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亲戚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她说回家的时候后备箱里只有随身用的东西

不能说的真相女人是二等公民02/25/2016前两天有一则新闻,说是大过年的,媳妇到老公家过年,忙了一整天的年夜饭,最后不让上桌,气得媳妇掀了桌子。虽然该新闻有炒作之嫌,但咱周围还真有这样的人。王兄来自东北,太太来自南方,太太在家是千人疼万人爱的主,夫妻俩结婚后一直没有和老人过,年纪轻轻就来美国发展了,等事业安定,身份解决,两人决定:过年到双方父母家看看。千辛万苦,两人到了王兄位于东北的家。父母见儿子全家过年前赶回来,甚是欢喜,但大年三十,家里闹了很大的不愉快。回到家后,由于王兄的兄弟姐妹都要来爹妈家吃年夜饭,王太太帮着婆婆忙了好几天,三十晚,几家人热热闹闹聚在一起吃饭,但女人不能上桌,王太太一下就火冒三丈了,马上要离家出走,弄得王兄尴尬不已,经过高等教育和海外熏陶的王兄知道,不让太太上桌,那是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的,无奈,硬着头皮,和老爷子商量。作为特例,王太太坐上了饭桌!当王太太气呼呼地和咱抱怨东北那旮旯的陋习的时候,王兄在一旁只有嘿嘿笑的份了。听了王太太的抱怨,咱马上也给出了咱们那旮旯“女人不算人”的例子,以缓解王太太不平的心境。那年,和朋友到沿海某发达地区去玩,住在朋友家亲戚的旅馆,亲戚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女儿出嫁了,亲戚沿着国道办了一个饭店和旅馆,独门小院的住家就在饭店后面,两个媳妇几乎同时怀孕,老爷子喜上眉梢,对两个儿子道:媳妇生下两个男孩,咱这个饭店和旅馆平均分给两个孙子,如果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全部家产留给孙子,孙女一文没有,如果是两个女孩,老爷子将继续经营着饭店旅馆,直到有孙子出世。结果,小媳妇生了个男孩,一下子,小儿子一家成了坐上宾,全家搬回来和老爷子一起居住,饭店和旅馆也交给小儿子打理,老爷子每天最开心的就是带孙子,那边,大儿子埋怨媳妇肚子不争气,大媳妇也没有任何怨言,两口子一直商量着,如何躲避计划生育罚款,争取生出一个儿子来。农村一个远房表姐,第一胎生了女孩,表姐仿佛成了罪人,一直在婆家唯唯诺诺地生活着,女儿也被放养,没有投入太多的关心。当女儿上初中后,表姐再次怀孕,为了不被村里因超生而扒掉房子,夫妻俩选择了外出打工。天随人愿,第二胎终于生了一个儿子,由于没有户口,夫妻俩带了超生的儿子四处流浪,直到全国人口普查,儿子才上了户口。放养的女儿没有自暴自弃,大学毕业后在城市找到了工作,等安定后,女儿把父母接到了身边,还给长大的弟弟在城市安排了上学的机会,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多分得父母一份逝去的爱,女儿对父母几乎有求必应,对弟弟也呵护有加。当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开怀畅饮的时候,女儿总是默默地在厨房忙活。当咱在这里为“女人是二等公民”而愤愤不平的时候,而女人们自己却在重复着“二等公民”的演绎,没见着那些成为婆婆或者丈母娘的女人们,一而再、再而三地表达了对儿孙们的偏好,而对女儿或者孙女,则表达了弃之可惜的无奈,如果您不信,咱下面会继续跟您侃。

八九十年代出去闯的有两类人,一类是有头脑的,一类是被逼的,我们村有个老欢,是90年代出去混的比较好的一个典型代表,老欢属于哪类呢?他属于被逼出来有头脑的那类人。

图片 1

欢国庆,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因为生在国庆节那天,所以取名叫欢国庆,你听这名字多喜庆,他的故事不长也不短,且听我慢慢道来。

周日在外面吃过午饭,路过表姐的房产中介店时,就走了进去。

01城里买不到的是父爱母爱

八十年代末,欢国庆高中刚毕业,他爹就安排他去村小当了民办教师,为啥呢,因为他爹欢解放是村支书,他们欢家在我们村是大户,在当时在村里,乃至整个大队,算是挺光鲜亮丽的一家人。

