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重实,以及重虚重实、经络的虚实、脉的虚实等

帝曰:经虚络满何如?岐伯曰:经虚络满者,尺热满,脉口寒涩也。此春夏死,秋冬生也。帝曰:治此者奈何?岐伯曰:络满经虚,灸阴刺阳,经满络虚,刺阴灸阳。

岐伯曰:经络皆实,是寸脉急而尺缓也,皆当治之,故曰滑则从,涩则逆也。夫虚实者,皆从其物类始,故五藏骨肉滑利,能够长时间也。

《本草图经?素问》通评虚实论篇第二十八《本草述钩元?素问》通评虚实论篇第二十八
通评虚实论篇第二十八 黄帝问曰:何谓虚实?
岐伯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

帝曰:肠澼遗精,何如?

秋刺小满,病不已,令人惕然欲有所为,起而忘之。秋刺夏分,病不已,令人益嗜卧,又且善梦。秋刺冬分,病不已,令人十分的多时寒。

帝曰:消瘅虚实何如?岐伯曰:脉实大,病久可治,脉悬小坚,病久不可治。

岐伯曰:所谓从者,手足温也;所谓逆者,手足寒也。

《小品方?素问》通评虚实论篇第二十八

岐伯说:所谓阴虚,是由于膻中之气不足,表现为语言不能三回九转;所谓尺虚,是尺脉软弱,表现为行步怯弱无力;所谓脉虚,是气血都弱,阴阳不能够应象。全部表现上边这一个场景的伤者,脉象滑利的,能够生;若是脉象涩滞,就会死的。

岐伯曰:劳风法在肺下。其为病也,使人强上冥视,唾出若涕,恶风而振寒,此为劳风之病。

帝曰:经气不足,经气有余,怎么样?岐伯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者,脉口热而尺寒也。秋冬为逆,春夏为从,治主伤者。

岐伯曰:所谓血虚者,言无常也。尺虚者,行步恇然。脉虚者,不象阴也。如此者,滑则生,涩则死也。

黄帝问曰:何谓虚实? 岐伯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
帝曰:虚实何如?岐伯曰:血虚者,肺虚也;气逆者,足寒也。非其时则生,当其时则死。余脏皆如此。
帝曰:何谓重实? 岐伯曰:所谓重实者,言大热病,气热,脉满,是谓重实。
帝曰:经络俱实何如?何以治之?
岐伯曰:经络皆实,是寸脉急而尺缓也,皆当治之。故曰:滑则从,涩则逆也。夫虚实者,皆从其物类始,故五脏骨血滑利,能够一劳永逸也。
帝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何如?
岐伯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者,脉口热而尺寒也。秋冬为逆,春夏为从,治主伤者。
帝曰:经虚络满何如?
岐伯曰:经虚络满者,尺热满,脉口寒涩也。此春夏死,秋冬生也。
帝曰:治此者奈何? 岐伯曰:络满经虚,灸阴刺阳;经满络虚,刺阴灸阳。
帝曰:何谓重虚? 岐伯曰:脉气上虚尺虚,是谓重虚。 帝曰:何以治之?
岐伯曰:所谓阳虚者,言无常也;尺虚者,行步框然;脉虚者,不像阴也。如此者,滑则生,涩则死也。
帝曰:寒气暴上,脉满而实,何如? 岐伯曰:实而滑则生,实而逆则死。
帝曰:脉实满,手足寒,头热何如?
岐伯曰:春秋则生,冬夏则死。脉浮而涩,涩而身有热者死。
帝曰:其形尽满何如?
岐伯曰:其形尽满者,脉急大坚,尺涩而不应也。如是者,故从则生,逆则死。
帝曰:何谓从则生,逆则死?
岐伯曰:所谓从者,手足温也;所谓逆者,手足寒也。
帝曰:乳子而病热,脉悬小者何如?岐伯曰:手足温则生,寒则死。
帝曰:乳子脑萎热,喘鸣肩息者,脉何如?
岐伯曰:喘鸣肩息者,脉实大也。缓则生,急则死。
帝曰:肠澼痛风症,何如?岐伯曰:身热则死,寒则生。
帝曰:肠澼下白沫,何如?岐伯曰:脉沉则生,脉浮则死。
帝曰:肠澼下脓血,何如?岐伯曰:脉悬绝则死,滑大则生。
帝曰:肠澼之属,身不热,脉不悬绝,何如?岐伯曰:滑大者曰生,悬涩者曰死,以脏期之。
帝曰:癫疾何如?岐伯曰:脉搏大滑,久自身;脉小坚急,死不治。
帝曰:癫疾之脉,虚实何如?岐伯曰:虚则可治,实则死。
帝曰:消瘅虚实何如?岐伯曰:脉实大,病久可治;脉悬小坚,病久不可治。
帝曰:形度、骨度、脉度、筋度,何以知其度也?
帝曰:春亟治经络;夏亟治经俞;秋亟治六府;冬则闭塞,闭塞者,用药而少针石也。所谓少针石者,非痈疽之谓也,痈疽不得顷时回。痈不知所,按之不应手,乍来乍已,刺手太阳傍三痏,与缨脉各二。掖痈大热,刺足少阳五;刺而热不仅,刺手心主三,刺手太阴经络者,大骨之会各三。暴痛筋软,随分而痛,魄汗不尽,胞气不足,治在经俞。
腹暴满,按之不下,取手太阳经络者,胃之募也,少阴俞去脊椎三寸傍五,用员利针。霍乱,刺俞傍五,足阳明及上傍三。刺痫惊脉五,针手太阴各五,刺经,太阳五,刺手少阴经络傍者一,足阳贝拉米,上踝五寸,刺三针。
凡治消瘅、仆击、偏枯、痿厥、气满发逆,肥妃子则高梁之疾也。隔塞、闭绝、上下不通,则暴忧之病也。暴厥而聋,偏塞闭不通,内气暴薄也。不从内,外颅内黑色素瘤之病,故瘦留着也。跖跛,寒风湿之病也。
轩辕氏曰:阴挺暴痛,癫疾厥狂,久逆之所生也。五脏不平,六腑闭塞之所生也。头疼耳鸣,九窍不利,肠胃之所生也。

