药。若两耳并脓出,用此为一剂,敷两耳。若只一耳,分药为两剂敷,然而三敷,耳便瘥。慎风冷。

久聋方

《原病式》曰∶聋之为病,庸医卒以
悍燥烈之药制之,往往谓水虚冷故也。夫岂知水火之阴阳,心肾之寒热,荣卫之盛衰,犹权衡也。一上则必一下,是故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此平治之道也。夫心火本热,虚则寒矣;肾水本寒,衰则热矣。肾水既少,焉能反为寒耶?世俗又云∶老人多是虚冷而无热,此世之误也。凡老人之气衰,多病头目昏眩,耳鸣或聋,上气喘咳,涎唾稠粘,口苦舌干,筋痿脉促,二失眠结,此皆阳虚阳实之证。故经云∶年五十而阴气自半,惟是孤阳独盛,见证皆火,又以热药与之,是以益火也。寒露之药故不可服,而惟以温平级调动理,一心一德。

治阴虚寒,腰脊苦痛,阴阳微弱,耳鸣焦枯方。

蓖麻子 远志 乳香 磁石 皂角 生地龙 全蝎

〔严〕苁蓉丸 治阳虚鼓膜外伤,或风邪入于经络,耳内虚鸣。

耳鸣有声,非妄闻也。耳为肾窍,交会于手太阳、少阳,足厥阴、少阴、少阳之经。若水虚火实而热上甚客其经络,冲于耳中,则鼓其听户,随其脉气微甚而作诸声音也。

牛奶子汁 生天门冬汁 石饴 羊肾 山芥 麦曲甘草 干姜 凉血除蒸 桂心 杜仲 黄
当归 山花椒

上为细末,入腊捣丸,拄入耳。

肉苁蓉 山茱萸 石龙芮 石大菖蒲 菟丝子 羌活鹿茸 石斛 磁石 铁花全蝎 麝香

丹溪云∶慢性耳疖属热,少阳、厥阴热多,有气秘者亦是为热。气秘者耳不鸣。

上十二味末之,纳盆中,取前三物汁和研,微火上暖盆,取热更研,日曝干,常研,令离盆,酒服方寸匕,日再。

犀角饮子 治风与热合,上壅耳内,痛肿聋闭。

上为末,灵雀蜜丸,桐子大。每服一百丸,空心盐酒、盐汤任下。

治喉堵塞鸣、汁出,皆由肾寒,或一七十年不瘥方。

犀角 木通 石菖蒲 甘菊花 元参 赤芍 赤小豆 甘草

王节斋云∶耳鸣证,或鸣甚如蝉,或左或右,或秘塞。世人多作气虚治,不效。殊不知此是痰火上涨,郁于耳中而为鸣,郁甚则壅闭矣。遇此证当审一向吃酒浓味,上焦素有痰火,只作清痰降火治之。大概此证多因先有痰火在上,又兼恼怒得者最多。怒则气上,少阳之火客于耳。若阳虚而鸣者,其鸣不甚,人必多怒,当见劳怯证。

故铁(七十斤烧赤,水五斗浸三宿,去铁澄清)
川破石(二十斤水一石煮取五斗,去滓澄清)
剑菖蒲(切五斗水一石煮取五斗,去滓澄清)

水二盅,黄姜五片,煎一盅,不拘时服。若风先生热壅盛,湿疹心烦者,宜防风通圣散。亦有胃中痰火壅热生风,上攻清道,因此耳鸣筑筑然,气闭而围堵,鼻寒不利,口不知味,痰多膈热不清,脉滑数大,或弦。《内经》所谓发烧耳鸣,九窍不利,肠胃之所生也。宜麻芋果曲、金兰柚、甘菊、茯苓个、甘草、铃儿草、酒芩、麻黄、石膏、僧帽花、桑皮之属。