瘦弱的表姐面无表情地一只手拿着手机正在接电话,另一只手在电脑上翻着,人到中年的她面色苍白,皮肤松弛,眼泡很大,脸上的皮都皱巴着随着地心引力一起向下脱垂着,使她的嘴角下撇,那本来就长的脸让我觉得更长了。她瞥见我后点头示意我坐下。

五一的时候回家,在高铁上遇到这样一对父母,他们年龄和公婆相仿,外表看起来却显得老很多。老两口带了大大小小四个孩子,两个男孩两个女孩,后来简单聊了几句才知道,这四个孩子是他们的孙子孙女,是两个儿子家的。儿子和儿媳妇都在厦门打工,平常很少回家,孩子自然只能由他们带。聊了一会老爷子拿出两根玉米递给女儿,说小美女吃吧,爷爷自家种的,比外面买的好吃。尽管我们推迟,依然没能谢绝老爷子的好意,从他那干燥粗糙的手机接过两根还热乎乎的玉米。上车的时候老爷子是挑着扁担上来的,在我们年轻人看来太土气,可在老爷子看来,那些各式各样的旅行箱才不实用呢,那里哪塞得下他千里迢迢要带给儿子和媳妇的六个西瓜还有玉米等等呢?我看着他那两个不起眼的鼓鼓囊囊的编织袋子,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我想也只有父母才能做到这种地步,在家一边种田,一边养着孙子孙女,暑假了又带着孩子们挤高铁去看儿子媳妇。最最让人感动的是挑在肩上的西瓜和玉米,虽然不值几个钱,可是老爷子说了,自家种的好吃,城里买不到。其实哪里是买不到,而是他们爱子之深,表达爱的方式不同罢了。

欢国庆做了教书匠,在农村是很受尊重的,顺利的说到了媳妇,大队会计的女儿,貌美如花,打得一手好算盘,也算是门当户对了。

我点点头后就四周看看,顺便在三人沙发上坐下了。表姐的店虽然不大,只有十五平方米的样子。一边摆了两个老板桌,正对着大门前面的一张桌是她的雇员,一个外地的小女生的办公桌;后面的那张才是她的办公桌;房间另一边是一个大的三人实木沙发,供客人等候时坐下休息。我坐下来后,发现这个店还是那么干净整洁,两个墙角处都放着绿色植物,一盆是发财树,一盆是幸福树。都长得很茂盛,足有一米五那么高,枝繁叶茂的,很是蓬勃盎然。给这个每天充斥着钱和房产交易的场所带来了一抹清绿,让人坐下后瞬间滋生出舒心的感觉来,心安了不少。

图片 2

1988年结婚,1989年就要孩子了,第一胎是个女孩,老欢的父亲心里有个疙瘩,他信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表姐接完电话,放下鼠标,这才站起来伸伸腰,如轻风一般缓慢走着飘向我这边。让人顿生出怜悯来。她给我沏上茶,就坐在我旁边开始聊天。问了我女儿的现况,还不住地说,要是我也生个女儿该多好啊?

02后备箱里的爱

欢国庆有了第一个孩子只顾着高兴,还没往后面想呢,看着他爹欢解放整天愁眉苦脸的,欢国庆就不高兴了:“我这初为人父,你咋还不高兴了呢?!”

我笑着说,你忘了你生儿子时你婆婆家摆了多少桌满月酒了?我生女儿后婆家又是一副怎样的嘴脸?现在才来羡慕?忘了我这些年是怎么一步步走过来的?没人带孩子不说,还要看婆家人的脸……

有一年一个同学在朋友圈里晒从老家带回来的东西,不仅有家乡的特产,还有城里处处买得到的羊肉。本来她不想带这些东西,心想不就是肉嘛,家门口菜市场多的是,可是父母告诉她,这是她爸爸一大早排队买回来的,是活羊现杀的,比菜市场买的冰冻的好得多,价格自然也贵不少。接下来父母把肉洗好,切好,一袋袋装好塞进她车子后备箱。她说回家的时候后备箱里只有随身用的东西,并没有给父母带什么,可返程的时候却是满满的一箱,既惭愧又感动。其实不只是她这样,每一个过年过节回家的后备箱回来时都塞的满满的,虽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可那是父母从早就开始准备的家里最好的东西。