岐伯说:脉沉则生,浮则死。

第23章

帝曰:何谓从则生,逆则死?岐伯曰:所谓从者,手足温也。所谓逆者,手足寒也。

岐伯曰:脉实大,病久可治;脉悬小坚,病久不可治。

通评虚实论篇第二十八

帝曰:消瘅⑩虚实何如?

第29章

帝曰:何以治之?岐伯曰:所谓血虚者,言无常也。尺虚者,行步恇然。脉虚者,不像阴也。如此者。滑则生,涩则死也。

帝曰:何以治之?

岐伯说:手足温暖的可生,如兄弟寒冬,就能死的。

帝曰:

帝曰:癫疾之脉,虚实何如?岐伯曰:虚则可治,实则死。

帝曰:虚实何如?

岐伯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者,脉口热而尺寒②也,秋冬为逆,春夏为从,治主伤者。

食气入胃,散精于肝,淫气于筋。食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脉气流经,经气归于肺,肺朝百脉,输精于肤浅。毛脉合精,行气于腑。腑精神仙,留于四脏,气归于权衡。权衡以平,气口成寸,以决死生。

  &nbs

帝曰:肠澼下白沫何如?

腹暴满,按之不下,取手太阳经络者,胃之募也,少阴俞去脊椎三寸傍五,用员利针。霍乱,刺俞傍五,足阳明及上傍三。刺痫惊脉五,针手太阴各五,刺经太阳五,刺手少阴经络傍者一,足阳惠氏(WYETH)(Beingmate),上踝五寸刺三针。

脾热伤者,先头重颊痛,烦心颜青,欲呕,身热。热争,则口疮,不可用俯仰,腹满泄,两颔痛;甲乙甚;戊己大汗;气逆则甲乙死。刺足太阴阳明。

帝曰:寒气暴上,脉满而实何如?岐伯曰:实而滑则生,实而逆则死。

帝曰:消瘅虚实何如?

岐伯说:脉象虚缓的可治,而抓好的就能死。

第7章

帝曰:何谓重实?岐伯曰:所谓重实者,言大热病,气热脉满,是谓重实。

岐伯曰:身热则死,寒则生。

岐伯对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①。

五脏所恶:心恶热,肺恶寒,肝恶风,脾恶湿,肾恶燥,是谓五恶。

帝曰:春极治经络,夏极治经俞,秋极治六腑。冬则闭塞者,闭塞者,用药而少针石也。所谓少针石者,非痈疽之谓也。痈疽不待顷时回。

岐伯曰:经虚络满者,尺热满,脉口寒涩也,此春夏死秋冬生也。

帝曰:何以治之?

上火通天论篇第三

帝曰:其形尽满何如?岐伯曰:其形尽满者,脉急大坚,尺涩而不应也。如是者,故从则生,逆则死。

帝曰:何谓重虚?

轩辕黄帝道:经络俱真实情情形是何许的?用什么办法医治?

帝曰:愿闻其说。

帝曰:肠澼下白沫何如?岐伯曰:脉沉则生,脉浮则死。

帝曰:肠下脓血何如?

本篇以“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为根本,商讨病证的底牌、症状,以及重虚重实、经络的内部原因、脉的内部原因等。

岐伯曰:邪气客于风府,循膂而下,卫气十27日一夜大学会于风府,其后天日下一节,故其作也晏,此先客于背部也。每至于风府,则腠理开;腠理开则邪气入;邪气入则病作,以此日作稍益晏也。其出于风府,日下一节,七日下至骶骨;24日入于脊内,注于伏膂之脉;其气上行,二日是因为缺盆之中,其气日高,故作日益早也。其间日发者,由邪气内薄于五脏,横连募原也。其道远,其气深,其行迟,无法与卫气俱行,不得皆出,故间日乃作也。

痈不知所,按之不应手,乍来乍己,刺手大阴傍三痏与缨脉各二。

帝曰:乳子而病热,脉悬小者何如?