〔《圣》〕治肾脾虚损喉窒碍。用鹿肾一对,去脂膜切,于豉汁中,入香米二合和煮粥,入五味如法调治将养,空腹食之,作羹及酒并得。

上三味合一石五斗,用米二石,并曲二斗,酿如常法,酒用10月封头开清,用磁石吸者三斤,捣为末,纳酒中,浸三宿,饮之,白天和黑夜饮,常取小小醉而眠,取闻人语乃止药。

鼠粘子汤 治风热壅盛,耳内生肿如含桃,极痛。

凡人民代表大会病自此而鼻炎者,多是娇嫩。若老人耳听渐重,亦是弱小。重而兼鸣者亦有痰,不宜峻补。

又方 服天门冬酒百日瘥方。

连翘 黄芩 牛蒡子 元参 桔梗 栀子 生甘草 龙胆草 板蓝根

〔《本》〕干地黄汤 治肾热听事不真。

脉候

又方 矾石一丢丢,以生藏菖蒲根汁和,点入耳中。

上锉,水煎,食后服,随饮酒一二盏。

上面用干地黄、磁石为君,补阴虚有热之剂也。

两寸脉洪大,痰火耳鸣。肾脉洪盛为肾火。心脉微涩为耳癫痰。肾脉濡涩为虚,短而微者脾虚。左心洪数心火上炎,两尺洪数相火上炎,其人必梦遗耳鸣或聋。面肌痉挛脉缓大而涩者死。

治劳聋,气聋,风聋,虚聋,毒聋,久聋耳鸣方。

厥聋

治法

山茱萸 干姜 巴戟天 芍药 泽泻 桂心 菟丝子 黄 干地黄 远志 蛇床子 石斛 当归
细辛 苁蓉 牡丹 人参 甘草 附子 菖蒲 羊肾

厥聋者,经脉气厥慢性中耳炎也。巢氏云∶脏腑气逆,名之为厥。厥气相搏,入于耳之脉,则令聋。手少阳之脉动而气厥者,其候耳内KT
KT 也;手太阳厥而喉窒碍者,其候聋而耳内气满。

〔垣〕藏气法时论云∶肺虚则少气不能够报息,急性鼻疖嗌干。注云∶肺之络会于耳中,故聋,此说非也。盖阴虚必寒,盛则气血俱涩滞而老大也。耳者宗气也,肺气不行故聋也。

急性面肌痉挛证,乃气道不通,痰火纠结壅塞而成聋也。凡用清痰降火之药,须兼味苦行气通窍之药,方得治法之要。古方用酒浸针砂二日,至晚去针砂,将酒含口中,用紧磁石一块绵裹塞耳,左聋塞左,右聋塞右,此欲导其气而通其闭也。有峻用痰火药则反伤脾胃,亦无法开其塞。有急补脾虚则火愈上,而亦不能够开。惟从前法,痰火药中佐以辛温之味,细细平治,自然痊可。予见攻之太过反伤正气,变生他疾者有之,此又不可不察也。

上二十四味末之,蜜丸如梧子大。食后服十三丸,日三,加至三三十丸止。皆缘血虚耳,故作补肾方,又作薄利九窍药即瘥。

然厥聋之候,大都肝胆气逆所致,其症必起于卒暴之间,盖肝胆并善逆,而其气多暴也,以龙荟丸泻肝胆,降逆气,中有辛香,并能通窍也。

治慢性急性鼻咽炎方。

龙荟丸

〔无〕蜡弹丸 治耳虚聋。

忧愁思考则难熬,心虚血耗必致慢性乳突炎、耳鸣。房劳过度则伤肾,脾虚精竭亦必致中耳炎、耳鸣。药宜泻南方补北方,滋阴降火为主。心虚当散寒顺气,宜辰砂妙香散、平补镇心丹选拔之。阳虚者宜益精补肾,肉苁蓉丸。