但是又不敢问,小心伺候了媳妇月子,瞅着小闺女一天天长大,越瞅越高兴,每天上完课不管多累,回家抱抱孩子就不累了。

小妹,你女儿乖、多听话呀。你不知道,我儿子……我,说着,她就开始抹起了眼泪。

公婆每次从湖南回南京的时候也大包小包带很多。来之前在菜市场买两只鸭两只鸡,杀好,洗干净剁好然后装进白色的保温箱。就这样家乡的美味随着高铁出发了,家里的冰箱也早早空了出来,等待美食的加入。而他们每次从南京走的时候却是两手空空回去的,甚至连车上吃的东西都不愿意带。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眼瞅着大妞就一岁了,有一天爷俩一起去犁田,欢解放试探着问欢国庆:“再要个孩子不?”

我吓了一跳,忙问她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图片 3

欢国庆有点愣:“要啊,咋不要啊,我打算要四五个呢!”

03心窝里的冰冻脚

欢解放一烟锅子敲到欢国庆的头上:“眼瞅着你这民办教师就转正了,你咋要,你教书教傻了吧!你知道现在计划生育政策抓多紧!西里村的老王头的儿子媳妇就因为要了二胎,工作没了不说,房子快被计生办的给撅了!”

表姐很会做房产交易,在这一带是出了名的。三十几年前,三十几岁的表姐从纺织厂下岗,买断工龄回家。因为在纺织厂整天倒班,本来就身体虚弱的她更是瘦弱的好像一阵风过来就会随风飘走一样,但骨子里坚强不屈的她并没有像其它女工一样怨天尤人,哭闹不止,或四处托亲戚找关系找工作什么的。表姐夫也没有催她,只是说,你终于脱离苦海,好在我在机关食堂工作,是铁饭碗,不会下岗,大不了我养你,比以前节俭点就行了。好在我们这一代计划生育,都生一个,就算是你不上班,也还是可以度日的,安心在家休养吧。

昨天女儿把两只小脚放在我心窝里,说要让小脚丫躲猫猫,没一会儿就睡着了。而我却想起了十年前一幕,泪流满面。记得那还是上大学的时候,寒假放假回家,有一天晚上跟妈妈睡。那时家里没有暖气也没有空调,靠的就是厚厚的棉被。那晚我双脚冰凉,蜷缩成一团怎么也睡不着。不一会儿熟睡中的妈妈突然碰到了我冰凉的脚,二话没说就拉过去放在自己的心窝里。我说不行,脚太凉了,可妈妈迷迷糊糊的没有说话,依然把它们紧紧搂在怀里。双脚如同一块冰融进妈妈温暖的心窝,那时我想如果日后有个人愿意这样为我暖脚,必然心甘情愿地嫁了。

欢解放有点气急,一口气说完这些话,脸憋的很红,说完就开始咳嗽,欢国庆听完有点泄气,老王头的儿子他知道,高中同学还,是大队广播站的,在农村,也是一份体面的工作。

可表姐却回答说,那我们的儿子将来还要不要娶媳妇?

脚慢慢热了,我也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可这件事一辈子都不能忘记,那是妈妈在睡眠中依旧给的温暖。

他赶紧给他爹捶背,他天天在学校里跟熊孩子打交道,确实不知道计划生育抓的有这么紧。

表姐夫一时语塞。从此,他戒掉了烟酒,一日三餐都在食堂里解决。以前晚上回来还炒两个小菜,喝上几两烧酒的。表姐看在眼里,笑在心上。几个月后,她盘下一饭店,简单收拾一下,又招了一个一起下岗的姐妹,然后才把表姐夫拉去看。见她已经盘下来了,表姐夫也没说什么。只对她说,开饭店很苦的,要起五更熬天明的。

图片 4

俩人在地头上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二胎时偷着生。

表姐笑着说,为了儿子,为了我那每年还要自己交的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再苦我也认了。

04有妈的孩子永远都是一块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