轩辕氏问:肠澼而脓血俱下的,其变动又怎么着呢?

帝曰:中部之候奈何?岐伯曰:亦有天,亦有地,亦有人。天以候肺,地以候胸中之气,人以候心。

帝曰:乳子脑梗塞热喘呜肩息者,脉何如?岐伯曰:喘呜肩息者,脉实大地。缓则生,急则死。

帝曰:春亟治经络;夏亟治经输;秋亟治六府;冬则闭塞,闭塞者,用药而少针石也。所谓少针石者,非痈疽之谓也,痈疽不得顷时回。痈不知所,按之不应手,乍来乍已,刺手太阴傍三痏与缨脉各二,掖痈大热,刺足少阳五;刺而热不仅,刺手心主三,刺手太阴经络者大骨之会各三。暴痈筋软,随分而痛,魄汗不尽,胞气不足,治在经俞。

岐伯曰:春秋则生,冬夏则死。脉浮而涩,涩而身有热者死。

帝曰:脏象何如?岐伯曰:心者,生之本,神之变也;其华在面,其充在血脉,为阳中之太阳,通于夏气。肺者,气之本,魄之处也;其华在毛,其充在皮,为阳中之太阴,通于秋气。肾者,主蛰,封藏之本,精之处也;其华在发,其充在骨,为阴中之少阴,通于冬气,肝者,罢极之本,魂之居也;其华在爪,其充在筋,以生血气,其味酸,其色苍,此为阳中之少阳,通于春气。脾、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者,仓廪之本,营之居也,名曰器,能化糟粕,转味而入出者也;其华在唇四白,其充在肌,其味辣,其色黄,此至阴之类,通于土气。凡十一脏,取决于胆也。

帝曰:经络俱实何如?何以治人?岐伯曰:经络皆实,是寸脉急而尺缓也,皆当治之。故曰滑则从,涩则逆也。夫虚实者,皆从其物类始,故五脏血肉滑利,能够一劳永逸也。

岐伯曰:虚则可治,实则死。

岐伯曰:所谓从者,手足温也;所谓逆者,手足寒也。

是故风者百病之长也,今风梅妻于人,使人毫毛毕直,皮肤闭而为热,当是之时,可汗而发也
;或痹不仁肿痛,当是之时,可汤熨及火灸刺而去之。弗治,病入舍于肺,名曰肺痹,发咳上气。弗治,肺即传而行之肝,病名曰肝痹,一名曰厥,胁痛出食,当是之时,可按若逆耳。弗治,肝传之脾,病名曰脾风,发瘅,腹中热,烦心出黄,当此之时,可按可药可浴。弗治,脾传之肾,病名曰疝瘕,少腹冤热而痛,出白,一名曰蛊,当此之时,可按可药。弗治,肾传之心,病筋脉相引而急,病名曰瘛,当此之时,可灸可药。弗治,满16日,法当死。肾因传之心,心即复反传而行之肺,发寒热,法当贰岁死,此病之次也。

帝曰:肠澼黄疸何如?岐伯曰:身热则死,寒则生。

帝曰:癫疾何如?

岐伯曰:实而滑则生,实而逆则死。

第13章

帝曰:形度、骨度、脉度、筋度、何以知其度也?

帝曰:治此者奈何?

黄帝问:肠中赤痢的退换如何?

第11章

|<< << < 1;)
2
>
>>
>>|

帝曰:肠澼之属,身不热,脉不悬绝何如?

岐伯说:痢兼发热的,则死;肉体冰凉不发头疼的,则生。

故善用针者,从阴引阳,从阳引阴,以右治左,以左治右,以本身知彼,以表知里,以观过与未有之理,见微得过,用之不殆。

帝曰:肠澼之属,身不热,脉不悬绝何如?岐伯曰:滑大者曰生,悬涩者曰死,以脏期之。

帝曰:寒气暴上,脉满而实何如?

凡治消瘅仆击,偏枯痿厥,气满发逆,甘肥妃子,则高梁之疾也。隔塞闭绝,上下不通,则暴忧之疾也。暴厥而聋,偏塞闭不通,内气暴薄也。不从内,外脑梗塞之病,故瘦留著也。蹠跛,寒风湿之病也。

援助有有技艺的人者,准则天地,象似日月,辩列星辰,逆从阴阳,分别四时,将从上古合同于道,亦可使益寿而有极时。

掖痈大热,刺足少阳五。刺而热不仅仅,刺手心主三,刺手大阴经络者,大骨之会各三。

岐伯曰:络满经虚,灸阴刺阳;经满络虚,刺阴灸阳。

黄帝问:什么叫做重虚?

