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豉汤主之,加水如上述煎法再煎第二煎

用法:以上诸药,加水浸过药面,浸泡1小时,武火煎开,文火煎煮10分钟,再入生大黄煮5分钟,倒出药液,加水如上述煎法再煎第二煎,混合两次药液,分早晚饭后1小时温服。

茵陈蒿汤证

《伤寒论》134条:“太阳病,脉浮而动数,浮则为风,数则为热,动则为痛,数则为虚,头痛发热,微盗汗出,而反恶寒者,表未解也。医反下之,动数变迟,膈内拒痛。胃中空虚。客气动膈,短气躁烦,心中懊
#阳气内陷,心下因硬,则为结胸,大陷胸汤主之。”文中“表未解,医反下之”可以看出,使用下法当属误治。文中言“膈内剧痛”、“胃中空虚”、“客气动膈”表明病在胸膈。误下后,阳热之邪内陷与体内有形之邪相结于胸膈,客于胸膈之邪热阻碍气机而致短气,故“心中懊
!薄Q羧戎邪内陷与体内有形之邪相结于胸膈,法当泻热逐水,峻下破结。大黄、芒硝泄热散结,甘遂泻下逐水,三者合用以成泻热逐水之峻剂。

若少气者,栀子甘草豉汤主之;

小承气汤–《三因》卷十三

验案举证:黄某,男,4岁,2017年6月28日初诊。家属代诉近1周来大便偏干,排便不畅,2日1行,伴腹胀满,烦躁喜哭闹,头汗出,纳欠佳,夜间睡卧不安,舌质红,脉弦实。证属燥屎初结,热扰胸腹证,拟用栀豉承气汤加减以清宣郁热、通腑除满。处方:生大黄6克,栀子5克,淡豆豉10克,厚朴10克,枳实10克,焦山楂10克,生石膏10克,寒水石10克,琥珀6克,炙甘草5克。服3剂后大便得下,胀满已除,头汗减少,纳转佳,仍夜间睡卧欠安,另予膏方调理善后。

栀子豉汤证

酒疸热盛证

这条是说不管用了什么方法造成的虚烦不得眠,是汗吐下之后造成的,还是其它原因造成的,只要是虚烦不得眠,适合这条的情况都能用栀子豉类的方剂的。

小承气汤–《三因》卷七

功效:清宣郁热,通腑消满。

大陷胸汤证

大承气汤证

这条原为伤寒感冒之类的,大下之后,身热不去,这里身热当理解为里热,前面的的恶寒发热是指表热,而里热和表热是不一样的,胸中结痛者,意思还是胸中阳气被郁的不同症状罢了,在伤寒后面还会有痞症和结胸的条方,那种情况和这郁热又有不同的。

6.小儿胆道蛔虫症:用小承气汤为主治疗小儿胆道蛔虫症9例,一般服药1-2剂均获全愈。例:方某某,男,10岁,右上腹阵发性绞痛,拒按,痛甚则唇紫肢冷,呕吐黄苦水,舌稍红,苔花白而薄,脉细沉迟,胆道造影示:总胆管内有一长条状阴影,诊为胆道蛔虫病。处方:大黄、川朴、白芍各12克,枳实、槟榔各10克。服上方一剂后大便三次,呈褐黑色泡沫状,排蛔虫数条,腹痛止,胆道造影阴性。

方解:本方由栀子豉汤、栀子厚朴汤、小承气汤化裁而成。栀子豉汤本为张仲景为表邪未解,误用下法,表邪入里,不从实化而为结胸气冲,亦不从虚化而为痞硬下利,但作胸中烦热所设。张仲景言:“伤寒下后,心烦腹满,卧起不安者,栀子厚朴汤主之”。栀子厚朴汤可疗既烦且满,满甚不能坐,烦甚不能卧之卧起不安之证,此证惟热与气结,壅于胸腹之间。小承气汤为汗、吐、下后而见烦证,小便数,大便硬,结热未甚,入里未深,以其和之。故三方化裁为栀豉承气汤,可治便秘病,属阳明“阳结”之证,表邪入里,里热渐甚,在上热扰胸膈,在中腹部胀满热痛,在下燥屎初结。方中以生大黄苦寒泻热,荡涤肠胃渐结之热邪,亦可以泻代清,清泻胸腹中之热,为君药;以栀子苦寒,清透郁热,解郁除烦,淡豆豉气味轻薄,宣气除烦,二药同用共除胸腹中郁热;厚朴、枳实以利气除满,行胸腹不利之气机。全方合用,既除肠胃渐结之燥屎,又可清宣胸腹郁热,同时疏利气机,上中下并治,燥结得通,热邪得清,气机得畅,病情向愈。

《伤寒论》238条:“阳明病,下之,心中懊?而烦,胃中有燥屎者,可攻。腹微满,初头硬,后必溏,不可攻之。若有燥屎者,宜大承气汤。”阳明病下后仍见“心中懊?”,此为攻下后阳明腑实之浊热泄而未尽,上扰神明所致,若肠内有燥屎,可再次应用大承气汤攻下泄热。大黄、芒硝泄热通腑;枳实、厚朴理气宽胸。