生地黄 巴豆 杏仁 印成盐 头发

当归 龙胆草 山栀 黄连 黄柏 黄芩 大黄 芦荟 青黛 木香 麝香

白茯苓 山药 杏仁

上五味治下筛,以绵薄裹,纳耳中11日一夜,若小损即去之。直以物塞耳,耳淡紫灰水及脓出,稳步有效,不得更着。不着一宿后,更纳19日一夜,还去之,遵照前。

石饴丸桐子大,姜汤下,二八十丸。便不坚者去大黄。一方无黄连、香柯树,有青皮、柴胡、胆星。

上三味,研为末,和匀,用青榔木一两,熔和为丸,如弹子大。盐汤嚼下。有人止以黄蜡细嚼,点好建茶送下,亦效。

大病后鼓膜外伤及气虚火动而聋者,宜补阴降火,四物汤加侧柏叶主之。又云∶耳鸣、面肌痉挛都已经阳虚火动,补肾丸、虎潜丸、滋阴大补丸之类皆好。

又方 蓖麻仁 杏仁 菖蒲 磁石 桃仁 巴豆 石盐 附子 薰陆香 松脂 蜡 通草

秘传降气汤,加石剑菖蒲,治气壅酒渣鼻,大有特效。

经云∶肝虚则目KT KT
无所见,耳无所闻,善恐。治法用四物汤加百枝、羌活、山菜、剑菖蒲、伏神等分,熬汤服三十余帖,却用杜壬姜蝎散开之。

慢性鼻咽炎属少阳厥阴热多,当用开痰散风热,百枝通圣散主之,滚痰丸之类,四物汤吞当归曲龙荟丸降火,间用复元通气散调其气。以大补丸治耳欲聋,用香柯树一味不拘多少细切盐酒拌,新瓦上炒宝石蓝,为细末,滴水丸梧桐子大,每服一百丸,血虚以四君子汤炖汤送下,血虚以四物汤下。

上十四味先捣草、石令细,别研诸仁如脂,纳松脂、蜡,合捣数千杵,令可丸乃止。以如枣核大绵裹塞耳,16日四五度,出之转捻,但是三14日,易之。

阴虚酒渣鼻

本草云∶肝虚则老姜补之是也。

耳鸣甚,西当归龙荟丸,多吃酒人宜木香槟榔丸。

又方 磁石 天门冬 凉血除蒸 老姜 山茱萸 茯苓块 大菖蒲 香果 枳实白芷 橘皮乌拉尔甘草 土瓜根 牡荆子 竹沥

肾藏精而气通于耳,气虚精少,其气不通于上,则急性喉梗塞不聪。经云∶精脱者慢性鼻炎是也。

一法∶治鼻咽癌,以茱萸、黑顺片尖、大黄三味为末,津调贴涌泉穴,以引火下行。

上十六味
咀。以水八升煮减半,纳沥煮取二升五合,分三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一日一剂,一日乃着散纳耳中,如后方。

其候颊颧色黑,瘦悴力疲,昏昏愦愦,因劳则甚,亦谓之劳聋。

〔世〕治喉拥塞。九节山菖蒲去须,切小块千克,马蓟公斤,水合浸于瓦罐中,三日抽取,去马蓟,单用白菖蒲,晒干,于籼糯甑上蒸熟,晒干为末。江米饮调,食后临卧服,效。

一法∶治喉窒碍用蓖麻子八十二粒、枣肉十枚,人人奶捣膏,石上晒干,丸如梧桐子大,绵缚塞耳中。

石菖蒲 白蔹 牡丹 山茱萸 牛膝 土瓜根 磁石

肉苁蓉丸

又方∶用雄鼠胆汁滴入耳中妙,仍开痰散风热。

上七味治下筛,绵裹塞耳,日一易之。仍服大三五七散佳。

肉苁蓉 铁花 山茱萸 桂心 巴戟天 石斛 干熟地 泽泻 菟丝子 黄参 白茯苓块蛇床子 谷雨花根 金当归泥菖蒲 炙草 黄 远志 离草 防风 羊肾

〔丹〕大病后喉梗塞,须用四物降火。阴虚火动耳疖者,亦如之。气逆咽部异物有三,肝与手太阳少阳也。经云∶肝气逆则高烧,鼓膜外伤不聪,颊肿。又云∶太阳所谓浮为聋者,皆在气也。罗谦甫云∶手太阳气厥而中耳炎者,其候聋而耳内气满也。手少阳气厥而慢性鼓膜外伤者,其候耳内浑浑
。此皆气逆而聋也。治法宜四物汤吞龙荟丸降火,及复元通气散调气是也。

一方∶治 耳脓出,桑螵蛸七个,炙麝二分,为末掺之,或胭脂。不尔,矾枯吹之。

又方 薰陆香 蓖麻 松脂 蜡 乱发灰
石盐上六味等分末之。作丸绵裹塞耳,时易之,瘥止。

蜜丸,梧子大,每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八十丸,食后温酒下,渐加至六十丸,日三。一方有干姜、细辛,酒糊丸亦得。