帝曰:夫道者年皆百数,能有子乎?岐伯曰:夫道者能却老而全形,身年虽寿,能生子也。

帝曰:癫疾何如?岐伯曰:脉搏大滑久自个儿,脉小坚急,死不治。

黄帝曰:水肿暴痛,癫疾厥狂,久逆之所生也。五藏不平,六府闭塞之所生也。发烧耳鸣,九窍不利,肠胃之所生也。

岐伯曰:经络皆实,是寸脉急而尺缓也,皆当治之,故曰滑则从,涩则逆也。夫虚实者,皆从其物类始,故五藏骨血滑利,能够长时间也。

第3章

帝曰:何谓重虚?岐伯曰:脉气上虚尺虚,是谓重虚。

岐伯曰:脉悬绝则死,滑大则生。

岐伯说:所谓身材虚浮肿胀,是指脉口急大而坚,尺脉却反涩滞,像那样,顺就可生,逆就能够死。

岐伯曰:水者阴也,目下亦阴也,腹者至阴之所居,故水在腹者,必使目下肿也。真气上逆,故口苦舌干,卧不得正偃,正偃则咳出清澈的凉水也。诸水伤者,故不得卧,卧则惊,惊则咳甚也。腹中鸣者,病本于胃也。薄脾则烦无法食,食不下者,胃脘隔也。身重难以行者,胃脉在足也。月事不来者,胞脉闭也。胞脉者,属心而络于胞中。今气上迫肺,心气不足下通,故月事不来也。

帝曰:肠澼下脓血何如?岐伯曰:脉悬绝则死,滑大则生。

帝曰:形度骨度脉度筋度,何以知其度也?

轩辕黄帝问:怎么着识别呢?

真肝脉至,中外急,如循刀刃责责然,如按琴瑟弦,色北京蓝不泽,毛折,乃死。真心脉至,坚而搏,如循薏苡子累累然,色赤黑不泽,毛折,乃死。真肺脉至,大而虚,如以毛羽中人肤,色白赤不泽,毛折,乃死。真肾脉至,搏而绝,如指弹石辟辟然,色黑黄不泽,毛折,乃死。真脾脉至,弱而乍数乍疏,色黄青不泽,毛折,乃死。诸真脏脉见者,皆死不治也。

帝曰:乳子而病热,脉悬小者何如?岐伯曰:手足温则生,寒则死。

凡治消瘅、仆击、偏枯、痿厥、气满发逆,肥妃子,则高梁之疾也。隔塞闭绝,上下不通,则暴忧之疾也。暴厥而聋,偏塞闭不通,内气暴薄也。不从内,外偏咳嗽之病,故瘦留著也。蹠跛,寒风湿之病也。

岐伯曰:脉气上虚尺虚,是谓重虚。

东风生于春,病在肝,俞在颈部;西风生于夏,病在心,俞在胸胁;东风生于秋,病在肺,俞在肩背;西风生于冬,病在肾,俞在腰股;中心为土,病在脾,俞在脊。故春气者,病在头;夏气者,病在脏;秋气者,病在肩背;冬气者,病在四肢。故春善病鼽衄,端阳善病胸胁,长夏善病洞泄寒中,秋善病风疟,冬善病痹厥。故冬不按足乔,春不鼽衄,春不病颈项,天中不病胸胁,长夏不病洞泄寒中,秋不病风疟,冬不病痹厥、泄而汗出也。夫精者,身之本也。故藏于精者,春不病温。夏暑汗不出者,秋成风疟。此平人脉法也。故曰:阴中有阴,阳中有阳。

黄帝问曰:何谓虚实?岐伯对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

岐伯曰:脉气上虚尺虚,是谓重虚。

帝曰:春亟治经络;夏亟治经俞;秋亟治六腑;冬则闭塞,闭塞者,用药而少针石也。所谓少针石者,非痈疽之谓也,痈疽不得顷时回,痈不知所,按之不应手,乍来乍已,刺手太阴傍三痏与缨脉各二。掖痈大热,剌足少阳五;刺而热不仅,刺手心主三,刺手太阴经络者,大骨之会各三,暴痈筋,随分而痛,魄汗不尽,胞气不足,治在经俞。

帝曰:四时之序,逆从之变成也,然脾脉独何主?岐伯曰:脾脉者土也,孤脏以灌四傍者也。帝曰:然而脾善恶,可得见之乎?岐伯曰:善者不可得见,恶者可知。帝曰:恶者何如可知?岐伯曰:其来如水之流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如鸟之喙者,此谓不如,病在中。帝曰:夫子言脾为孤脏,中心土以灌四傍,其太过与比不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四支不举;其未有则令人九窍不通,名曰重强。帝瞿可是起,再拜稽首曰:善。吾得脉之大体。天下至数,五色脉变,揆度奇恒,道在于一。神转不回,回则不转,乃失其机。至数之要,迫近以微,著之玉版,藏之脏府,每旦读之,名曰玉机。

帝曰:虚实何如?岐伯曰:阳虚者,肺虚也。气逆者,足寒也。非其时则生,当其时则死。余脏皆如此。

岐伯曰:脉沉则生,脉浮则死。

黄帝问:身形虚浮肿胀的景况怎么着?