《金匮要略·黄疸病脉证并治第十五》中栀子:“酒黄疸,心中懊
#或热痛,栀子大黄汤主之。”酒疸是由于湿热内蕴所致,但病机却有在上、在中、在下之不同,然本条表现为“心中懊
#或热痛”,显然酒疸热盛证病在中焦,即湿热蕴结于中焦。湿热之邪居于中焦,上蒸于心胸,扰乱神明,于是见“心中懊
!薄9是迦瘸烦,方选栀子大黄汤。栀子、豆豉清心除烦;大黄、枳实除积泄热。诸药合用,共奏清热祛湿除烦之功。

栀子十四个(掰),香豉四合(绵裹)

【组成】厚朴4两(姜制),大黄2两(蒸),枳实1两(麸炒,去瓤)。

临证加减:若见胃脘部胀满、嗳气酸腐等饮食积滞之证,可加鸡内金、山楂、麦芽;若见烦躁、发狂、口舌生疮等火热旺盛之证,可加黄连、寒水石、石膏;若见小儿夜啼、睡卧不安,可加琥珀、寒水石;若里热燥结已甚,可去淡豆豉加芒硝;若见口渴、小便短赤、神疲等气阴耗伤之象,可酌加人参、麦冬、五味子。

大承气汤证

“心中懊
!币恢ⅲ可见于《伤寒论》太阳病篇、阳明病篇,《金匮要略·黄疸病脉证并治第十五》中酒疸的证治,但其发病机理各有不同,因此必然采用不同的治法和方药进行治疗,这就充分体现了中医辨证论治的灵活性。

虚烦不得眠的情况就是体内阳气鼓动而成,用栀子苦寒之性来清烦热,用淡豆豉发生发之性来升发阳气。这两个配合的不错,以伤寒论里,医圣用桂枝来调合营卫,用麻黄来发散表之寒邪,用葛根来疏筋解肌,用石膏来清里热也就是阳明之热,而这里是用栀子的苦寒之性来清心中的烦热,可见,栀子比石膏作用来又一样又不太一样的。石膏所清之热比栀子所清之热不同,石膏所清之热程度和栀子是不一样的,细细体会一下就能知道,我好像言语不能表达它们的细微之处,但心里能感觉到的,像胃热弥漫,像面红耳赤等之热要用石膏来清,像虚烦不眠,心中烦躁要用栀子来清,这里要注意的一个词是躁烦,在伤寒论里,这两个字的意思那是不一样的,躁有阳明胃实之像,而烦没有实之像,而是虚像。不知道看到这里的人能体会到这个意思吗。

【主治】阳明腑实证,热邪与积滞互结,潮热谵语,大便秘结,胸腹痞满,苔黄糙,脉滑数;或热结旁流,下利清水;或痢疾初起,腹痛胀满,里急后重。霍乱,大便不通,哕数口,谵语。杂病上焦痞满不通。里症已见三四,脐腹胀满而不甚坚硬,或胸满潮热不恶寒,狂言而喘,病属小热小实小满者。邪传少阴,口燥咽干而渴,或下利肠垢,目不明。

组成:生大黄10克,栀子5克,淡豆豉10克,厚朴10克,枳实10克。

酒疸热盛证

《伤寒论》199条:“阳明病,无汗,小便不利,心中懊
U撸身必发黄。”本条虽未列出方剂,但是从“无汗”、“小便不利”、“身必发黄”逆向推导可知,湿热郁滞于体内,致使三焦气化失司,水液代谢异常,从而出现“无汗”、“小便不利”等症状。蕴结于体内的湿热,阻滞气机的正常运行,郁热内扰于胸膈则“心中懊
!薄9实鼻迦壤湿,通腑退黄,方选茵陈蒿汤。茵陈蒿清热利湿,疏肝利胆退黄;栀子清三焦之邪热;大黄泄热通腑退黄。三药合用,湿热尽去,则诸证自除矣。

这几个字医圣也不是瞎写的,当细细体会才行。

【主治】刚痉,胸满,口噤,卧不着席,脚挛急,齘齿。

主治:便秘,证属阳明“阳结”证。临证多以大便干结,排便困难,伴心胸烦闷躁扰,脘腹胀满疼痛拒按,口干喜冷饮,夜卧不安,舌红苔黄燥等为主要表现。亦可治小儿厌食、夜啼证属里热渐结之证。

《伤寒论》199条:“阳明病,无汗,小便不利,心中懊?者,身必发黄。”本条虽未列出方剂,但是从“无汗”、“小便不利”、“身必发黄”逆向推导可知,湿热郁滞于体内,致使三焦气化失司,水液代谢异常,从而出现“无汗”、“小便不利”等症状。蕴结于体内的湿热,阻滞气机的正常运行,郁热内扰于胸膈则“心中懊?”。故当清热利湿,通腑退黄,方选茵陈蒿汤。茵陈蒿清热利湿,疏肝利胆退黄;栀子清三焦之邪热;大黄泄热通腑退黄。三药合用,湿热尽去,则诸证自除矣。