一方∶治耳痛,以白矾枯吹入耳中,及青矾烧灰吹之皆效。

治枯草热方。

益肾散 治阴虚慢性听力障碍。

〔丹〕耳疖必用四物龙荟养阴。

一方∶治诸虫入耳,用麻油滴入耳中,其虫即出或死耳内。或用驴、牛乳或鸡冠血滴入皆好。

大叶双眼龙 成炼松脂

磁石 巴戟 川椒 沉香 石菖蒲

复元通气散 治气涩面肌痉挛。

又方∶治诸虫入耳,用桃叶卷作筒,角子切齐,其头内入耳中,其虫从角中走出。

上二味合治丸如黍米大,绵裹以簪头着耳中,16日一易。药如硬,微火炙之,以汗出乃愈,大效。

上为细末,每性格很顽强在起起落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二钱。用猪肾一具,细切,和以葱白,一些些盐并药,湿纸十重裹,煨令香熟,空心嚼以酒送下。一方有附片无白木香、藏菖蒲。

药方

又方 雄朝仔脑 百枝 大菖蒲 细辛 铁花 生川军

大安肾丸,加磁石、羌活、石山菖蒲良。

〔丹〕鼻炎有湿痰者,槟榔神芎丸下之。

凉膈散 防风通圣散 流金膏 滚痰丸 神芎丸
木香槟榔丸

上六味
咀,以鱼脑合煎,三沸,三上三下之,膏香为成,滤去滓,冷,以一枣核灌耳中,以绵塞之。(《古今录验》用疗风聋年久、耳中鸣者,以干归代回草,以白芷代京芎)

忆有戈雨亭令郎,十余岁,痘后耳渐重听。不绝如线,几与聋一点差别也没有。受业导师薛雪诊之云∶此必痘涉润燥滑肠,幸好收功者,所以告乏,日薄崦嵫,为之图惟于六味丸方中,出席食盐加水炒紫衣胡桃肉三两,食盐泡水炒杜仲三两,石大菖蒲二两,蜜丸热水下,服一料而愈。

大黄 黄芩 牵牛 香皂 加槟榔滴水丸,每性格很顽强在困苦劳顿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十丸,每一回加十丸,毛汤下。

龙荟丸

又方 竹筒盛红鱼脑,炊饭处蒸之,令烊,注耳中。

脓耳耵耳

喉炎皆归属热,少阳厥阴热多,宜开痰散风热,通圣散、滚痰丸之类。耳因郁聋,以通圣散内加大料酒煨,再用酒炒叁遍后,入诸药,通用酒炒。

犀角饮子 治风热上壅,两突发性耳聋闭,内外肿痛,脓水流出。

又方
泥菖蒲、附子各等分末之,以麻油和,以绵裹纳耳中。(《广济方》以疗耳猝痛求死者

《直指》云∶热气乘虚,随脉入耳,聚热不散,脓汁时出,谓之脓耳。治宜蔓荆子散,外用石膏、明矾、黄丹、真蚌粉、龙骨、麝香等分为末,绵缠竹拭耳糁之。又耳间有津液,轻则不能够为害,风热搏之,津液结
成核塞耳,令人暴聋,谓之耵耳。治宜四物加羌活、柴、芩、黄花条、元参等分,外用生猪脂、地龙、釜底墨等分细研,以葱汁和捏如枣核,薄绵裹入耳,令润即挑出。

犀角 菖蒲 木通 玄参 赤芍药 赤小豆 甘菊花 甘草

又方 矾石 甘草 菖蒲 当归 细辛 防风 川芎 白芷 附子 乌贼骨 皂荚 巴豆

蔓荆子散

〔罗〕犀角散 治风毒壅热,胸心痰滞,两耳虚聋,头重目眩,神效。

上咀,每服五钱,水钟半、姜三片,煎柒分,食后温服。

上十九味薄切,三升醋渍一宿,以不中国水力电力对跨国公司业鸡膏九合煎,三上三下。以大叶双眼龙黄,膏成,去滓,纳雄黄末,搅调,取枣核大沥耳中,绵塞之,日三易。

蔓荆子 赤芍 生地 甘菊 桑皮 赤茯苓 升麻 麦冬 木通 炙草

犀角屑 甘女华 前胡 枳壳 剑菖蒲 羌活 泽泻 木通 生地葵门冬 甘草

蔓荆子散 治上焦热销耳鸣鼓膜外伤,及出脓汁。

又方 烧铁令赤,投酒中饮之,仍以磁石塞耳中,日一易。夜去之,旦别着。

水二盏,姜三片,大枣二枚,煎一盏,食后服。

上为散,每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三钱,水煎,食后温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蔓荆子 升麻 木通 赤茯苓 桑白皮 麦门冬 生地黄 前胡 甘菊花 赤芍药 炙甘草