第36章

帝曰:脉实满,手足寒,头热,何如?岐伯曰:春秋则生,冬夏则死。脉浮而涩,涩而身有热者死。

帝曰:何谓从则生,逆则死?

⑥喘鸣肩息:喘息有声,张口抬肩,形容呼吸困难。

岐伯对曰:疟之始发也,先起于毫毛,伸欠乃作,寒鼓颔,腰脊俱痛,寒去则内外皆热,头疼如破,渴欲冷饮。

岐伯曰:其形尽满者,脉急大坚,尺涩而不应也,如是者,故从则生,逆则死。

黄帝道:络气不足,经气有余的情况如何?

帝曰:何谓重虚?岐伯曰:脉气上虚尺虚,是谓重虚。帝曰:何以治之?

帝曰:经虚络满,何如?

岐伯曰:虚则可治,实则死。

肝见庚辛死;心见壬癸死;脾见甲乙死;肺见丙丁死;肾见戊己死。是谓真脏见皆死。

帝曰:何谓重实?

岐伯说:脉象滑大的可生;脉象涩小的,则死。至于死在如曾几何时候,那要依附克胜之日来决定。

人以水谷为本,故人绝水谷则死,脉无胃气亦死。所谓无胃气者,但得真脏脉不得胃气也。所谓脉不得胃气者,肝不弦,肾不石也。

岐伯曰:脉搏大滑,久自已;脉小坚急,死不治。

岐伯说:所谓重实,是说大热病者,邪气甚热,脉象又极盛满,那就叫做重实。

黄帝问曰:余闻九针之篇,夫子乃因此九之,九九八十一篇,余尽通其意矣。经言气之盛衰,左右倾移,以上调下,以左调右,有余不足,补泻于荥输,余知之矣。此皆荣卫之倾移,虚实之所生,非邪气从外入于经也。余愿闻邪气之在经也,其病者何如?取之奈何?岐伯对曰:夫受人尊敬的人之起度数,必应于天地。故天有宿度,地有经水,人有经脉。天地温和,则经水安静;天寒地冻,则经水凝泣;天暑地球热能,则经水沸溢;卒尘暴起,则经水波涌而陇起。夫邪之入于脉也,寒则血凝泣,暑则气淖泽。虚邪因此入客,亦如经水之得风也,经之动脉,其至也亦时陇起,其行于脉中循循然,其至寸口中手也,时大时小,大则邪至,小则平。其行无常处,在阴与阳,不可为度,进而察之,三部九候,猝然逢之,早遏其路。吸则内针,无令气忤;静以久留,无令邪布;吸则转针,以得气为故;候呼引针,呼尽乃去;大气皆出,故命曰泻。

帝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何如?

【本章要点】

岐伯曰:反四时者,有余为精,不足为消。应太过,不足为精;应不足,有余为消。阴阳不对应,病名曰关格。

帝曰:经络俱实何如?何以治之?

轩辕黄帝问:消瘅病的根底情形怎么着?

天覆地载,万物方生,未出地者,命曰阴处,名曰阴中之阴;则出地者,命曰阴中之阳。阳予之正,阴为之主;故生因春,长因夏,收因秋,藏因冬。极度则天地四塞。阴阳之变,其在人者,亦数之可数。

岐伯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者,脉口热而尺寒也,秋冬为逆,春夏为从,治主病人。

帝曰:何谓重虚?

夫五脏者,身之强也。头者,精明之府,头倾视深,精神将夺矣。背者,胸中之府,背曲肩随,府将坏矣。腰者,肾之府,转摇无法,肾将惫矣。膝者,筋之府,屈伸无法,行则偻附,筋将惫矣。骨者,髓之府,无法久立,行则振掉,骨将惫矣。得强则生,失强则死。

岐伯曰:春秋则生,冬夏则死。脉浮而涩,涩而身有热者死。

岐伯说:所谓顺,便是弟兄温和;所谓逆,正是手足严寒。

病在脾,愈在秋;秋不愈,甚于春;春不死,持于夏,起于长夏,禁温食饱食湿地濡衣。脾伤者,愈在庚辛;庚辛不愈,加于甲乙;甲乙不死,持于丙丁,起于戊己。脾伤者,日慧,日出甚,下晡静。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用苦泻之,甘补之。

岐伯曰:手足温则生,寒则死。

帝曰:其形尽满④何如?

帝曰:疟先寒而后热者,何也?

岐伯曰:喘鸣肩息者,脉实大也,缓则生,急则死。

轩辕氏问:癫疾之脉,虚实际处景况如何?

肾热伤者,先肺痈骨行,苦渴数饮,身热。热争,则项痛而强,骨行寒且,足下热,不欲言,其逆则项痛员员澹澹然;戊己甚;壬癸大汗;气逆则戊己死。刺足少阴太阳。诸汗者,至其所胜日汗出也。肝热病人,左颊先赤;心热病人,颜先赤;脾热病人,鼻先赤;肺热伤者,右颊先赤;肾热伤者,颐先赤。病虽未发,见赤色者刺之,名曰治未病。热病从部所起者,至期而已;其刺之反者,三周而已;重逆则死。诸当汗者,至其所胜日,汗大出也。

帝曰:脉实满,手足寒,头热,何如?

