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魂、魄、意、志并列而言上葡京官网:,神、魂、魄、意、志并列而言

【神】

意即忆的意思,又称为意念。意就是将从外界获得的信息经过思维取舍,保留下来形成记忆,如《灵枢?本神》“心有所忆谓之意”;心有所念,而未定也是意。《类经?脏象类》指出:“谓一念之生,心有所向而未定者,曰意。”意与脾关系密切,脾气健运,化源充足,气血充盈,髓海得养,即思路清晰,意念丰富,记忆力强;反之,脾的功能失常,则表现为少思、健忘。

魂、魄,有人云其具有感知觉之功用。另外,综合中国传统文化所论,以形气阴阳动静分魂魄,则魂阳而魄阴,魂动而魄静,魂气而魄形。故《灵枢·本神》云:“随神往来者谓之魂,并精而出入者谓之魄”,即说明魄是与身俱来且以形体为基础的;而魂则是建立在神气活动基础上的,是逐步发展完善的,是活跃的。故一般认为,与身俱来的、本能性的、较低级的、偏于抑郁的、被动的为魄,如新生儿啼哭、嘴触及乳头吮吸等非条件反射性动作和四肢运动、耳听、目视、冷热痛痒等感知觉及记忆等,但常常受魂的激发而发挥功能;后天发展而成的、较高级的、偏于兴奋的、主动的为魂,类似于今人所说的思维、想象、评价、决断和情感、意志等心理活动,但受自觉、主动意识心神的支配。

魂是随心神活动所做出的思维意识活动,即《灵枢?本神》所谓“随神往来者谓之魂”;当失去心神统领时,则会表现为梦幻及梦游现象。大凡做梦、幻觉、梦游等皆属于魂的活动范围,正如《类经?脏象类》所述“魂之为言,如梦寐恍惚,变幻游行之境,皆是也”,犹如现代心理学描述的潜意识活动。魂与肝的疏泄及藏血功能关系密切,肝气调畅,藏血充足,魂随神往,魂的功能便可正常发挥,即《灵枢?本神》所谓“肝藏血,血舍魂、一旦肝失疏泄或肝血不足,魂不能随神活动,就会出现狂乱、多梦、夜寐不安等症。

“神”是神态,知觉,运动等生命活动现象的主宰,它有物质基础,由先天之精生成,并须后天饮食所化生的精气的充养,才能维持和发挥它的功能。它在人体居于首要地位。凡神气充旺,则身强,脏腑器官机能旺盛而协调;神气涣散,则一切机能活动的正常现象都被破坏了。前人把大脑、中枢神经的部分功能和心联系起来,故又有“心藏神”的说法。《素问.宣明五气篇》:「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所说的神、魂、魄、意、志等只是用以区别不同的中枢神经活动现象以及对内脏某些病理上的影响,实际都是由心所主的(参见“五脏所藏”条)神又是生命活动现象的总称,是内脏功能的反映。如诊断时对眼睛、脉象等生理机能正常反映,都叫做有“神”(参见“得神”条)。

2.肺藏魄

《灵枢·本神》云:“所以任物者谓之心,心有所忆谓之意。”即把感知过程、记忆过程及意念产生的思维过程归属于心。感知觉,一方面需各感官参与而分归各个脏腑所主,另一方面则需在感觉基础上根据以往的经验与记忆加工推理而为知觉,而此正归属于心。“忆”,包括记与忆。记,是识别记住事物;忆,是把记住的事物重现。一方面,中医学称“心之所忆”,即把记与忆归属于心,同时又认为“心有所忆谓之意”、“脾藏意”,将之又归于脾,可见记忆需众多脏腑参与,正如《灵枢·大惑论》在谈及记忆病证时所言:“上气不足,下气有余,肠胃实而心肺虚……故善忘也。”“心有所忆谓之意”,说明心有主意之功。而此意则有注意与意念产生之义项,前者是进行思维活动的开端,后者是在感知觉、记忆与注意基础上进行简单思维活动的结果。心主任物、记忆、注意而有产生意念之功,而这些又是人体思维、意志、情感等活动的基础与前提,故心的功能已渗透于其他“四神”之中,作为其基础与前提,故五脏并列而言,心仅言神而不言其具体,应该说这是言“心主神”的原因之一。另外,心属火,《白虎通义·五行》云:“火之为言化也,阳气用事,万物变化也。”《五行大义》也将火行的主要意义理解为变化、活动。而神的一大特性就是事物玄妙而神奇、变化而莫测,故后世称“神乃火气之精”而将神这一名称归于火、归于心。

《内经》中神的含义十分广泛,然就五脏并列主神而言,其中心藏神,大多医家认为此神当指精神心理活动之统称或总括。正如张介宾《类经·藏象类》所云:“神之为义有二:分言之,则阳神曰魂,阴神曰魄,以及意志思虑之类皆神也;合言之,则神藏于心,而凡情志之属,惟心所统,是为吾身之全神也。”这是基于“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即中国古代哲学心的观念而得出的认识。但是若把五脏并列而主神志,神、魂、魄、意、志并列而言,再以此神统括魂、魄、意、志,似不甚妥当。

魂和魄均属于人体精神意识的范畴。但魂是后天形成的有意识的精神活动,魄是先天获得的本能的感觉和动作。《类经·脏象类》曰:“魄对魂而言,则魂为阳而魄为阴。”

人的精神思维意识活动,是属于大脑生理活动的一部分,中医根据“五行学说”将精神活动分为五种不同的状态——神、魂、魄、意、志,即“五神”,同时,将其分别归属于五脏,成为五脏各自生理功能的一部分,但由心总领。

志有广义、狭义之不同。广义之“志”当与“神”相似,如古之“五志”、“六志”之说,是情志活动等的总括。狭义之“志”,即指有着明确目标的意向性心理过程,亦即现代心理学所说的动机与意志。神、魂、魄、意、志并列而言,其“志”当指狭义之“志”。据隋·萧吉《五行大义》,水行的主要意义为藏伏、终结,而志则为人的思维过程终结进而形成坚定不移的目标,这一目标靠自觉地确立,含有藏伏之性,故具备藏伏、终结之水行特征。肾主冬主藏为春季升发之基础,志意的确定也是人们具体完成一种事情活动的前提,故曰肾藏志。另外,《素问·灵兰秘典论》云:“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即把伎巧之智也归属于肾,而这种认识则与肾主骨生髓、髓藏于脑有关。

志为志向、意志。《灵枢?本神》曰“意之所存谓之志”,即意已定而确然不变,并决定欲付诸行动,谓之志。意与志,均为意念所向,故意与志合称为意志。但志比意更有明确的目标。《灵枢?本神》提出“肾藏精,精舍志”,说明肾精生髓,上充于脑,髓海满盈,则精力充沛,志的思维意识活动亦正常。若髓海不足,志无所藏,则精神疲惫,头晕健忘,志向难以坚持。年轻人肾精充足,多心怀大志,年老体弱肾精渐衰,则往往意志消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