又方 蓖麻 大枣

黄龙散 治脓耳。

茯神散 治上焦风热,耳忽聋鸣,四肢满急,昏闷不利。

上咀,作一服,水钟半、姜三片、枣一枚煎一钟,去渣食后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上二味熟捣丸如杏仁,纳耳中18日,瘥。

枯白矾 龙骨 黄丹 胭脂 麝香

茯神 羌活 柴胡 蔓荆子 薏苡仁 防风 菖蒲 五味子 黄 甘草 麦门冬 薄荷

茯神散 治上焦风热耳鸣及聋,四肢满急,昏闷不利。

又方 芥子捣碎,以男儿乳和,绵裹纳之。

上为末,以绵杖子榐去耳中脓水,以药掺入小量,日日用之,勿令风入。

上十一味为末,每服三钱,入黄姜三片,煎至四分,食后温服。

茯神 羌活 防风 蔓荆子 黄 石菖蒲 薏苡仁 甘草 麦门冬 柴胡 薄荷 荆芥

又方 取山菜苗汁灌耳中,再一次瘥。

上咀,作一服,水二钟、姜三片煎八分,食后温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又方
作一坑可容二升许,着炭火个中,坑似窖形,以砖覆口上,砖上作一尼父,容小指,砖孔上着生地黄一升,以木盆覆之,以泥泥盆下,勿泄,盆底上钻一小孔,可容箸,其孔上着三重布,以耳孔当盆上熏,久若闷,去黄水,发裹盐塞之,然则二三度,神效。

〔《本》〕治汉子三七虚岁,因疮毒后温中散热热,右耳听事不真,每心中拂意,则转觉重,虚鸣疼痛,地黄汤

鼠粘子汤 治耳痛生疮。

又方
捣豉作饼填耳内,以地髓长五四分,削二头令尖,纳耳中,与豉饼底齐,饼上着楸叶,盖之,剜一孔如箸头,透饼于上,灸三壮。

生地 枳壳 羌活 桑白皮 磁石乌拉尔甘草 回草 黄芩 木通

鼠粘子 苏木 生甘草 昆布 龙胆草 连翘 蒲黄 黄芩 当归梢 红花 桔梗 生地黄
柴胡 黄 黄连 桃仁

又方
作泥饼子,浓薄如扁肉皮,覆耳上四边,勿令泄气,当耳孔上以草刺泥饼,穿作一小孔,于上以艾灸之百壮,候耳中痛不可忍即止。侧耳泻却黄水出尽,即瘥。当灸时,若泥干,数易之。

上为粗末,每性格很顽强在荆棘丛生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四钱,用水煎去渣,日二三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不拘时候。

上水二钟煎一钟,食后稍热服。忌寒药、利大便。

又方
酒三升,碎牡荆子二升,浸三日,去滓,狂妄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尽,虽三十年久聋亦瘥。

解仓饮子 治气热壅闭,失音,冒暑,鼻炎或痛流脓血。

又方 截箭竿二寸纳耳中,以面拥四畔,勿令泄气,灸筒上七壮。

〔无〕姜蝎散 治酒渣鼻因阳虚所致,十年内一服愈。

白芍药 当归 甘草 大黄 木鳖子

又方 硫黄、雄黄各等分为末,绵裹纳耳中,数日闻人语声。

干蝎 生姜

上咀,作二服,每服水钟半煎八分,食远服。

又方 桂心 野葛 成煎鸡肪(五两上三味
咀,于铜器中微火煎三沸,去滓,密贮勿泄,以苇筒盛如枣核大,火炙令少热,欹卧倾耳灌之,如此二十日耵聍自出,大如指,长一寸,久聋然而十八日,以发裹膏深塞。莫使泄气,31日乃出之。(《千金翼》云治四十年中耳炎)