缨:指尾部系冠带的地方。

病在心,愈在长夏;长夏不愈,甚于冬;冬不死,持于春,起于夏,禁温食热衣。心病人,愈在戊己;戊己不愈,加于壬癸;壬癸不死,持于甲乙,起于丙丁。心病人,日中慧,夜半甚,平旦静。心欲软,急食咸以软之,用咸补之,甘泻之。

古典历史学原版的书文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载请申明出处

岐伯说:脉象小涩的会死;滑大的则生。

凡刺胸腹者,必避五脏。中央者环死,中脾者二13日死,中肾者二七日死,中肺者18日死,中鬲者,皆为伤中,其病虽愈,但是二周岁必死。刺避五脏者,知逆从也。所谓从者,鬲与脾肾之处,不知者反之。刺胸腹者,必以布著之,乃从单布上刺,刺之不愈复刺。刺针必肃,刺肿摇针,经刺勿摇,此刺之道也。

腹暴满,按之不下,取手太阳经络者,胃之募也,少阴俞去脊椎三寸傍五,用员利针。霍乱,刺俞傍五,足阳明及上傍三。刺痫惊脉五,针手太阴各五,刺经太阳五,刺手少阴经络傍者一,足阳雅培(Nutrilon),上踝五寸刺三针。

黄帝问:怎么着叫顺则生、逆则死?

腹暴满,按之不下,取手太阳经络者,胃之募也,少阴俞去脊椎三寸傍五,用员利针。霍乱,刺俞傍五,足阳明及上傍三。刺痫惊脉五,针手太阴各五,刺经太阳五,刺手太阴经络傍者一,足阳圣元(Synutra),上踝五寸刺三针。

帝曰:其形尽满何如?

帝曰:乳子而病热,脉悬小者何如?

五精所并:精气并于心则喜,并于肺则悲,并于肝则忧,并于脾则畏,并于肾则恐。是谓五并,虚而相并者也。

岐伯对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

【注释】

心热伤者,先不乐,数日乃热。热争,则卒心痛,烦闷善呕。胃痛面赤无汗;壬癸甚;丙丁大汗;气逆则壬癸死。刺手少阴太阳。

岐伯曰:阴虚者肺虚也,气逆者足寒也,非其时则生,当其时则死。余藏皆如此。

黄帝问:脉象实满,手足皆寒,底部热,情状怎样?

第16章

岐伯曰:滑大者曰生,悬涩者曰死,以藏期之。

帝曰:虚实何如?

第35章

岐伯曰:所谓重实者,言大热病,气热脉满,是谓重实。

岐伯曰:滑大者曰生,悬涩者曰死,以脏期之⑧。

是故持脉有道,虚静为保。春季浮,如鱼之游在波;清夏在肤,泛泛乎万物有余;新秋下肤,蛰虫将去;冬辰在骨,蛰虫周到,君子居室。故曰:知内者按而纪之,知外者终而始之,此六者,持脉之大法。

岐伯曰:实而滑则生,实而逆则死。

岐伯说:脉象实大的,病虽长期,但足以治愈;要是脉象悬小而坚,病的岁月又较长,那就不能够治了。

诸脉者皆属于目,诸髓者皆属于脑,诸筋者皆属于节,诸血者皆属于心,诸气者皆属于肺,此四支八之朝夕也。

轩辕氏问曰:何谓虚实?

岐伯曰:所谓重实者,言大热病,气热脉满,是谓重实。

通评虚实论篇第二十八

帝曰:癫疾之脉,虚实何如?

黄帝问:乳子脑出血热,出现喘息有声,张口抬肩的病症,它的脉象怎么样?

第10章

帝曰:乳子痴呆热,喘鸣肩息者,脉何如?

岐伯曰:脉搏大滑,久自个儿;脉小坚急,死不治。

玉机真脏论篇第十九

帝曰:肠澼失眠何如?

偏枯:指颅内黑色素瘤后遗症,半身不遂。

所谓逆四时者,春得肺脉,夏得肾脉,秋得心脉,冬得脾脉,其至皆悬绝沉涩者,命曰逆四时,未有脏形,于春夏而脉沉涩,秋冬而脉浮大,名曰逆四时也。

刺经:指循经取穴。

帝曰:人有四支热,逢风寒如炙如火者,何也?