《伤寒论》238条:“阳明病,下之,心中懊
6烦,胃中有燥屎者,可攻。腹微满,初头硬,后必溏,不可攻之。若有燥屎者,宜大承气汤。”阳明病下后仍见“心中懊
!保此为攻下后阳明腑实之浊热泄而未尽,上扰神明所致,若肠内有燥屎,可再次应用大承气汤攻下泄热。大黄、芒硝泄热通腑;枳实、厚朴理气宽胸。

加不加豆豉我觉得作用不是太大,加上也没啥坏处,看到这里的同仁说说。

【制备方法】上锉散。

“心中懊?”一症,可见于《伤寒论》太阳病篇、阳明病篇,《金匮要略·黄疸病脉证并治第十五》中酒疸的证治,但其发病机理各有不同,因此必然采用不同的治法和方药进行治疗,这就充分体现了中医辨证论治的灵活性。

《伤寒论》67条:“发汗后,水药不得入口为逆,若更发汗,必吐下不止。发汗吐下后,虚烦不得眠,若剧者,必反复颠倒,心中懊
#栀子豉汤主之。”文中明确指出,此乃汗吐下剧烈所致。太阳病汗吐下后,有形之邪虽去,然而余热未清,内扰于胸膈,故见“心中懊
!薄9实鼻逍胸膈之郁热,栀子苦寒,清热解郁除烦;豆豉解表宣热,二者相合可清宣郁热。

这条说的是大下之后,心烦兼腹满,卧起不安者,说明有阳明之为病,胃家实是也的意思,这里医圣只用了栀子而没有用豆豉,意义还是能不用的药,一点也不多用。栀子苦寒清里郁热,豆豉升发在这里作用不明显或是不足以用,相对其它几个药来说,令病人胃气和则愈。其方药用栀子十四个,厚朴四两,枳实四枚炙黄。这又不得不说组方很扣门的。

【制备方法】上为锉散。

《伤寒论》67条:“发汗后,水药不得入口为逆,若更发汗,必吐下不止。发汗吐下后,虚烦不得眠,若剧者,必反复颠倒,心中懊?,栀子豉汤主之。”文中明确指出,此乃汗吐下剧烈所致。太阳病汗吐下后,有形之邪虽去,然而余热未清,内扰于胸膈,故见“心中懊?”。故当清宣胸膈之郁热,栀子苦寒,清热解郁除烦;豆豉解表宣热,二者相合可清宣郁热。

栀子豉汤证

栀子十四个(掰),生姜五两(切),香豉四合(绵裹)

【临床应用】

《金匮要略·黄疸病脉证并治第十五》中栀子:“酒黄疸,心中懊?,或热痛,栀子大黄汤主之。”酒疸是由于湿热内蕴所致,但病机却有在上、在中、在下之不同,然本条表现为“心中懊?,或热痛”,显然酒疸热盛证病在中焦,即湿热蕴结于中焦。湿热之邪居于中焦,上蒸于心胸,扰乱神明,于是见“心中懊?”。故清热除烦,方选栀子大黄汤。栀子、豆豉清心除烦;大黄、枳实除积泄热。诸药合用,共奏清热祛湿除烦之功。

大陷胸汤证

上二味,以水四升,先煮栀子得二升半,内豉,煮到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温进一服(得吐者,止后服)。

各家论述:1.《内台方议》:证属阳明者,皆为可下也,若大满、大实者,属大承气汤。今此大热,大便硬,未至于大实,只属小承气汤也。以大黄为君,而荡除邪热;以枳实为臣,而破坚实;以厚朴为佐使,而调中除结燥也。

《伤寒论》134条:“太阳病,脉浮而动数,浮则为风,数则为热,动则为痛,数则为虚,头痛发热,微盗汗出,而反恶寒者,表未解也。医反下之,动数变迟,膈内拒痛。胃中空虚。客气动膈,短气躁烦,心中懊?,阳气内陷,心下因硬,则为结胸,大陷胸汤主之。”文中“表未解,医反下之”可以看出,使用下法当属误治。文中言“膈内剧痛”、“胃中空虚”、“客气动膈”表明病在胸膈。误下后,阳热之邪内陷与体内有形之邪相结于胸膈,客于胸膈之邪热阻碍气机而致短气,故“心中懊?”。阳热之邪内陷与体内有形之邪相结于胸膈,法当泻热逐水,峻下破结。大黄、芒硝泄热散结,甘遂泻下逐水,三者合用以成泻热逐水之峻剂。

茵陈蒿汤证

这条说的是栀子豉汤的禁忌证,病人平素大便溏泄,说明脾胃虚寒,再用栀子苦寒之药怕更伤本内正气或是阳气,所以病人旧微溏者,不可与服之。医圣伤寒论共三百九十七条,还专用一条来说明这个情况,可见细心呀,时时不忘提醒后世学生,要注意用药点到为止,不可攻伐人体正气的。

【主治】支饮胸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