上二味,银石器内炒至干,为细末,向晚勿食,夜卧酒调作一服。至二更以来,徐徐尽量饮,五更耳中闻百十攒笙响,便从此现在有闻。

清神散 治风热上壅,头目不清,耳常重听。

治乳突炎齿痛赤膏方。

僵蚕 甘黄花 荆芥穗 羌活 木通 川芎 百枝范友 石泥菖蒲 甜根子

桂心 大黄 白术 细辛 川芎 干姜 丹参 蜀椒 巴豆 大附子

〔《千》〕治听力障碍。酒三升,渍牡荆子二升,碎之,浸十八日,去渣,任性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尽,虽四十年亦瘥。

上为末,每服三钱,食后临卧茶清送下。

上十味
咀,以白醋二升浸一宿,纳成煎猪肪三斤,火上煎,三上三下,药成,去滓,可服可摩。面肌痉挛者绵裹纳耳中,齿冷痛,则着齿间,诸痛皆摩。若腹中有病,以酒和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如枣许大。咽惊痫,取枣核大吞之。

透水丹
治人耳痒,二十七日一作可畏,直攻讦出血稍愈。此乃阳虚,浮毒上攻,宜服此药。

又方 以绵裹蛇膏塞耳,神良。

〔《素》〕南方赤色,入通于心,开窍于耳,藏精于心。

大黄 益智仁 茯苓块 伏神 山川红 蔓荆子 天麻 威灵仙 白芷 香墨麝 仙灵脾叶
川乌

又方 淳酢微火煎黑顺片一宿,削令可入耳,以绵裹塞之。

治阳虚寒,煨肾散、苁蓉丸。

上为末,蜂糖和麦饭雷同,以酥涂杵臼,捣万杵和成剂。每性格很顽强在勤奋劳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旋丸梧桐子大三丸,会后茶汤下。忌面、葱、蒜、韭、酒、鸡、鹅、猪、鱼一月。

治猝急性鼻咽炎方。

芍药散 治热壅生风,耳内痛与头相连,脓血流出。

细辛 菖蒲 杏仁 曲末

运气慢性慢性鼻炎有四∶

赤芍药 白芍药 川芎 木鳖子 当归 大黄 甘草

上四味和捣为丸,干即着少猪脂,如枣核大,绵裹纳耳中,日一易,小瘥,13日一易,夜去,旦塞之。

一曰湿邪伤肾三焦聋。经云∶太阴在泉,湿淫所胜,民病慢性慢性鼻咽炎,浑浑
,治以苦热是也。

上水二钟煎一钟,食后服。

治三十年中耳炎方。

二曰燥邪伤肝聋。经云∶冬天太过,燥气流行,肝木受邪,民病鼓膜外伤无所闻是也。

犀角散 治风热上壅,胸中痰滞,两耳虚聋,头重耳眩。

故铁三十斤,以水七斗,浸三宿,取汁,入曲酿米七斗,如常造酒法,候熟,取磁石一斤,研末,浸酒中,18日乃可饮,取醉;以绵裹磁石纳耳中,好覆头卧,酒醒去磁石,即瘥

三曰火邪伤肺聋。经云∶岁火太过,伏暑流行,肺金受邪,民病鼻疖是也。

犀角屑 前胡 甘菊花 石菖蒲 枳壳 生地黄 泽泻 木通 羌活 麦门冬 甘草

治耳鸣聋方

四曰风火炎扰于上聋。经云∶少阳司天之政,风热参布,云物沸腾,民病聋瞑,三之气,盛暑至,民病热中聋瞑,治以寒剂是也。

上咀,每服三钱,水钟半煎陆分去滓,食后温服。

当归 细辛 川芎 防风 附子 白芷

磁石散 治暴热鼻疖,心膈壅闷。

上六味末之,以花鱼脑八两合煎,三上三下,膏成,去滓,以枣核大灌耳中,旦以绵塞耳孔。

〔《本》〕治慢性鼻炎。用鼠胆叁个,滴入耳中叁次,立效。

磁石 木通 桑白皮 生地黄 防风 枳壳

治耳鸣如流水声,不治久成聋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