①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邪气,指风寒暑湿之邪,邪盛则为论证;精气,指人体的正气;夺,是虚损的意思。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即邪气盛,正是实证,正气被伤,就是虚证。

五邪所乱:邪入于阳则狂,邪入于阴则痹,搏阳则为巅疾,搏阴则为喑,阳入之阴则静,阴出之阳则怒,是谓五乱。

③恇然:怯弱的意趣。

轩辕氏曰:见真脏曰死,何也?岐伯曰:五脏者,皆禀气于胃,胃者五脏之本也。脏气者,不能够自致于手太阴,必因于胃气,以致于手太阴也。故五脏各以其时,自为而至于手太阴也。故邪气胜者,精气衰也;故病甚者,胃气不能够与之俱至于手太阴,故真脏之气独见,独见者,病胜脏也,故曰死。

岐伯曰:身热则死,寒则生。

帝曰:善。夫风之与疟也,相似同类,而风独常在,疟得临时而休者,何也?

黄帝问:新产后而患热病,脉象悬小,它的变通如何?

帝曰:劳风为病何如?

凡医治消瘅、猝然摔倒、半身不遂、气逆、气满等病需分清肥丰的显要,是吃肉片精米太多所导致的。隔噎就能够气闭不行,上下不通,那是暴怒或焦虑所引起的病。猝然厥逆,不知人事,鼻炎,大小便不通,这是内气上迫引起的病。有的病,不从内起,外脑蛛网膜炎寒,因为风邪留滞,久之化热,肌肉消瘦,是可是醒指标。有的人走动偏跛,那是因为着寒或是风湿而变成的病。

风客淫气,精乃亡,邪伤肝也。因此饱食,筋脉横解,肠为痔;由此大饮,则气逆;由此强力,肾气乃伤,高骨乃坏。

⑧以脏期之:指以五脏相克之日来定死期。

刺阳明出血气,刺太阳出血恶气,刺少阳出气恶血,刺太阴出气恶血,刺少阴出气恶血,刺厥阴出血恶气也。

岐伯说:脉虚、阳虚、尺虚,那就称为重虚。

夫脉之小大滑涩浮沉,能够指别;五脏之象,能够类推;五脏相音,能够窥见;五色微诊,能够目察。能合脉色,能够万全。赤,脉之至也,喘而坚,诊曰有积气在中,时害于食,名曰心痹,得之外疾思索而心虚,故邪从之。白,脉之至也,喘而浮,上虚下实,惊,有积气在胸中,喘而虚,名曰肺痹,寒热,得之醉而使内也。青,脉之至也,长而左右弹,有积气在心下肢,名曰肝痹,得之寒湿,与疝同法,湿疮,足清,头疼。黄,脉之至也,大而虚,有积气在腹中,有厥气,名曰厥疝,女人同法,得之疾使四支汗出当风。黑,脉之至也,上坚而大,有积气在小腹与阴,名曰肾痹,得之沐浴干净的水而卧。

募:通膜,指胸腹部经气结聚的地点。

岐伯曰:荣血虚,卫气实也。荣血虚则不仁,卫阴虚则不用,荣卫俱虚,则不仁且不用,肉还是也,人身与志不相有,曰死。

轩辕黄帝说:仲春临床取用络穴,三夏治病用各经的腧穴,秋天治病用六腑的合穴。冬日是闭塞的时令,既已闭塞将要多用药品,少用针石。但少用针石,不是指痈疽等病说的,痈疽等病,是说话也得不到柔懦寡断的。痈毒初起,不知它发在何处,按之也找不到,痛的地点又不在二个地方,在这种状态下,可在手太阴之傍三刺,颈部左右各两刺。腋痈的病人,全身大热,应刺足少阴伍次,针刺未来,如热仍不退,可刺手心主一次,刺手太阴经的络穴和肩贞穴各三回。慢性肺痈,筋缩,随着带下的分肉而痛,痛得汗出不尽,那是由于温中降逆气不足,应该针刺其经的腧穴。

岐伯对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山芥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偶尔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

岐伯曰:经虚络满者,尺热满脉口寒涩也,此春夏死秋冬生也。

轩辕黄帝问曰:人之居处动静勇怯,脉亦为之变乎?岐伯对曰:凡人之危险恚劳动静,皆为变也。是以夜行则喘出于肾,淫气病肺。有所堕恐,喘出于肝,淫气害脾。有所危急,喘出于肺,淫气难熬。度水跌仆,喘出于肾与骨。当是之时,勇者气行则已,怯者则着而为病也。故曰:诊病之道,观人勇怯、骨血、皮肤、能知其情,以为诊法也。

帝曰:形度、骨度、脉度、筋度,何以知其度也?

三部者,各有天,各有地,各有人。三而全日,三而成地,三而成年人,三而三之,合则为九,柒分为九野,九野为九脏。故神脏五,形脏四,合为九脏。五脏已败,其色必夭,夭必死矣。

黄帝问:癫疾的情景怎么着?

热病先胸胁痛,手足躁,刺足少阳,补足太阴,病甚者为五十九刺。热病始手臂痛者,刺手阳明太阴而汗出止。热病始于头首者,刺项太阳而汗出止。热病始于足胫者,刺足阳明而汗出止。热病先身重骨痛,急性鼻骨骨折好暝,刺足少阴,病非常之五十九刺。热病先眩冒而热,胸胁满,刺足少阴少阳。

岐伯答说:邪气盛,正是实证,正气被伤,正是虚证。

轩辕黄帝问曰:诊要何如?岐伯对曰:孟陬四月,气候始方,地气始发,人气在肝。二月6月,天气正方,地气定发,名气在脾。一月一月,天气盛,地气高,人气在头。五月五月,阴气始杀,人气在肺。10月1月,阴气始冰,地气始闭,名气在心。十十二月四月,冰复,地气合,名气在肾。故春刺散俞,及与清理,血出而止,甚者传气,间者环也。夏刺络俞,见血而止,尽气闭环,痛病必下。秋刺皮肤,循理,上下同法,神变而止。冬刺俞窍于分理,甚者直下,间者散下。春夏季素商冬,各有所刺,法其所在。

帝曰:癫疾何如?

帝曰:脉其四时动奈何?知病之所在奈何?知病之所变奈何?知病乍在内奈何?知病乍在外奈何?请问此五者,可得闻乎?岐伯曰:请言其与天运行大也。万物之外,六合之内,天地之变,阴阳之应,彼春之暖,为夏之暑,彼秋之忿,为冬之怒。四变之动,脉与之上下,以春应中规,夏应中矩,秋应中衡,冬应中权。是故长至节四十八日,阳气微上,阴气微下;清明四十10日,阴气微上,阳气微下。阴阳临时候,与脉为期,期而相失,知脉所分,分之有期,故知死时。微妙在脉,不可不察。察之有纪,从阴阳始。始之有经,从五行生,生之有度,四时为宜。补泻勿失,与天地如一。得一之情,以知死生。是故声合五音,色合五行,脉合阴阳。

岐伯说:所谓经虚络实,是指尺脉热满而脉口寒涩,这种场地,若在春夏则死,若在秋冬则生。

形乐志苦,病生于脉,治之以灸刺;形乐志乐,病生于肉,治之以针石;形苦志乐,病生于筋,治之以熨引;形苦志苦,病生于咽嗌,治之以百药;形数危急,经络不通,病生于不仁,治之以推背醪药,是谓五形志也。

帝曰:治此者奈何?

就医之始,五决为纪,欲知其始,先建其母。所谓五决者,五脉也。是以感冒巅疾,下虚上实,过在足少阴、巨阳,甚则入肾。徇蒙招尤,目冥耳疖,下实上虚,过在足少阳、厥阴,甚则入肝。腹恶月真胀,支鬲胁,下厥上冒,过在足太阴、阳明。头痛上气,厥在胸中,过在手阳明、太阴。心烦脑瓜疼,病在鬲中,过在手巨阳、少阴。

帝曰:肠澼之属,身不热,脉不悬绝,何如?

岐伯曰:其气之舍深,内薄于阴,阳气独发,阴邪内著,阴与阳争不得出,是以间日而作也。

帝曰:寒气暴上,脉满而实,何如?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脉悬绝则死,滑大则生。

帝曰:夫子言卫气每至于风府,腠理乃发,发则邪气入,入则病作。今卫气日下一节,其气之发也,不当风府,其日作者奈何?

⑤手足温则生,寒则死:四肢皆禀气于胃,所以阳受气于四末,如若手足温暖,表明胃气犹存,有生的希望,要是手足冰冷,表达胃气已绝,病重难治。

夏刺小雪,病不愈,令人解堕。夏刺白露,病不愈,令人心里欲无言,惕惕如人将捕之。夏刺冬分,病不愈,令人少气,时欲怒。

岐伯说:络实经虚的,灸阴刺阳;经实络虚的,刺阴灸阳。

帝曰:脾病而四支不用,何也?岐伯曰:四支皆禀气于胃,而不可至经,必因于脾,乃得禀也。今脾病无法为胃行其津液,四支不可禀水谷气,气日以衰,脉道不利,筋骨肌肉,皆无气以生,故不用焉。

轩辕黄帝问曰:何谓虚实?

岐伯曰:此先伤于风,而后伤于寒,故先热而后寒也,亦以时作,名曰温疟。

痏:针灸后留下的瘢痕。

第33章

岐伯曰:脉实大,病久可治;脉悬小坚,病久不可治。

轩辕氏曰:久咳暴痛,癫疾厥狂,久逆之所生也。五脏不平,六腑闭塞之所生也。脑瓜疼耳鸣,九窍不利,肠胃之所生也。

轩辕黄帝曰:湿疮暴痛,癫疾厥狂,久逆之所生也。五脏不平,六腑闭塞之所生也。脑仁疼耳鸣,九窍不利,肠胃之所生也。

夫上古有影响的人之教下也,皆谓之,虚邪贼风,避之不时,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平昔。是以志闲而少欲,心安而不惧,形劳而不倦。气从以顺,各从其欲,皆得所愿,故美其食,任其服,乐其俗,高下不相慕,其民故曰朴。是以嗜欲无法劳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愚智贤不肖不惧于物,故合于道。所以能年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者,以其德全不危也。

岐伯曰:脉沉则生,脉浮则死。

第22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